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5章 相互折磨
    纳兰淳博注意到了文珊的小动作,忍着笑意伸手握住了文珊的手,“我和珊珊意见相同,如果将最初的黑洞转换为平行空间,那么既然已乐天为原型,那么找与她性格想近的人是最合适的。”

    顾爵玺依旧端着,双手交握在一起,蹙眉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玉江卿对这些事情没兴趣,他只是被这个女人气到了,才跟着来的,主要还有一件事确实要找顾爵玺。

    “如果是这样,那不是更好,我就不需要帮你找人了。”丁宁晃着自己的脚,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文珊:“……”

    这个姐姐简直比莫非还要恐怖。

    “你给我坐好。”玉江卿被她的脚晃得眼晕,沉声开口训斥道,“你是个兵,就得有个兵样。”

    “不好意思,没穿军装,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命令我。”丁宁冷笑出声。

    进了部队,她是玉江卿手下最好的兵,好到即使她的孩子没了,她也要以大局为重,甚至连埋怨他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军令如山。

    出了部队,她还是那个她,当年未曾进部队的那个她。

    她已经为他失去了一个孩子,就绝对不可能在失去她自己。

    玉江卿眉头蹙的越发厉害了。

    丁宁却越发得意,玉江卿越不舒服她就越开心,她一个人躺在抢救室被告知孩子保不住的时候他在哪里?

    他在等着登机离开。

    她到现在都记得,她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政委跑过来和她说,玉队走了,刚刚带队走了。

    她问:他知道吗?

    政委没说话,丁宁便笑了,她知道玉江卿知道,可是他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从那个时候起,丁宁就告诉过自己,玉江卿想的,都是她要反对的,玉江卿越不舒服,越不开心,她就越开心。

    就好像是一种折磨,不知道是在折磨他,还是在折磨自己,她将刀柄插入了玉江卿的体内,不断的用力,可是她握着的是锋利的刀刃。

    文珊回头看纳兰淳博,觉的这里的气氛有些吓人。

    “我们要说的就是这些,如果第一剧本没问题,我现在和珊珊回去准备第二剧本了。”因为知道文珊不喜欢这里的气氛,所以纳兰淳博决定带她离开这里了。

    顾爵玺点头让他们离开,这件事他还要在想想。

    等到纳兰淳博带着文珊离开,顾爵玺才看向了他们两个,“没事来我这里吵架?”

    玉江卿收回了放在丁宁身上的目光,看向顾爵玺开口询问道:“叶聪来b市了,为什么?”

    “杀莫非。”顾爵玺淡然开口,好似这件事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玉江卿被哽了一下,然后起身单手压在腰间,“你知不知道他进b市对b市来说有多危险?”

    “没什么危险的,他的目标只是莫非而已。”顾爵玺说着,蹙眉看着丁宁,“放下去。”

    丁宁撇唇,看向顾爵玺,最后还是不怎么乐意的将脚放了下去。

    玉江卿:“……”

    所以,他的话不是话是吗?

    这女人真的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