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4章 这是一个故事的续写(一)
    叶语薇:“……”

    难道她的脑袋是开关吗?

    顾爵玺特别喜欢动她的脑袋。

    纳兰景修长的手指在杯子上轻轻摩擦着,“我无心打扰顾董一家的生活,可是是你们不肯放过她,甚至不肯让她安息。”

    纳兰景说的这个她,不用别人去想,就能猜的出,是叶迪。

    所以顾爵玺和叶语薇之前的猜测是没有错误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来的。

    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情,他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出现。

    “顾董和我的生活环境差不多,知道活在我们的那个世界里面有多累,伪装成你在她身边的那三年是我最放松的三年。”

    纳兰景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低头看着杯子里面的水,又好像是在看着自己的手指。

    叶语薇再次看向了顾爵玺,这个故事或许很长,或许就有他们想要的答案。

    “她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在我假冒你的第二年,她就已经知道我不是真的你了;她很善良。”

    “善良?”顾天牧冷笑出声,文洁的病就是她一手造成的不是吗?

    叶语薇听到顾天牧的冷笑之后,也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手,想到的一样是文洁的病。

    顾爵玺伸手握住了叶语薇的手,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没有人比纳兰景更了解你姑姑,他说的那个才是真的,你应该相信他。”

    叶语薇抬头,带着几分感激看着顾爵玺,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因为姑姑的事情迁就于她。

    叶语薇反手握住了顾爵玺的手。

    “她或许真的犯过错,她是个偏执的孩子,所以被人利用了,顾太太的身体她要负责任,你们看到的是她的错,可是却没有看到她那三年废寝忘食的研究医术;没有看到她一个人在顾太太生日的时候站在顾家门外小心翼翼的放下一份礼物然后才离开的背影;你们也不会看到,她因为哥哥的误解不敢去解释,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哥哥责备时候的委屈和无助。”纳兰景一句一句的开口说着,最后却笑了出来,不知道这笑是讽刺还是心疼。

    叶语薇听着耳麦里面的声音,身子越绷越紧,她微微垂着眼眸,好像能从自己面前杯子里面橙黄的液体镜面上看到那个小姑娘学习,看到那个小姑娘一个人站在顾家门外,看到那个失去理智的哥哥对妹妹的责备。

    她始终低头站着,不去解释,也不去反驳。

    因为她真的做错了,所以她没有办法解释。

    “你们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一年,她只有十一岁,一个善恶对她来说甚至还没有完整界限的年纪。”纳兰景冷笑开口说着,轻轻的转动着自己手中的杯子,“明明比我小那么多,却活得比我还累,她想尽办法,为的不过是想要治好文洁的病,为的不过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和哥哥说对不起,可以和文洁说对不起的机会。”

    叶语薇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唇,才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