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一口剑气分胜负
    尘叶嘿然一声,强自压下体内的肆虐剑气,冷冷道:“很好,倒是我没有预料防备,着了徐宗主的道。”

    徐北游开始迈步前行,重新回到他最初站立的位置,道:“先前徐某与李大先生赌斗,李大先生的金身已是被徐某人破去,也就是输了,可大真人似有不服,又强自出手,徐某一并接着便是,如今胜负已分,大真人可还有话说?”

    尘叶一挥袍袖,自有与身份相匹配的宗师气度,坦然道:“不错,是贫道输了。”

    方才两人交手,徐北游出人意料地变招,将自身体内的一口诛仙剑气凝聚于食指之上,拼着硬挨尘叶的一掌,同时一指点在尘叶的下丹田位置,顺势将指尖上的诛仙剑气注入其气海之中,顷刻之间,诛仙剑气落地生根,继而迅速蔓延开来,仿佛是无数荆棘藤曼,深深扎根气海之中,若要强行拔出诛仙剑气,难免要拔出萝卜带出泥,连累整个气海也要大受损害,这也是当年无尘大真人坠境不止的根本缘由。

    一瞬之间,尘叶的下丹田受制,诛仙剑气又从下丹田气海向着中单田内院蔓延开来,上丹田紫府固然能幸免于难,可紫府毕竟只是神魂寄居所在,与体魄关联不大,中下两大丹田同时被制,也使得尘叶身形随之受制,显露败象。

    若说分出生死,仅仅凭借一口诛仙剑气,尚且言之尚早。

    可若说分出胜负,已然分明。

    尘叶知道徐北游虽然得胜,但也已经大大折损体内气机,再加上他体内尚未完全痊愈的旧伤,一时三刻之间,绝难复原如初。此时两人若再次交手,谁胜谁负,犹未可知。

    只是此时此刻,尘叶也是有苦自知,诛仙剑气虽然对于战力并无太多限制折损,但却是一大隐患,若是不能及时抑制镇压,使其迅速蔓延至全身各处,那便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高人也束手无策,到那时候,若是狠心拔除体内的诛仙剑气,难免要境界大跌,可如果不拔除剑气,便要日日夜夜受剑气“凌迟”之苦,几十年之后,剑气渐消,可体内筋络也要大半受损,沦为半个废人。

    其实就在当下,尘叶已然觉得自己的下丹田气海中,仿佛又数十把小剑在胡乱攒刺,他几乎动用了全身的气机,才勉强将这股诛仙剑气封锁压制在下丹田和中单田两处,使其没有彻底蔓延开来,形成不可挽回之局面。

    若是此时再强行动手,牵扯体内气机,使得体内的诛仙剑气有了可乘之机,恐怕他也要步当年无尘师叔的后尘。这对于刚刚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并未太长时间且志在证道飞升的尘叶而言,无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就在此时,徐北游继续开口道:“既然大真人已经认输,那李大先生认不认输?”

    说话之间,他将视线转向脸色苍白的李清羽。

    殿内其他之人也随之望去,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李清羽的身上。

    今日之事,徐北游无疑是赚了脸面,再一次在天下群豪面前证明了自己盛名之下无虚士,尘叶略微丢了些脸面,不过输得并不难看,也无人敢于小觑这位黑衣掌教,还算是可以接受,唯有李清羽,被徐北游轻描淡写地一指点破金身,连虽败犹荣都算不上,若是在寻常时候也就罢了,毕竟输给堂堂三圣之列的剑宗宗主,也不算丢人之事,可今日却是在众多大修士名宿面前,无疑被狠狠落了脸面。

    不过有句话说得很对,面子是别人给的,脸却是自己丢的,若非他依依不饶,也不会引来徐北游的主动邀战,哪里会有当下的窘境。

    李清羽脸色变幻不定,到头来还是没有那个胆量在天下群豪面前食言而肥,深吸一口气后,缓缓道:“是在下输了,多蒙徐宗主手下留情,在下也谢过徐宗主。”

    徐北游微微点头,负手而立,环顾四周道:“既然李大先生已经认输,再加上徐某与尘叶大真人的一战,想来已经足以说明徐某的手段如何,不知诸位以为然否?”

    有李清羽的前车之鉴,又有尘叶的明证,在场众人自然没人敢去触这位风头无量的剑宗宗主的霉头,纷纷称是。

    秋月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听得人群中有人出声喝道:“且慢!”

    众人纷纷望去,只见人群分开,有一黑衣阴鸷老者踱步而出,鹰鼻碧眼,不似是中原人形貌。

    秋月沉声问道:“不知阁下是?”

    来人冲着秋月拱手行礼道:“在下鬼王宫萧林,见过佛门方丈大师。”

    秋月合十还礼道:“原来是鬼王宫宫主驾到,老衲有失远迎。”

    萧林嘿然道:“在下是随着上官家主一道来的,未曾报上名号,方丈大师不知在下,也在情理之中,今日在下这半个不速之客现身,万万不敢当方丈大师如此。”

    然后他将目光转向徐北游,高声道:“方才长公主有言,说单凭我鬼王宫,拦不住徐宗主,今日萧林却是想要向徐宗主讨教一下,免得天下同道都以为我鬼王宫中尽是些臭鱼烂虾,竟然连徐宗主一人一剑都拦不下。”

    徐北游默然不语。

    正如尘叶所料,他为了胜过尘叶,的确是耗费了不少力气,几乎将体内气机倾泻而空,尘叶动弹不得,他也好不到哪里去,若是在此时对上诡异难测的萧林,在不动用诛仙的前提下,恐怕是胜负难料,就算是赢了,也可能是颇为狼狈。

    萧林见徐北游并不说话,又道:“听闻如今剑宗已是大胜往昔,在宗主之下还有三大长老,其中的大长老亦是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若是两位剑仙联手,我们鬼王宫这等小门效,岂不是被人随手灭去?”

    萧林毫不掩饰话语中的讥讽意味,徐北游正要开口,蓝玉却是已经走出人群,接话道:“徐宗主刚刚与尘叶大真人战过一场,难免气息不济,毕竟尘叶大真人乃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境界修为深不可测,徐宗主想要胜过他,必然是要费上好大气力,此时萧宫主再出手邀战,岂不是有乘人之危之嫌?”

    萧林冷笑道:“徐宗主乃是蓝阁主亲自派排名列出的天机榜三圣之一,既然敢夸口不将我鬼王宫放在眼中,自然也不会在意这区区小伤才是。”

    话音未落,萧林已然出手。

    只见黑气森然,凝聚成一把黑色巨剑,直朝徐北游激射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