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谁敢阻?谁能阻?!
    秦风看了一眼刘浩然,他能够看出来此人眼中的恨意。如果有可能,此人一定会疯狂报复秦风。

    但是,秦风丝毫没有在意,在他的眼中,刘浩然这样的和蝼蚁无异,浩瀚星辰会在乎蝼蚁的感受吗?!

    更何况,他不会手下留情的。

    那种一时的恻隐之心、手下留情,以至于留下后患的事情,决然不会出现在秦风身上,这是在修仙界恒古万年的生存铁律:决不留情!

    秦风轻轻摇头,淡淡说道:“我不想再看到此人。”

    上官仲达身形颤抖,抬头看向秦风,从少年的眼中,他没有看到丝毫感情波动,无悲无喜,无恨无怨,平静如深渊潭秋。

    上官仲达心中剧震,声音嘶哑,躬身说道:“公子放心!”

    说完,上官仲达转过身去,不忍去看外甥,挥了挥手:“带走。”

    现场其余众人看到上官仲达对着空气说话和挥手,都感觉莫名其妙,然后就惊恐的看到:虚空仿佛被撕裂,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黑衣佝偻老者,老者一言不发,沉默的走向刘浩然,如同拎小鸡子一般,拎起来就走。

    上官仲达余光观察,佝偻老者的出现,众人皆大惊,只有秦风,一脸云淡风轻,丝毫没有意外之情,他心中震荡,心中深叹一声。

    ***********

    刘浩然还没搞清现实,反而叫嚣道:“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妈妈是上官流裳!我爸爸是江淞主官!”

    “舅舅,舅舅,你是不是下错命令了啊!!!”

    佝偻老者在刘浩然喉咙一点,立刻安静了,然后,拎着刘浩然,转身离开,经过秦风身边的时候,这个佝偻身子的老者,猛然爆发出惊涛气势,看向秦风。

    “不要!”上官仲达大惊。

    然后只是刹那间,就见老者闷哼一声,嘴角流出嫣红的鲜血,身子更加佝偻了。

    “秦公子,手下留情。”上官仲达惊呼出声,这老者是上官家的家族长老,是上官家有数的高手,倘若有失,对于上官家是巨大的打击。

    “下次,死!!!”秦风一挥手。

    佝偻老者,一边咳血,拎着刘浩然,仓皇离开。

    “多谢公子手下留情。”上官仲达长舒了一口气,深深一揖。

    “你应该谢谢的是雨薇。下不为例!”秦风淡淡一笑,要不是从这佝偻老者身上感受到一丝气息,和上官雨薇身上那护身玉佩的气息一样,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胆敢试探、挑衅圣君,唯死!

    上官仲达有些愕然,不过,尽管不明白,但是,还是暗暗记在心中,看来自家侄女和这秦公子的关系匪浅,家族要更加注意提升上官雨薇的重要性和地位。

    ***********

    现场众人都震惊的不敢动惮。

    此前那佝偻老者神秘出现,让他们倍感惊恐,显然这老者是一位高手。

    但是,如此神秘高手,简直可以说是非常拉风恐怖的高手,那‘秦公子’连出手都没有出手,似乎只是眼神交汇了一下,那老者就受伤了,而且听上官三爷之言,这还是那‘秦公子’手下留情了。

    这简直是超出他们认知的世界,怎么能不让他们惊惧不已。

    众人下意识的看向肖剑鸣,肖少是他们的老大,是他们的主心骨,如此情况下,肖少会怎么做?!

    肖剑鸣盯着秦风看,眼神中带着恨意,拳头攥紧,似乎是在强压恨意。

    他恨不得现在就将秦风剥皮抽骨,但是,秦风的神秘的背景,以及此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又让他忌惮不已。

    他没有把握现在就拿下秦风。

    但是,就此放过秦风,肖剑鸣又非常不情愿。

    秦风玩味的看着这位‘肖少’,他对于此人的权势背景毫无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肖剑鸣之于修罗盟的关系。

    终于,肖剑鸣略略‘收敛’恨意,扫了秦风一眼:“秦公子,我之前不知道你的身份,言语有些冲撞,但你也打了我的小弟,还打了燕妮小姐,咱们各退一步,握手言和,如何?”

    肖剑鸣几乎是强忍恨意说出这番话的,在他自己看来,这不啻于是低头了,这让骄傲如他,备受煎熬。

    肖剑鸣自认为自己这番话,已经是低姿态了,算是给了秦风面子,此事就此作罢,发誓以后定要千百倍找回场子。

    但他却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所面对的,是何等之存在。

    ***********

    “各退一步?”秦风露出一丝不可捉摸的笑容,但是,眼眸中却是冷漠至极:“你算什么东西?”

    此前,肖剑鸣威胁要伤害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这已经触怒了秦风的逆鳞,已经彻底激怒了秦风,秦风岂能放过肖剑鸣。

    “姓秦的,你不要不识好歹!”肖剑鸣怒气反笑,他自讨已经低头,对方却还不是好歹,既然如此,也就不再忍耐,虽然秦风实力强大,但是,肖剑鸣并不认为秦风敢当众伤了自己,肖家是江南省高门贵胄,自己作为肖家嫡孙,身份高贵,他不信任何人敢当众对他如何。

    “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秦风微微摇头,“你此前一定想着是,先暂避锋芒,然后立刻找人杀了我,想必我的家人亲朋你也不会放过。”

    秦风盯着肖剑鸣看,眼神清冷,“是吗?”

    “是又如何?!”肖剑鸣狂笑一声,“我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公子,但是,你得罪了我,就要付出代价!你根本不知道你得罪了多么恐怖的势力!”

    肖剑鸣张狂大笑,眼神阴狠盯着秦风,他豁出去了,虽然这可能暴露出自己修罗盟的身份以及肖家的隐藏实力,但是,他在所不惜。

    “肖贤侄!”上官仲达脸色一变,厉声说道,肖家和上官家实力不相伯仲,他并不惧怕肖家,立刻决定出言阻止肖剑鸣,卖秦风一个人情。

    秦风看了上官仲达一眼,露出玩味的笑容,却是轻轻摇头,后者似乎想要再说什么,不过,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对于潜在的威胁,我一贯的主张是消弭在眼前。”秦风淡淡说道,“你现在的这番威胁,只是坚定了我的决心而已。”

    “怎么?”肖剑鸣怒气反笑,“你还敢杀我?!”

    “我既要杀之人,又有谁敢阻,谁能阻?”秦风微微偏头,轻笑一声,虚空遥遥一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