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4章 我怕
    纳兰淳博寻不到她藏起来的唇,直接将人抱起,然后让她岔开双腿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这样她即使想躲也有难度。

    文珊:“……”

    文珊下意识的抬头,一双大眼好似被雨水冲刷过,水汪汪的,尤其是眼睑上面的两排小扇子带着水珠儿一眨一眨的,挠人心。

    纳兰淳博暗自想着,这可真的是个小妖精,即使她真的进过平衡空间黑洞,即使那个小鬼头真的是她的儿子,他想,他也无法放下这个女人了。

    “珊儿~”

    他开口,声音里带着他们懂的嘶哑,只是这称呼竟然让文珊软了身子,从头顶到脚心的酥软了身子。

    谁说自古女人是祸水,这男人发起sao来真的是没有女人什么事情。

    文珊想说什么,开口的声音却是她自己都不熟悉的嘤咛。

    或许是这声音刺激了本来优雅的男人,下一秒纳兰淳博直接抱着文珊起身,文珊惊呼一声,双腿紧紧的扣着他的腰身,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一双大眼带着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的情绪看着他。

    表白还没一周,甚至还没有正常的出去看个电影,就,就这么快了吗?

    “纳兰爸爸~”文珊被纳兰淳博放在床上,下意识的开口叫着,只是这小女儿般的叫声酥了纳兰淳博的身子,却硬了某处。

    纳兰淳博弯腰吻着她,不如刚刚温柔,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强势。

    “珊儿,我们会结婚的。”他低声呢喃着,是在给她承诺。

    他会对她负责任,一定会对她负责任。

    所以——

    文珊一直不断起伏的胸口不知道是她的紧张还是她的害怕。

    但是如果那个人是纳兰淳博,她求之不得。

    房间里的温度越来越高,文珊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他们都是第一次,少不了莽撞。

    文珊被他弄得不舒服极了,可是却不忍心将人推开。

    纳兰淳博一直都是所有人眼中的全能王子,却没有人知道也有他不会的事情。

    文珊想,真好,这件事只有她自己知道。

    “啊——疼——”文珊突然大叫出声,用力的推着身上的男人。

    什么真好,一点都不好。

    而这会儿纳兰淳博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疼?

    他还没有进去就疼了?

    “珊儿~”

    “不行不行,你出去,我疼——”文珊本就敏感,这会儿是真的疼了,疼的眼泪直流。

    纳兰淳博本就比文珊大一轮,这会儿听着小闺女儿叫疼,哭的眼泪直流,瞬间慌了神儿,哪里还有心情继续。

    他翻身从文珊身上下来,将哭的直哆嗦的文珊搂入怀中,“不做了不做了,睡吧。”

    其实,明明什么也都还没做。

    文珊还在抽噎,她抬着泪眼看着额头上汗珠下滑的男人,“我怕。”

    不是怕疼,是怕她真的失去了那段时间的记忆。

    如果丁樾袈真的是她的孩子,她死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继续和纳兰淳博在一起。

    不管她为人怎么活泼开朗,骨子里她依旧是个传统的女人。

    纳兰淳博听着她的话,穆然心疼,他知道文珊的意思,她不是真的疼的无法接受,她是心理的恐惧加深了她对疼痛的敏感程度。

    他懂,所以他不为难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