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官邸震惊(第2更)
    公元2016年1月,南京军区与其他六个兄弟大区一起,被新的五大战区所替代,悄然隐身于历史舞台的幕后。这次转身,惟有梦里,已难再见。由此让我想起曾经见证了我的青春与梦想的那个机关,那个大院……

    一

    人生哪,叫啥不叫啥,去哪不去哪,不过一张纸罢了。

    26岁的时候,一纸调令,将我从第一集团军军部调到了南京军区政治部。职务依然是干事,干事,在哪个机关都是干事的,稍感自信的是,象这样的年龄,在大军区高级机关营帐里坐办公室,为数不多。仅此而已。

    进了军区大院,顷刻就颠覆了我脑子里有关大与小的地理概念,之前以为大的地方,一比较就变小了,甚至小得没名堂。这让我更加明白:大与小、高与低、长与短……等等,都是相对的。

    南京军区机关大院里面,实际上只有军区首长以及司令部、政治部在此办公,那时还没设立装备部,后勤部(后来叫联勤部)则在新街口有一个独立院落。大院座落在南京紫金山下,玄武湖畔,明故宫旁,是金陵古城极为静谧的一处绝佳胜地。

    从南京市区图看,军区大院与紫金山连成一片,皆为绿色,找不到任何标注。这一大块绿之地盘,越是不着墨痕,看似平淡,却越是平添了人们无尽的遐想。南京市的黄埔路、珠江路、太平门的路口,过往的市民、游客,总会好奇这个并不起眼的院子,绕着走了大半天还是大院的围墙。可见的是门口执勤士兵的肃穆严整,再顺着大门往里看,能见院内道路两旁挺拔的法梧、雪松、香樟等大乔木,还有整洁笔直的道路……如果碰巧,能看到哨兵换岗时威武正规的军姿队列。

    目之所及的景象,很多人能想象到的是,这是一处军事重地,却鲜有人知这个大院,就是神州版图东南战略区域的军事指挥中枢。

    若是往大院深处走,便走进了它的历史,它的文化,它的骄傲。

    这里是明代官员御赐廊街的遗址……

    这里是清朝精锐部队的营地……

    这里是清末陆军学堂的旧址……

    这里是广州黄埔军校的北迁地……

    这里是蒋介石的‘‘憩园’’府邸……

    这里是日军签下投降协议书的所在地……

    这里是国民政府国防部的办公区……

    这里是昔日华东军政大学的校部……

    这里是早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最高学府——军事学院的校址……

    这里是刘伯承、廖汉生、刘浩天、张震、钟期光、王平、许世友、唐华、江渭清、杜平、聂凤智、彭冲、廖汉生、向守志等老将运筹帷屋之地……

    这里培树了“英雄硬六连”“南京路上好八连”“鼓浪屿好八连”“红色尖刀连”和“伟大的**战士”王杰、“郭兴福教学法”创始人郭兴福、“清正廉洁一身正气的好干部”范匡夫等一大批军中楷模……

    如果说,大院之大是其形,历史之盛是其本,那么架构之大便是其骨。

    ‘‘长话台么,请接第1集团军……

    请接第12集团军……

    请接第31集团军……

    ……

    是的,当时南京军区领导指挥着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释上海市五省一市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防区与朝鲜半岛、日本和台湾岛隔海相望,是祖国大陆的东南门户,战略位置极为重要。

    军区下辖3个集团军,1个守备区,3个武警机动师(武警2师、93师、181师),光底下的军级大单位就有11个,总兵力愈32万之众。

    军区机关二级部有35个,在院内散步,一抬头便能遇见将军;师职干部在周边早晚菜场随时可见,与普通机关干部一样骑着自行车……

    二

    人说‘‘宰相府的丫鬟七品官’’。身处高位,一不留神,很容易生发飘然之感。如若真是这样,保准干不多久就会让你走人。

    大院里聚集着各方面的精英,藏龙卧虎,人才济济。撇开首长不说,能写能说、能干能唱的人,多得去了。就拿政治部来讲,有一次课间休息,机关几个人在室外打羽毛球,我也活动了一下筋骨。事毕,有人告诉我刚才与我对阵的人是朱苏进,我眼睛瞪得老大老大:他就是以军事题材《射天狼》一举成名天下知的作者朱苏进?那可是我的崇拜偶像呀9有一回,政治部内部组织了一次联欢活动,非正式那种,谁都可以拿个话筒哼哼唧唧几句。我听一个青年女歌手唱得不错,赞扬了一番,边上的人说她就是——毛阿敏,政治部属下前线歌舞团的……

    就连这里的战士也非同寻常。我拨第一次电话时与长话台表明身份,不到半天再拨电话一出声,便传来女话务员的甜美话音:‘‘刘干事你好,请问要哪里?’’厉害!居然还不是同一个人!

    我当年在纪检部调查研究处,故名思义,调研调研,那就是动脑动笔。处里包括我四个人:处长于温,皮肤白皙,架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一看文文静静的儒雅表象,便知是一个高知;副处长王学华,是福州、南京两大军区合并时从十二军选调过来的,那时多出那么多干部,他能脱颖而出,其能耐可想而知;干事孙乃兆,是军区一位老首长的秘书,干秘书的哪个不是才俊?大机关通常是培养将军的摇篮,我们处里的几个人后来都成长为军队的中高级干部。

    普遍认为,有才的人大多桀骜不驯。这是以偏概全。真的有才学,焉能不知盈虚消长的哲理?倒是半桶水才会晃荡作响。那时,军区机关有本事的人一个比一个低调。我——区区羽毛未丰的后进小生,丝毫没觉着受人轻视,反倒消受不住格外的器重与关怀。我每次下部队或是探亲,处里的领导或同事都会到车站接送;我家属来队,三天两头能收到他们的恩惠,不是米面,就是鱼肉;我生病住院,来看望我的人不仅有同处的,还有部里的,将军都有两三回。有好几次让我这个硬汉子感激涕零……

    在部队机关,常常让年轻人当党小组长,我也有了一个带‘‘长’’的称呼。当时军区纪委书记、解放战争时期‘‘洛阳营’’营长张明中将也编在我这个小组里。有一天他秘书打电话给我,说首长要以普通党员身份向我汇报思想,我听后一时不知所措。这么大的首长,都没架子,机关干部还会得瑟显摆?

    有一次,政治部办公区一条文化长廊更新版面,负责此事的一位熟人知道我的字写得好,要我帮忙一起搞。如此举手之劳的事,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用了半天加一个晚上时间搞定。本以为这是发挥特长做好事,事后便向处长作了汇报。处长听后淡淡地说,你刚来不久我不批评你,你去帮忙如果是利用业余时间,无话可说,而用工作时间就不妥了。顿了一会,他接着说,这涉及工作程序问题,同时也反映你有急于表现的思想……一席话,使我醍醐灌顶。

    年轻人偶尔犯错很正常,不犯错或是在一个坑里跌倒两次,那都不正常。

    后来我渐渐地发现,机关里的人白天桌对桌,晚上各顾各,相互间不会扎堆串门,连散步都少见同行的;平时说话办事很讲分寸,讲与不讲、什么时机讲、讲到什么程度,拿捏准确;份内事往极致上做,做了也不表功,不是自己的事需要‘‘补台’’另当别论但通常不闻不问……这种不张扬,正是大机关潜行的一种大智慧。其中奥妙,稍稍琢磨一下就明白了。

    三

    千万别以为,在大机关就能轻易接触到大首长,连二级部的部长也不是想去见就能随便见着的,何况参谋干事。我在军区机关近三年时间,军区司令员、政委办公室的门,朝向在哪都没摸清。

    刚进机关不到半年时间,军区1号首长准备在机关上党课,主题是**员要做清正廉洁的模范,起草讲课稿这个任务下到我们纪检部。按惯例,军区主要领导的讲话材料,都是由处长一级的大笔杆子主笔,干事们有能耐也轮不上。可事有凑巧,我们部长顾兼听想试试我的文笔,就指名道姓要我担纲,时间一个月。

    没错!一个月。

    接受任务后,我的心情有些忐忑不安,担心弄不好误事。可静下来一想:那么长时间,即便绣花也能绣得出来;再说,给首长写材料总该有机会与首长接触吧。可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想法不着调、不靠谱。

    我很快拿出写作方案,有三套提纲供首长备选。方案由纪检部报政治部,再由政治部转呈首长办公室。虽然我们与首长近在咫尺,但公文一走,这一来二去,等我拿到首长敲定的写作方案时,已过去一周多时间。

    这种节奏,我真担心打仗时怎么办?可和平年代谁又能坏此规矩?照此程序运转,我掐指一算,接下来要在司、政、后三大部召开机关干部座谈会,征求各方面意见,时间是一个礼拜;写好稿子报送首长审阅再转一个来回,又去掉一个星期。这样,留给我写作的时间仅剩四五天了。假如需要修改反复或中间环节出现什么不测,根本无法按时完成任务。这一分析,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为了赶时间,我白天参加座谈会,晚上就捜肠刮肚开始动笔。座谈会开完了,我的初稿也出来了,提前了一个星期出稿,以留下修改时间。顾部长看完初稿,非常满意,题写了很长一段表扬鼓励性的批语。讲课稿顺利通过,机关同志听完党课反响很好,后来还以首长之名编书出版。

    完成任务的过程,我只跟首长秘书通过两次电话,意在让秘书把此事当急件办。至于首长,连影子都没见着。当然,首长也不可能知道是谁写的稿子。听说,首长拿到为数不多的稿费,还说:名我得,稿费应给作者。

    机关干部随同首长下部队是常事,风雨同舟在一个工作组里,与首长同吃同住同出行,但仍然没什么机会和理由近距离接触首长,除非首长主动找你搭话。

    1988年授衔后不久,我有幸随同政治部主任于永波中将到上海警备区检查指导工作。第一餐晚饭,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上海警备区党委第一书记**出面接待,席间,江书记还到我们机关干部这桌敬了酒。饭后,我们几个人在宾馆院内散步,敲遇见于主任送别江书记后也在院子走。见首长,我们立正、敬礼,首长竟停步与我们打招呼。于主任问我是哪个部的,我详细作了报告。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哦,前一阵在北戴河集训获知识竞赛一等奖的,就是你吧!’’我说谢谢首长鼓励。首长和蔼地说:‘‘不错!为我们南京军区争了荣誉,好好干!’’

    这是我下部队同大首长最亲近的一次见面对话,至今历历在目。

    大机关有大规矩,冒失僭越,绝对犯忌!

    四

    军区机关靠近‘‘核心’’,最高统帅部的一言一行,必须随时关注,不然指导部队就容易偏离方向。那可是政治问题。因此,眼光,视野,层次,思维,敏锐性……等等词语,机关干部毫无疑问地需要强化再强化。

    那个时候,没有现在的智能手机,机关干部几乎人人备有一个小收音机,散步随身听,下部队也带着,好像统一装备似的。这种现象,在军、师级机关较为少见。听到什么最高最新指示,马上记录,如果正好起草首长讲话,很快就会加上一段。

    军区纪委机关刊物《纪检工作通讯》,当时由我主编。为把刊物办得更有特色更有质量,我接手此刊后便对刊物的风格作了些调整,比如将原来散乱的一些内容,归类于高层言论、法规解读、摘英撷华、廉洁之风、工作动态、案例剖析等醒目专栏。有时结合重大新闻事件和首长的重要言论,时不时地写点评论员文章,以体现编辑部的立场、观点、态度,充分发挥刊物的导向和喉舌作用。改进后的刊物,让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部队的同志说这本刊物是指导工作的好帮手。

    那个时期,经济体制改革正处于起步阶段,‘‘计划’’与‘‘商品’’两种经济双轨并行,部队中的经济案件时有发生,并呈逐年上升趋势。较为典型的是发生在某部油料科集体贪污**案,一个科级干部床垫下面塞满了现金,赃款数额之大、涉案人数之多,为军区部队历年罕见。于处长就此还专题调研写了系列反思性的文章连载。为有效遏制此类案件的发生,军区纪委专题召开了查办经济案件工作会议。期间,我连续两天听看新闻,得知高层发声关注经济领域的违法犯罪问题,立马起草了《南京军区对深入查办经济案件提出四条措施》的信息。该信息上报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后,军委纪委办公室迅即以电报形式,加按语转发全军各大单位供决策参考。

    关注高层,紧跟高层,有时不加辨别,也会出问题,甚至是原则性、方向性的问题。

    1989年那场持续月余之久的**,席卷全国。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一些大中院校学生的爱国热情,以反对党内**现象为名,肆意煽动蛊惑,导致北京、南京、武汉、广州、长沙、沈阳等大中城市相继发生学生游行、示威、静坐、绝食,甚至冲击国家机关等事件,一时社会动荡混乱。南京市鼓楼广场人声鼎沸,日夜不宁,有的竟至军区院外喊话鼓噪。一些媒体不乏主流媒体失控,什么声音都有,连党的最高领导人都迷失方向,犯了严重错误。

    那阵子,军区这级每天都会收到党和军队统帅机关频频发来的密电、文件,有时导向是矛盾的,简直无所适从。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情况下,军区首长和机关始终保持着难能可贵的政治定力,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掌控部队,确保部队不乱,并相信党能应对处理一切复杂情况。

    基于这个情况,在那年党的生日来临前夕,我早早就组备了一批部队中党风廉政建设先进典型事迹,在刊物集中刊发。同时以‘‘本刊评论员’’名义,发了一篇‘‘让廉洁之风吹遍军营’’的文章。文中的主要观点是:我们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过去是,现在依然是;党内**现象不是主流,反**必须在党的领导下进行;不能把消除党内**现象有一个过程,作为丧失对党的信任的理由;抓好部队包括党风建设工作在内的当前各项工作的落实,是对党的生日最好的纪念。

    这期刊物的编发,连平日不大表扬人的于处长,也面露笑容,摘下眼镜不住地说:好,好!有思想,有深度!

    五

    进军区机关难,主动要求出军区机关也难。

    人生的走向,有时就是一念之间。我儿子的生命起源于军区大院,本来说好在军区总医院生产的,我妻子曾多次去做过产前检查,与那里的医生、护士混得很熟。隔壁战友家属也热心准备着帮忙。临盆前,她打了个电话回家,她母亲执意让她回家生产。由此她便改变了先前主意。没办法,我只好请假护送她回家。

    孝出生后的第三天,因处里有事催我归队。临别时,我妻子泣泪涟涟地说:你回部队了,孝有个头痛脑热的叫我一人怎么办?你还是调回来吧!

    这个问题非常突然,之前我们从未议过。我很清楚:一个好军人,很难同时是个好丈夫。是做好军人还是好丈夫?看着襁褓中的儿子,看着妻子的哀求,看着岳母黙许的眼神,我犹豫了,动摇了,内心柔情的弱点控制了心智……

    回到处里,我很快向领导提出调回的请求。几位领导听后都感到惊讶,当即驳回所请。那个时候,我去意已决,就寻思找军区一位在职首长、也是老部队的老首长出面放人。与首长秘书联系后,首长答应在办公室见面。

    ‘‘报告!’’

    随着一声‘‘进来’’,我推门而入,边敬礼边说:‘‘首长好!’’。首长在老部队就认识我,见我后亲切地招呼:‘‘小刘,你可是第一次登门呀,有什么事吗?’’

    我回答说:‘‘想跟首长汇报一下思想!’’

    ‘‘好的,你坐下慢慢说。’’这时首长秘书进来给我递了一杯茶水,并为首长茶杯续了水。等秘书出门我开始汇报:‘‘首长,我家属刚生孝,家里没房子,身边没人照顾,我想调回去帮帮家里。请首长帮忙说说话!’’

    首长听完后明白了我的来意,于是开导我:‘‘小刘,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坐在这个位置?’’

    我不假思索地说:‘‘那是因为首长水平高,能力强!’’

    ‘‘错了!我就是不顾家,连家里油瓶倒了也不扶。你还年轻,听说你在机关干得不错,那正是干事业的时候。跟你说吧,好男儿志在四方,恋家的男人没出息!’’首长显得很耐心。

    我知道,首长这话饱含了对我的关爱、期望。我只好说:‘‘那我回去再想想!’’

    辞别首长,我原原本本将情况告知妻子,她依旧坚持己见。未几,我硬着头皮再访首长。首长这次见我,说了句‘‘来了’’便旁若无人似地继续看着文件,约摸过去七八分钟,才抬头淡淡地对我说:‘‘没想通吗?这事没商量!我还有事,你回吧!’’

    我想,肯定没戏了。懊恼之际,我突然想起首长夫人,她可是个好心人,上了年岁的女人心肠软。于是,登门拜访,一五一十地向阿姨说了原委,并请她转告首长:人各有志,我已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了。没想到‘‘柳岸花明又一村’’,不到半个月,部里通知我可以办理调动手续。

    离别前,我向首长辞行,未踏入门内,只听一声雷吼:‘‘滚!’’

    惊愕中我应了一句:‘‘谢谢首长,首长保重!’’便‘‘滚’’出了首长楼。

    三年,在人生历史长河中一晃而过。可这三年对我而言,每一个日日夜夜都是刻骨铭心的。真正离别军区大院时,我竟是那么的不舍。“黯然**者,唯别而已矣!”人世间,能遭逢几次如此沉重的别离?

    那天,我特意到大院**主席塑像前挥手作别。那一刻,已是泪湿衣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