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8章 要疯,大家一起疯
    ..婚途有坑:爹地,快离婚

    丁樾袈听不懂自己老爸再说什么,他只是想去见乐天,在见不到乐天,他就要死掉了。

    “爸爸,你带我去见乐天吧,不然我会死掉的。”丁樾袈小手捧着丁骏琪的脸,小眉头紧紧蹙着,好似自己真的会死掉似的。

    丁骏琪看着儿子的小脸,这长小脸可怎么都不像那个女人。

    记忆中存在的总是那道闪电,还有那张熟悉到扎心的脸。

    这话在他的记忆中萦绕了七年,直到两年前他的记忆中才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脸。

    可是出了那句话,除了那张脸,他在想不到别的,被叠加的记忆,让他怀疑他的人生出现了问题,可是丁樾袈却是真实存在的。

    这个小鬼的存在,是件神奇的事情。

    神奇到,他的人生出现了重复。

    神奇到,一个陌生的女人莫名的出现在了他的生命中,为他生了一个孩子。

    “爸爸,你在看什么?”丁樾袈小手依旧捧着丁骏琪的脸,小眉头紧紧蹙着。

    他本想去过多的去查这件事,因为他觉得,这个答案或许是他无法理解的,可是面对那个女人的次数越多,他却没有办法淡定的只把那个女人当做丁樾袈的老师,越没有办法看着她的淡定,在他如此纠结的时候。

    既然他的人生已经扭曲了,那不如,大家一起扭曲了。

    所以,今天他没有阻止记者过去,他知道万能的记者能利用监控找到他是从哪里出来的,能找到乐天的家。

    所以在公关打电话问他要不要去堵住记者的嘴的时候,他选择了默许。

    要疯,大家一起疯。

    “她会来找你的。”丁骏琪抱着儿子,只是不知道这话是给儿子说的,还是给自己说的。

    文珊和纳兰淳博赶到乐天家中的时候,记者还在外面围堵着。

    在乐天开门的时候那些记者都恨不得直接冲过去,不过鉴于纳兰淳博身上的气息太过强悍,他们也不敢来硬的,就连里面的人都没看到。

    文珊和纳兰淳博进去之后直接关了门,“到底怎么回事?”

    “谁知道丁骏琪那个神经病发什么疯?”乐天怒声开口说着,直接在沙发上坐下。

    文珊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纳兰淳博却突然开口问道:“你的罪过丁骏琪?”

    “我得罪他做什么?从两年前遇到他我就没一件好事,免费给他看儿子,想的美。”乐天越说越生气,直接看向了文珊:“我就奇了怪了,当年他要我给他儿子当家教的,不要钱以为老子做慈善的?”

    文珊认真的去想,最后好像想到了什么,“所以当年那个说你爱钱的男人就是丁骏琪?”

    这件事文珊记得,当初她说她找了一份家教,可是那孩子的爹是个变态,自己说家教一节课120也不贵吧,那男人就和她十恶不赦似的,对她冷嘲热讽的,不过最后好像给加了十倍,乐天就留下了。

    真的是,为了钱。

    只是文珊没想到,那个人就是丁骏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