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灵儿‘跑了’!
    “回来了!”

    “没有哪里受伤吧。”

    看着关切的围着自己,左看看右看看,唯恐自己哪里受伤的邱怡芳,秦风的脸上露出笑容。

    他能够感受到邱怡芳对他那发自内心的关心,这种普通而真挚的人间情感,让习惯了危机重重的修真界的残酷和冷血的秦风很享受,也倍感珍惜。

    仔细检查一番,确认秦风没有受伤,邱怡芳才放下心来,从新闻上得知江淞富图发生地震的消息,她非常担心,要不是此前一直和秦风保持通讯联络,得知秦风安全,她们几个女孩早就赶往江淞了。

    “呀。”此时,邱怡芳才注意到了秦风身后那怯怯的小女孩,女孩那苍白无神的空洞眼眸,惊了邱怡芳一大跳,然后看到那女孩似乎被自己吓到了,更加怯怯的缩了缩小身子,这小可怜儿样子立刻唤起邱怡芳的母性,看向女孩的眼神充满了温情和怜爱。

    “囡囡,叫姐姐。”秦风温和说道。

    “姐……姐姐。”囡囡怯怯探出脑袋,弱弱说道。

    “乖,囡囡是吧。”邱怡芳伸手要抚摸,却看到女孩如同惊恐的雀鸟一般,小身体躲在秦风后面,双手死死地捏住秦风衣角,瑟瑟发抖。

    ***********

    小筑酒吧。

    酒吧已经打烊,一楼的吧台亮着微晕灯光,法兰西著名小提琴家格兰特的月神颂乐曲舒舒荡漾着,别有一番韵味。

    看到秦风走下楼来,邱怡芳关切问道,“睡着了?”

    “恩,睡了。”秦风点点头,舒了一口气。

    回到南海市之后,秦风立刻意识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他自己还只是一个学生,没法照顾囡囡。

    略略思索,秦风就带着囡囡来到了小筑酒吧,想要将小女孩托付给邱怡芳照顾,不过,很快问题就出现了。

    只要秦风一离开,囡囡就情绪不稳,十分的惊恐不安,两只手死死地抓住秦风的衣角,小可怜样真是让人心碎。很显然,只有在秦风的身边,囡囡才有安全感。

    这不,秦风好不容易将囡囡哄睡着了。

    “这小女孩……”邱怡芳问道,秦风还小,她倒不是怀疑这女孩和秦风有什么瓜葛,只是关心女孩的来历。

    “囡囡是孤儿。”秦风说道,他看了看楼梯的方向,眼神有刹那的失神,说道,“故人之后!”

    “还‘故人之后’。”邱怡芳失笑出声,“你才多大。”

    不过,她的心中却是放下心来,秦风的话被她立即为是秦家的世交亲朋的后人的意思。

    秦风知道邱怡芳误会了,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也不需要解释,因为根本解释不清楚。

    他所说的‘故人之后’,绝非戏言。

    秦风在九下村看到女孩的第一眼,就有所觉,后来更是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他没想到在地球之上居然会有那个族群的后裔,如果仅仅如此倒也罢了,最重要的是,一个在修真界和秦风纠葛颇深的家伙正是这个族群的,两人亦敌亦友,属于那种英雄相惜的关系,既然如此,秦风自然不能够袖手旁观了。

    “这样也好,那家伙对自己的族人非常珍视啊。”秦风嘴角扬起一丝笑容,让那家伙欠自己一个人情,啧啧,到时候有缘相见,想想就有意思。

    邱怡芳美眸一闪,秦风此时的笑容让她有些恍惚,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笑容中有故事,似缥缈,似苍茫,还有回味和满足。她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此时此刻,却是有这样的感觉,似乎:这才是真正的秦风。

    ***********

    邱怡芳弄了几个下酒菜,陪着秦风小酌几杯,同时讲述了这些日子的情况。

    有唐若然此前出马,小筑酒吧这些日子并没有再受到刁难,一切仿佛风平浪静了。

    此前,秦风去富图镇之前,和唐若然打了招呼,更是留下了护身玉佩,就是有所防备的,却没想到对方没有继续出手。

    这也让邱怡芳终于放下心来了。

    秦风对此微微一笑,对方没有出手,却是反常,事出反常必为妖。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自己的猜测,避免吓到邱怡芳。

    如果此事作罢也就罢了,倘若对方还不死心,他不介意痛下杀手,以绝后患。

    上官雨薇去金陵了。

    这是第二件事。

    上官雨薇是秦风回来这天上午离开的,邱怡芳并不知道内情,只是上官家族派人来接走了上官雨薇,然后,下午的时候,她接到了上官雨薇的电话,只说有急事去金陵了,毋需担心。

    秦风点点头,没有说什么,上官家族的事情,他并不关心,唯一和他有关联的是上官雨薇的安全,上官雨薇身上有他送的护身玉佩,玉佩和他有神念牵丝,倘若有事,他第一时间就能够感知。

    ***********

    “灵儿跑了。”邱怡芳说道,看到秦风惊讶的表情,她知道自己没有表述清楚,赶紧解释清楚。

    在秦风南海离开之后的第三天夜里,灵儿就从沉睡中醒来,然后就跑出去了。

    这可把邱怡芳和上官雨薇急坏了,她们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最后唐若然也来帮忙寻找,还是未果。

    就在她们焦急万分,已经准备刊登‘寻宠’启事的时候,翌日上午,小白狐却是自己跑回来了,回来后就再次沉睡。

    三女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当天夜里,小白狐却是又跑出去了,然后又是一阵折腾和寻找,就在她们精疲力尽的时候,第二天白天,小白狐自己回来了。

    又是沉睡。

    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然后这天夜里,又跑出去了。

    三女有了经验,这次也就不那么着急了,她们一边寻找,一边等待,果不其然,第二天白天,小白狐如约回来。

    然后,再次陷入沉睡。

    在秦风回来的这天傍晚,小白狐突然‘提前’睡醒,再次跑了出去。

    “我估计明天白天,那小家伙就自己跑回来了。”邱怡芳笑道,她们觉得自己已经摸清楚那小家伙的习性了。

    秦风微微一笑,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

    叮咚!

    墙壁上的挂钟响起。

    夜已深,该休息了。

    邱怡芳却是有些赧然和慌张,现在就她和秦风两个,她突然意识到一个现实的问题,两个人怎么休息?

    楼上本来有两个房间,不过,现在一个房间被囡囡使用了,只剩下一个房间了……

    “怡芳姐,你去休息吧。”秦风微笑说道。

    “那你怎么办?”邱怡芳犹豫了一下,“要不,一起吧。”

    “啊?”秦风蓦然瞪大了眼睛。

    “想什么呢?”邱怡芳嗔了秦风一眼,俏脸微晕,“你睡床上,我打地铺。”

    “哈哈。”秦风被邱怡芳的尴尬、羞怒的表情逗乐了,然后在对方作势要过来打他之前,赶紧摆摆手,承认错误。

    秦风最终婉拒,表示自己晚上还要练功。

    看到秦风坚持,邱怡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她是知道秦风会功夫的,只是没想到这练功如此辛苦,夜里还要苦练,看来称为武功高手果然不容易。

    ***********

    等到邱怡芳上楼休息之后,秦风也立刻小筑酒吧,向着弥陀山疾掠而去。

    虽然刚才秦风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内心却是惊讶和疑惑不已,小白狐此前福缘深厚,陪伴秦风历经‘流星雨’洗礼,机缘偶获恐怖的能量,以小家伙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炼化这些能量,所以才陷入沉睡。

    即使是秦风来估算,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小家伙何时能够醒来,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一年,甚至是几年都有可能。

    现在却是在他离开之后两天就苏醒,还跑了出去。

    这很不正常。

    一定发生了他所不知道的一些事情。

    不过,秦风此前感知了一下,感念到小家伙的所在,在弥陀山方向,而且很安全,所以,也就放下心来,没有着急去寻找。

    就在秦风朝着弥陀山疾行而去之时。

    他的神识陡然一紧,然后脸色巨变!

    双眸寒冷之极!

    “找死!”

    小白狐有危险。

    一道肉眼不可见的人影,如风如火,疾掠而行,所过之处,寒霜飘落。

    孤月清冷!

    寒径白茫!

    紫衣金冠!

    碧鎏玉带!

    珠纹飘飘!

    一人一剑!

    沧海圣君!

    秦沧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