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怎么敢?
    “哦,是吗?”秦风冷冷说道,“上一个和你这样的人,已经魂飞魄散了,难道你没有收到消息吗?”

    “消息?什么消息?”肖剑鸣一愣,他不明白秦风的意思。

    秦风了然,看来此人并不清楚那瓯振棠两人被自己灭杀的消息,是消息还没有传到此人之处,还是此人并不清楚那件事?!

    此时,那刘少已经被人救醒,状若疯魔,喊道,“肖少,你要为我做主啊!肖少!啊啊啊!”

    却是扯动了伤口,惨叫起来。

    另外一个公子哥儿王少立刻冷哼道:“肖少,理会他们做什么,您发话,我一句话就叫人来把他们抓起来。”

    说着还得意的看着躺在地上惨叫的刘少一眼,这两人是江淞市的两大衙内,平时一直互相不服气,现在看到死对头吃瘪,难免幸灾乐祸。

    “王宁,打电话,说有暴tu威胁挟持香岛郭小姐。”肖剑鸣阴测测说道,“对待这等恶徒,不要手软。”

    他心中大恨,先将秦风拿下,然后再慢慢炮烙此人。

    “肖少说的没错。”

    “对啊,绝地不要手软!”

    “小子,你居然敢得罪肖少,这是你自找的。”周围众人你一嘴我一句的调笑,这些江淞市的公子哥儿,自然的对肖剑鸣大拍马屁,希望能够赢得这位江南省顶级衙内的青睐。

    “肖少,秦公子是我的朋友,能不能看我的面子,饶了他这一次。”一直不出声的郭燕妮突然开口说道,嘴角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她可不是好心好意,她知道自己越是如是说,肖剑鸣越是嫉恨。

    “当然,燕妮小姐既然这么说了,我自然要卖你的面子。”肖剑鸣阴阴一笑,“他动手大了我的人,只要这小子赔礼道歉,我就原谅他。”肖剑鸣挑着眉毛道。,说着朝着正在****的刘少使了个颜色。

    “我...我要他...他下跪道...道歉!”刘少捂着脸,被两个小弟搀扶着,挣扎着爬起身,看着秦风,眼中射出刻骨铭心的仇恨,呲牙咧嘴颤声道。

    秦风的力量何等强大,哪怕只用了九牛一毛,但此人的半张脸几乎烂了,颧骨碎掉,看起来无比的凄惨。作为江淞市的顶级衙内,刘焕然这辈子什么时候有过此等遭遇,他对秦风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刻就将对方扒皮抽筋。既然肖少要玩一下这小子,他自然要配合将其羞辱一番。

    “下跪道歉?”秦风眼睛一眯,似笑非笑。

    “不错,燕妮小姐发话,肖某自然要给面子,只要你给我朋友下跪道歉,我就既往不咎。”肖剑鸣带着玩味的笑容说道。

    他看秦风的穿着,只是寻常打扮,想来不会是什么名门世家子弟,估计走了什么狗屎运,才会和郭燕妮攀上关系,多半是想要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所以,在肖剑鸣的眼中,秦风就是待宰羔羊,以他的权势,想要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

    “肖少!”郭燕妮瞪大美眸,一脸急切的喊了一声,“这样不好吧”。

    “燕妮小姐,这是我的底线,不要让我为难。”肖剑鸣冷着脸,看着郭燕妮,“我也要为我的朋友做主!抱歉了,燕妮小姐,得罪之处,剑鸣日后赔罪。”

    闻听此言,刘焕然一脸感动,就是周围的其他公子哥儿看向肖剑鸣的目光也是变了,他们是知道肖少对郭家小姐的心思的,但是,为了给刘焕然出头,宁愿‘得罪’郭小姐,这让他们都动容了。

    “肖少……”郭燕妮不满说道。

    “哼!!!”秦风冷哼一声。

    “啊!”然后就是一声惨呼。

    ***********

    郭燕妮捂着脸颊,一脸惊恐,一脸悲愤,一脸不敢相信。

    这人怎么敢打她?!

    他怎么敢?!

    他哪里来胆子?!

    自己是香岛郭家小姐,身份尊贵!这人怎么敢?!

    没错,即使是秦风此前向她勒索巨款,但是,郭燕妮心中也没有太多的惧怕,她深信此人只是财迷心窍,但是,却并不敢对她怎么样,但是,秦风的一巴掌打来,把这女人打懵了。

    现场的众人也都震惊了,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穷小子居然打了郭家小姐一巴掌!

    老天啊!

    他怎么敢?!

    这小子疯了吗?!

    没错,就是疯了!、

    这小子敢动手打刘少。

    还得罪了肖少!

    现在居然丧心病狂打了郭家小姐,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肖剑鸣身上,看他如何抉择。

    肖少将郭家小姐视为自己的禁脔,这小子不仅仅得罪肖少,还敢打郭家小姐,这是一路找死到底啊!

    肖剑鸣的脸色极为难看,秦风这一巴掌打在了郭燕妮的脸上,却不啻于打在他肖剑鸣的脸上。

    只觉得腹腔一股怒火,肖剑鸣眯着眼,阴冷的盯着秦风看,秦风却是带着淡淡的笑容,毫不在意的看过来,肖剑鸣恨意昭然,眼眸阴狠,就要开口说话之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

    “刘老板,你这岐林轩现在可是不得了啊,整个江南省的药材市场,大半都被岐林轩占据了,三年一别,让人刮目相看。”院落中,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对毕恭毕敬的陪在自己身边的岐林轩老板刘一然说道。

    “上官先生,您过奖了。”刘一然面带恭敬,笑容中难掩得意之情。

    如果有江南省世家之人或者是南海市的高层之人在这里,就会认出,眼前这位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正是上官世家那位以谋略著称,被誉为上官世家的智囊的三爷上官仲达。

    上官仲达不通武略,甚至是可以说是体弱多病,但是,多智善谋,上官世家这些年能够在江南省其他几大世家的压迫之下保持稳定,这位上官家的三爷居功至伟,此人儒雅著称,谈笑鸿儒、往来白丁,人脉极广,交游广阔。

    岐林轩的刘一然,虽然是药材世家,但是,在世家之人眼中,却是和平民百姓没有什么区别,鄙于为伍,但是,上官仲达却和刘一然显然颇有交情,言谈甚欢。

    “这次的事情,还要多麻烦上官先生代为斡旋了。”刘一然恭敬说道。

    “刘老板客气了,我尽力而为。”上官仲达微微一笑,刘一然发愁的事情,在上官世家面前不值得一提,也只是说句话、打个招呼的事情,顺水人情而已。

    “刘一然感铭于心。”刘一然大喜,微微屈身,抱拳以礼。

    “浩然那混小子没有惹事吧?”上官仲达问道,他有事路过富图镇,正巧遇到地震,受到不小惊吓,却是得知自己的外甥也在此地,免不得要来看看。

    “刘少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怎么会惹事。”刘一然赔笑说道。

    说话间,两人迈入堂门。

    然后就看到了房内的这一番景象,都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