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他一个做儿子的怎么问出口?
    ..婚途有坑:爹地,快离婚

    药老先生把完脉之后看向了文洁,“孩子的血检报告拿了吗?”

    “都带来了,之前薇薇说的我都找到装在包里带来了。”文洁说着,从自己的包中拿了一沓的化验单出来。

    小西西看到,小眉头一蹙,埋在了顾爵玺怀中,她再也不想去医院了。

    顾爵玺也心疼女儿,这么点儿小娃娃,又是抽血,又是拍片的,还有一些冰冷冷的仪器,小家伙是害怕了。

    叶语薇放好行李过来之后站在了文洁的后面,也没有敢开口说话。

    药老先生看过之后将手中的单子放下,“我还是那句话,我能保住她的命,可是这病要除根儿,没有那么简单。”

    叶语薇放在文洁肩上的手收紧了几分,文洁伸手拍了拍她的手,“我们也不求别的了,好好活着就行。”

    叶语薇跟着点头,就算是习惯性沉睡,就算是不能跑跳,她也认了,只要女儿还活着就行了。

    药老先生伸手摸了摸西西的小脸,“那就上午和你爸一起,药奶奶给你们施针。”

    “不打针,西西不打针,呜呜——”西西听到针,情绪立刻崩溃了,小身子埋在顾爵玺怀中哭的颤抖。

    顾爵玺亲吻着女儿的小脑袋,“不是打针,爹地陪西西呢,西西不怕。”

    “打针痛痛,西西不要打针。”西西依旧在挣扎,小小的她对打针这个动作一点都不陌生。

    叶语薇过去蹲在西西面前,伸手握着她的小手,“妈咪保证,药奶奶打针和以前的阿姨不一样。”叶语薇说着,抱过女儿哄着,轻轻的拍着她的小背脊,“妈咪没有骗过你是不是?”

    “不要打针针。”西西呜呜开口说着,小手紧紧抓着叶语薇的衣服。

    叶语薇抱着西西在房间走来走去,这会儿让她不哭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她睡觉。

    顾爵玺微微垂着眼眸,女儿每次哭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如果当年他能果断一些,什么都和叶语薇说,或许女儿就不会被这些乱七八糟的病缠身了。

    可是这次的事情,他要怎么和叶语薇说?

    顾爵玺抬头看向了也在担心西西的母亲,放在桌子上的手握出了声音。

    他要怎么问?

    要质问她的母亲是不是和别的男人有过什么吗?

    这话他一个做儿子的怎么问出口?

    西西哭了一会儿便趴在叶语薇肩头睡着了,只是睡着的小丫头还在抽噎。

    “药奶奶,可以不给妹妹打针吗?”叶玺城小声开口问道,“妹妹害怕打针。”

    药老先生看着小脸上被担忧侵占的小玺城,“药奶奶扎针不疼的。”

    叶玺城小眉头蹙起,明显的不怎么相信,每年打疫苗的时候他都好疼的,只是忍着不哭而已,可是妹妹都会哭的惊天动地的。

    “行了,玺城不要打扰药奶奶,妈咪带你去午睡。”叶语薇说着,抱着女儿让叶玺城跟上。

    叶玺城急忙跟了过去,可是还是担心,“妈咪,妹妹会吓哭的。”

    文洁看着走了的母子三人,然后才看向了顾爵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怎么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