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广寒冰髓
    富图镇。

    刘鼎然看着赖在自己家中的‘神医’林泉,有些哭笑不得。

    他没想到这位江南省名医,居然会耍起无赖来。

    林泉想要拜秦风为师,但是,已然被直接拒绝了,这老头儿就将主意打在了刘鼎然的身上:秦风亲口所说欠了刘鼎然一个人情,如果刘鼎然开口为林泉求情,秦风一定会考虑收他为徒的。

    “林老,此事休要再提。”刘鼎然摇摇头说道,他虽然因为专心医术而对人情练达不通过,但是,并不傻,秦风这样的高人的人情,岂是随便浪费的。

    “刘老弟,刘老哥,刘老爷……”林泉急的胡须都在颤抖,就要继续说话,就在这个时候,地面椅,似乎大地都在颤抖。墙面上的字画、玻璃、挂件等等东西纷纷砸落在地上。

    “地震啦!”屋外,传来了人们的惊恐的喊声。

    刘鼎然惊得愣住了,然后撒腿就朝着屋外跑,跑到外面,才想起来林泉,糟糕,这老头儿还在屋里呢,然后,他一扭头就看到,老头儿已经在屋外,而且跑的比他还要远,真没看出来,这老头反应和速度如此快。

    整个镇子都是一片嘈杂和慌张,无数人从家中逃难一般出来。

    就在此时,房屋不再椅,大地不再抖动,一切归于平静。

    “没事了?”刘一然也跑出来了,这是他的声音。

    “嗷嗷嗷嗷啊啊啊!”就在此时,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音爆响,就如同雷鸣在耳,所有人都惊呆了,惊恐不已。

    “这是什么?”

    “太可怕了!”

    “发生了什么?”

    “有妖怪?!”

    整个富图镇都人心惶惶,惊慌失措,尽管‘地震’似乎过去了,但是,一种莫名的恐惧却在蔓延。

    富图镇尚且如此,深处山峰的孔嫣然等人的感受更加直接。

    整个山峰似乎都在颤抖,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然后是仿若无比恐怖的存在发出的凄惨的嚎叫。

    孔嫣然三人完全吓傻了,阿六更是跪在了地上,口中不断的阿弥陀佛。

    阿四强自镇定,但是,双腿都在颤抖。

    孔嫣然的小脸煞白,惊恐莫名。

    然后,她想到了秦风,表情更加惊恐,“风哥哥,风哥哥有危险!”

    说着,就要冲出那个圆圈。

    “小,小姐,冷静一点。”惊恐的阿四还是忠实执行了自己的职责,一把拉住孔嫣然,“小姐,秦公子那等高人,定然不会有事。”

    “可是,可是……”孔嫣然担心的眼眸看向通道入口所在,那里现在已经被刚才‘地震’中所落下的碎石堵住了。

    “对于秦公子而言,我们现在遵从他的安排,安稳守在此处,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阿四坚持说道。

    孔嫣然犹豫不已,然后眼神坚定,深深地看了那洞口一眼,默默点头,“你说的没错!”

    而就在九下村的村口,香岛郭家一行人也完全吓坏了。

    郭家xiaojie惊慌如受惊的鹌鹑,不住的尖叫,她的保镖们同样的不堪,阿辉更是跪在地上,两股战战,双腿之间流出黄色液体……吓尿了。

    “怎么了?”

    “地震了?”

    “什么东西在吼?”

    众人惊恐之下,几欲逃离,然后就闭住嘴巴,动都不敢动,惊恐的看着远方。

    那一列执枪古代甲胄士兵,又回来了,大地的颤抖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们’,不过,随后的凄厉的吼声响起之后,这一列甲胄士兵突然停住了脚步。

    走在最前列的瞎眼士兵,脖子慢慢的扭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就如同生锈的机械转动的刺耳声音。

    他看向山峰之处。

    然后,士兵猛然举起那面褐色的残破大旗,另外一只手执枪,嘴巴居然张开了。

    “杀——敌!”这是无比嘶哑的声音,甚至可以说是吐字不清,甚至不是说话,只是某种记忆的固定播放。

    随着这士兵头领的‘喊声’,所有的士兵停住脚步,高高举起手中长枪,嘴巴里发出恐怖的哬哬声。

    整个队列猛然转向,咔擦咔擦,坚定而缓慢的朝着山峰杀将而去。

    “鬼,鬼啊!”香岛人等到甲胄士兵消失不见了,才敢发出惊恐的声音。

    大约几分钟之前。

    山腰之下,一个老者带着一个孩子正在艰难前行。

    巨大的剑势威压,让两人每每前进一步,都变得无比的艰难。

    老者正是秦风所遇到的那个瞎眼老人。

    不过,此时此刻,老者苍白的眼眸,在月光之下,散发出奇异的光芒,竟然如同可视物一般。

    在老者的身后,小女孩几乎是跪在地上,艰难爬行,膝盖都磨破了,一路斑斑血迹。

    “安爷爷,囡囡没力气了。”小女孩说道。

    “快点爬。”安爷爷没有了以往的和蔼,此时,一脸阴狠,直接抽出一截长鞭,狠狠地抽在了女孩的背上,小女孩发出凄惨的叫声。

    就在此时,整个山体都在晃动,巨石轰鸣。

    “怎么回事?”安爷爷一脸震惊,然后惊慌的看了小女孩一眼,“是你?是你?不可能!神罚之族,被抛弃之人,无人守护!”

    说着,长鞭毫不留情的,不断的抽打在小女孩的背上。

    “都怪你们!怪你们!是你们害我,是你们连累我,我才会现在这样子,还我眼睛,还我法力,还我……”老者状若疯魔。

    女孩凄惨哭喊,在地上不断打滚。

    就在此时,一声可怖、狂惨的嚎叫声如同炸雷一般响起来。

    “嗷嗷嗷啊啊啊啊!”

    老者呆住了,神情恐怖至极,愣在了那里,长鞭丢在地上发出吧嗒的声响,然后,老者连滚带爬冲到小女孩的身边,跪在那里,“公主恕罪,老仆该死!该死!”

    小女孩终于暂时解脱了鞭笞之苦,贪婪的呼吸着空气,苍白的双瞳、惊恐不已,也跪在那里,“安爷爷,囡囡听话,听话,不要再打我了。”

    此时,洞府之中,秦风脸色无比凝重。

    大地的的颤抖,以及那恐怖的惨叫,都没有让他动容。

    他的视线停留在虚空之中。

    虚空之中,一柄冰晶闪闪的小剑浮在那里,散发出丝丝寒气,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被冻僵了……

    “广寒冰髓!”秦风眼睑、眉毛都浮了一层冰霜,眼神却是无比的炽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