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
    “妈妈,我——”叶语薇低声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毛姨说的对,你们总是觉得,我做了一些事情,对方就应该知道。可是就算是父母子女,都做不到心有灵犀,你为什么会相信你做了,爵玺就能感觉到呢?你和他说过吗?你问过他需要的是什么吗?”

    文洁一句句的话好似一根钢针,在一步步的向着心间扎去。

    不可否认,文洁在陈述一个血淋淋的现实。

    她和顾爵玺的婚姻,她的爱情,都在被这些真相批判着。

    “薇薇,妈妈时间不多了,可是你们就不能再给对方一次机会吗?”

    “妈妈,不是的。”叶语薇急切的开口,却发现自己真的是无力反驳,“妈,我——”

    文洁却依旧温柔的打断了她的话,“妈妈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可是爵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妈妈一个人了,妈妈心疼他你知道吗?妈妈不想他错过你,妈妈不放心把他交给别人。”

    叶语薇紧紧抿唇,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和顾爵玺早就没有可能回到最初,然后再用一种正确的办法开始了。

    文洁没有等到回答,可是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好了,妈妈没有别的意思,就算是和爵玺走不下去了,你也是妈妈的女儿。”文洁轻声笑着,安抚那边的人。

    叶语薇抬头,不想让泪水滑落,可是溢满眼眶的泪水也忍不住的在脸上划出了一道痕迹。

    “妈妈,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一辈子都是您的女儿。”叶语薇认真的开口说道,即使顾爵玺真的回不来,她也会代替顾爵玺照顾他的母亲。

    可是想到那句顾爵玺真的回不来,她却觉得整个胸口再次被窒息包围。

    叶语薇的话让文洁心中带着不安,可是文洁却依旧开心。

    而此时的某国还是艳阳高早的白天。

    海边城堡之中,装修精致的卧室里面有一只白色的猫咪惬意的散着步。

    房门被打开,从外面进来的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佣人服,而她走向的是站在窗边画画的白衣女人。

    “夫人,几位长老已经来了。”少女菲佣恭敬的开口说道。

    女人手下的画笔微微一顿,画布上的少女本是红色的衣裙,这会儿落在了她脖间的皮肤之上,异常的扎眼。

    “喵——”散步的猫咪突然叫了起来,直接跳到了女人的身上。

    女人放下画笔,轻轻的顺着猫咪的毛发,波澜无惊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我知道了,让他们在大厅等我。”

    “是。”菲佣说完,弓腰倒退着身子离开了这里。

    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家目前的掌舵人,白莹。

    她眉眼如黛,皮肤白皙的如同二八少女,一身白色连衣裙衬托着她姣好的身材,她微微垂眸,看着自己怀中的猫咪。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白莹带着自嘲开口说着,然后离开了卧室。

    而那画板的画被窗口的风吹起,最后落在了地上,栩栩如生的叶语薇,却在脖子上多出了一抹血色痕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