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敕
    秦风将祭台之上的近百具骸骨收敛起来,整个宫殿坚固异常,自然无法入土为安,他将这些骸骨轻轻投入漫漫骨海之中。

    同宗相依!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和那些宗门亲友的遗骸安放一起,这些骸骨主人应该能接受。

    秦风敏锐的发现,他将祭台之上的骸骨移开之后,整个铜殿之内的凌厉剑气之势隐隐缓和下来了,虚空之中的凌冽压迫感觉,也淡了一些。

    秦风目光炯炯,看着祭台沉思,终于,露出释然神情。

    “真够歹毒的!”秦风心中凛然。

    这祭台不仅仅是祭台,确切的说是有一个小阵法的祭台。

    这是一个极为黑暗、阴险的阵法。

    万宗追杀太虚仙宗之人,将这些太虚弟子屠戮之后,又用这些人的尸骨献祭,用献祭得到的能量催发祭台阵法,这个阵法再催发维持铜殿之内的剑气、威压,用来镇压这茫茫骨海!

    可怜这些被献祭的太虚弟子,死亡之后,依然被利用来镇压宗门恨意、怨念,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他们自己的无尽怨念!

    秦风微微皱眉,这个祭台阵法,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和修仙界的某个阴尸宗门的法术行径却是有几分相似。

    秦风将这个发现暗暗记在心中。

    最后,秦风的视线终于再次停留在了石棺之下,那万骨守护之处。

    莫非那被万骨守护的存在就是铁沧澜?!

    根据金光血书所推测,铁沧澜应该就是这一脉太虚仙宗逃难修士的领导之人,是德高望重之辈。

    遇难、陨落之后,依然有那万千弟子,宁愿用自己的尸骸为坟,万骨守护,避免宗门长者露尸受辱。

    或者,还有一个可能。

    那万骨守护的正是祭台之上的那太虚陨难弟子所书诉的‘种火’!

    虽然不知道这‘种火’究竟何物,是人,还是物,或者是别的什么,但是,从秦风所得到的信息来看,这‘种火’关系到太虚仙宗的复兴和传承,自然是他们要守护的重中之重,而那祭台之上的铜板上所书诉,‘种火罹难’:莫非这种火指的是某个天才卓绝的不世出弟子,同样没有逃脱被追杀的命运,同样陨难,而其他的弟子至死守护,进而形成了那万骨守护的格局。

    不过,这就有另外一个疑问了,那铁沧澜的骸骨何在?!

    铁沧澜至少是圣君之上的修为,圣君之上骸骨,万年不坏,日炙不融,虽陨而其势长存,断然不会消蚀不见。

    而放眼望去,却不见有任何尸骨有如此威压赫赫。

    除非是被这万骨守护,掩其骸骨,安其灵魄。

    秦风心中一动。

    他对于这石棺之下的万骨守护的存在的兴趣无比浓厚。

    无论是圣君之上修为的铁沧澜的骸骨,或者是‘种火’的真相,都对他有无尽吸引力。

    他敏锐的感知了一下,石棺之上的剑阵的威力已经弱了不小,在剑灵化形陨落之后,历经无尽岁月、早就逐渐失去作用的祭台阵法也被秦风彻底破坏,这石棺之上本该最凌厉的阵法剑阵,也终于接近枯竭。

    灵魂深处那莫名的感觉,在强烈的吸引着秦风,让他有一种一探究竟的冲动。

    咔咔咔咔咔!

    嘶嘶嘶嘶嘶嘶!

    就在此时,细密如雨丝的声音响起来。

    秦风定眼去看,露出惊骇神情。

    茫茫骨海,无尽骨。

    此时,历经无尽岁月的骸骨之上,纷纷开始出现无数细密的裂纹,然后,裂纹无限,伴随着这裂纹出现、‘生长’、扩大,整个空间之中,无尽怨念疯狂散发出来。

    秦风甚至可以感知到,那无尽怨念,丝丝密密从无尽骨海的万千骸骨之中疯狂涌出!

    风暴在形成!

    怨念风暴!

    无尽风暴!

    恐怖至极!

    秦风大惊,他十分清楚以他现在的实力,这万千金丹之上、乃至是元婴之境甚至是更高境界的实力的修士惨死之时所产生的无尽怨念所形成的怨念之力,是他根本无法抵抗的。

    他的灵魂都会被这无尽怨力所侵蚀,占据,支配,最终变成只存在无尽怨念的行尸走肉!

    这是危机!

    是秦风来到这地底之下的神秘铜殿之后所遭遇的最大的危机,和此时的危机比起来,此前那剑灵化形对他带来的危机,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前所未有的危机!

    富图镇。

    夜空中斑斑点点,轰鸣声响彻,这是国家应急救援的直升机来临了。

    军车长列,警笛鸣鸣。

    军队将士,消防官兵等等救援力量都已经抵达。

    此前富图镇的‘地震’等级只有四点三级,危害并不大,但是,就在两个小时前,突然有一个震级打到六点三级的余震,造成了一定的灾害。

    余震的震级别比初始震中震级还要高出那许多,而且,余震居然在地震发生之后近一个小时才来到,这完全是违反常理的,正因为如此,不少此前‘地震’刚刚发生时候,已经成功逃脱的市民,又返回了家园检查受损情况,却是遭遇了反常强烈的余震。反而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和损失。

    救援人员在争分夺秒的忙碌着。

    就在此时,整个大地再次颤抖。

    “余震来了!”

    “所有人小心!”

    “快散开!”

    “躲避!”

    让所有人胆战心惊之后稍稍舒了一口气的是,这次余震的震级不高,时间很短,造成的次生灾害影响不大。

    “安全了!”有人喊道。

    就在此时:

    “敕!!!!!!”

    夜空中突然传来了这么一声!

    其声如同洪钟大吕!

    其声如天神敕语!

    就仿如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悲伤,恨意,怜悯、怨念、舍身、期望、希望、寒冷、热血,种种这些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心的情绪,却在此时此刻,出现在所有人的脸上,所有人,都被这一声从仿若天而降的‘敕’声沉浸着:

    所有人心中惊凛!

    莫名的寒意!

    莫名的惊悚!

    莫名的恨意!

    却又有一股无尽悲意萦绕!

    有无尽热血!

    有无尽寄托!

    无尽的期许!

    无尽的怨念!

    无尽长恨!

    无尽催思!

    其声如吟!

    其情如歌!

    其悲如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