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有些人,是你们无法想象的存在!
    “你敢杀我?哈哈,笑话,你敢……”肖剑鸣哈哈大笑,突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笑容也在瞬间凝固、定格!整个人表情僵硬,就如同没有了灵魂的中了美杜莎诅咒的石像一般。

    灵犀一指,抽丝剥魂,生机全无!

    “肖少,你怎么了?”

    “肖少!”

    “肖少!你怎么了?来人啊!”

    “医生!医生!肖少中风了!”

    周围众人见状,大乱,他们赶紧扑过去,抱住肖剑鸣,使劲椅他的身体,但是,让他们惊恐不已的是,肖剑鸣表情空洞,犹如被抽走了灵魂一般。

    有人伸出一根手指,放在肖剑鸣鼻下。

    “死了!”

    “肖少死了!”

    “杀人了!!!”

    “啊啊啊!”

    现场众人意识到了这一点,先是惊恐的尖叫,然后一个个汗毛竖起,表情无比的惊恐。

    ***********

    “是你?是你杀了肖少?”

    “是他杀了肖少?”

    几个公子哥儿指着秦风,表情惊慌、恐惧,不解。

    上官仲达倒吸一口冷气,虽然他不擅武道,但是,极为狡慧,他第一个念头就是秦风杀了肖剑鸣,此前,秦风遥遥一指指向肖剑鸣,旋即肖剑鸣就生机全无了。

    除了秦风出手,他想不通会是谁下手的!

    但是,正因为如此,让上官仲达无比震撼和惊恐,因为,秦风距离肖剑鸣十数米之远,只是伸手指了指肖剑鸣而已,除此之外,根本没有看到秦风是以什么方式杀人的!

    “我杀了人?”秦风淡淡摇头,“我怎么杀了他的?!”

    秦风此言一出,周围众人一愣,是啊,虽然怀疑秦风杀人,但是,这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根本没有看到秦风出手啊!

    他们只是看到秦风伸手指了肖剑鸣而已!

    如果说指了指某人就能够致人死命的话,这种猜测他们自己都觉得没有什么说服力!

    但是,联想到此前秦风言之凿凿,霸气无比的宣告要灭杀肖剑鸣,他们有直觉,秦风绝非随便说说,这是真的动了杀心!

    现在的情况是,尽管理智告诉他们,没有看到秦风动手灭杀肖剑鸣的证据,但是,他们心中有一个声音:秦风就是凶手!

    这诡异而恐怖的一幕!

    只是想了想,就感觉无比的惊恐!

    思之极恐!

    周围众人,却只觉一股寒气,头皮发麻,双腿发颤!

    ***********

    肖剑鸣死了!

    江南省顶级世家贵胄肖家的嫡孙肖剑鸣死了!

    刚才还是张狂不已,肆无忌惮的肖少,现在已经变成了没有生机的尸体!

    而且就在秦风说要杀他的那一刻,没有丝毫的动静,肖剑鸣就立刻殒命!

    虽然无法解释肖剑鸣是如何被灭杀的,但是,众人看向秦风的眼神都已经变了,在他们的眼中,这神秘的‘秦公子’,不仅仅是身份背景神秘,其手段实力更是让人惊恐,简直就是九幽地狱来的勾魂使者!

    死亡很可怕!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你根本不知道是如何死去的!

    更何况,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谁都没有想到秦风敢‘动手’,但是,他就是这么明火执仗,轻松写意的‘灭杀’了江南省顶级衙内!

    秦风淡然的目光扫向众人,无论是之前叫嚣的王少,还是其他的公子哥儿,一见到秦风看过来,都吓得面色惨白瑟瑟发抖。

    尤其是郭燕妮,更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美眸惊恐。

    她不是没有见识过秦风的恐怖实力,她只是没想到秦风居然敢灭杀肖剑鸣!

    郭燕妮是香岛郭家贵胄小姐,但是,在内陆,最起码在江南省,郭燕妮的身份权势并不能说比肖剑鸣还要大,秦风如此淡然写意的就干掉了肖剑鸣,这对于郭燕妮的冲击比之在九下村更加直接和有力。

    没错,尽管没有证据,但是,郭燕妮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更加确信是秦风杀了肖剑鸣,无他,她见识过秦风的恐怖实力!

    此时此刻,郭燕妮的内心是惊恐的,肖剑鸣可杀,那么,秦风敢不敢杀她郭燕妮?!

    郭燕妮不知道答案,她只有恐惧!

    ***********

    秦风没有对刘浩然亲自动手,这是因为对方是无关紧要的蝼蚁,而他之所以选择在众目睽睽之下灭杀肖剑鸣,却是故意为之。

    肖剑鸣背后的修罗盟,正是他的目标。

    孔嫣然所述,修罗盟很神秘,很恐怖。

    秦风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挖掘修罗盟的神秘面纱,杀了肖剑鸣,修罗盟自然会找上门来。

    一力降十会!

    绝对的实力足以碾压一切!

    届时,这神秘和恐怖的修罗盟,自然会暴露出来。

    对于修罗盟,已经上了秦风的灭杀名单了:既然修罗盟敢对他出手,那么,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秦风看向郭燕妮,眼神清冷,“你很不老实啊。”

    郭燕妮瑟瑟发抖如鹌鹑,不敢出声。

    “作为惩罚,价码变了。”少年的嘴角扬起一丝温润的笑意,“一个亿!”

    郭燕妮悲呼一声,她不敢反抗,只是楚楚可怜的目光看向周围,那些此前对她大献殷勤的江淞衙内们,一个个惊恐发抖,将视线移开,或者是低下头,不敢有任何声音发出来。

    郭燕妮绝望了。

    ***********

    “再会。”秦风看了上官仲达一眼,微微点头,后者赶紧躬身致敬。

    看着秦风那略显瘦削的身形消失在院落外,上官仲达伸手擦拭了一下额角的汗水,长舒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犹自瑟瑟发抖的众人,摇摇头,朝着院门外走去。

    “上官先生!”岐林轩老板刘一然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看到上官仲达要走,大惊,喊道。

    上官仲达知道刘一然的意思,他苦笑一声,摇头,“我帮不了你!”

    “三爷!”刘一然悲呼不已。

    “照实说。”上官仲达表情无比严肃,“无论任何人问起来,照实说,只说眼睛看到的,不要加以任何的揣测。”

    他的目光看向所有人,这话不仅仅是对刘一然所说,也是对现场所有人说的。

    看到有人似乎欲言又止,上官仲达表情无比的冷冽,“言尽于此,有些人,是你们无法想象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