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巨手
    金陵。

    孔家别院。

    今年金陵的冬天似乎有些偏冷,窗外yin雨霏霏,呵气成霜。不过,屋里自然是暖烘烘的。

    暖气开的很足,人的额头有了细密的汗珠。

    “德馨,你多躺一会儿,身子弱,不要走动了。”宁静一把将孔德馨按在了床上。

    “小姨,我没事了,总躺着怪难受的。”孔德馨争辩说道,此时的孔家大公子,就像是一个单纯的大男孩,也只有在宁静的面前,他才会呈现这么一个面孔。

    孔德馨和孔嫣然的母亲去世的早,兄妹两人是被小姨宁静带大的,如果说孔德馨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不会害他,一个是小妹孔嫣然,另外一个就是小姨宁静。

    “又逞能。”宁静笑了笑说道,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寒,“这些年苦了你了,要是让我知道是谁人暗害,小姨拼了命也要为你报仇。”

    “没事的,现在不是好了吗?”孔德馨脸上是温和的笑容,心中却是阴冷不已,这怪病折磨了他十余年,生不如死,却没想到居然是被人术法所害,每每想到自己这些年所受到的痛苦,他心中恨意无限。

    “嫣然什么时候回来?”宁静问道。

    “就这几日吧。”孔德馨微笑说道,想到那个乖巧懂事的妹妹,他的心底一片宠溺。

    屋内是温和脉脉,在别院里,此时则是肃杀萧萧。

    孔德馨已经回来好几天了,经过了几位大国手的诊治,证实了孔家世子的怪病居然真的被人出手治好了。

    这对于孔家而说,是天大的喜事,作为长房嫡系唯一的男性血脉,孔德馨的健康代表了太多东西。

    不过,随后就是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堂堂孔家世子,居然是被人用术法暗害,被病痛折磨了十余年,无数次徘徊在生死边缘,这个消息被证实,足以引起一场大地震。

    魔都!

    浦江大酒店。

    酒店临江而建,高三十九层,视野开阔,夜色中的黄浦江灯火辉煌,异常美丽。

    巨大的落地窗开启,江风袭袭。

    一个中年男子迎风而立,目光平静地看着远处的江面,在他的身后站着两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

    这两人目光犀利,神色冷峻,一看就知道不是善于之辈。

    “消息证实了吗?”中年男子问道,声音嘶哑,难听,让人起鸡皮疙瘩,就像是声带坏了一般。

    “已经证实了,孔德馨被人医治好了。”回答问题的是一个娇俏的少女,“不过,孔家封闭了消息,暂时还查不到是何人出手救治。”

    如果孔嫣然看到这个少女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个少女就是她的闺中好友小冉,就是此女告诉她富图镇有玉髓的消息,引得孔嫣然陪同孔德馨前往寻宝的。

    “可恨!”中年男子拳头攥得紧紧的,额头青筋绽出,牙齿过于用力,以至于丝丝嫣血渗出,“经年计划,毁于一旦!”

    “先生。”小冉轻轻说道,“富图镇那边,至少孔嫣然中计前去了。”说着,她停顿了一下,“会主要求必须是孔家嫡系血脉,孔嫣然也是,即使是女子也应该无碍吧。”

    “我不知道。”中年男子摇摇头,“如果传闻无误的话,男女皆可,但是,可恨,如果孔德馨也被骗得中计前往,那就更加万无一失了。”

    “既然安先生那边没有传来消息,就说明无事。”小冉思考了一下,眉头舒展,说道。

    中年男子似乎是对那安先生不喜,听到这个名字,眉头皱了皱,哼了一声。

    九下村。

    这是一处破败不堪的老屋。

    老屋已是残垣断壁,风吹动木门,发出吱吱声响,惨白的丝丝月光之下,呈现在眼前的是满院的荒草,足有半人高。西边屋子的墙已经坍塌,屋里也已狼藉不堪,顶窗糊的报纸已经破烂不堪,隐隐的掉着尘土。墙角已布满了零碎的蜘蛛网,一只蜘蛛吊在那里,死的。

    “安爷爷,妞妞冷。”一个枯瘦苍白的小女孩冻得发抖,道。

    “妞妞不怕。妞妞乖。”老者浑浊的声音,“过了今天你就不冷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恩,妞妞乖。”女孩轻轻点头,苍白的眼瞳在一缕月色照射下,竟然有一种奇异的光芒。

    秦风看着手中的三尺见方的长剑,表情惊愕。

    四座巨大的石棺组合的几十尺的巨大石剑,在极短的时间里,纷纷剥落,落地化为齑粉,最终只剩下这三尺石锋。

    让他惊愕的是这三尺石锋的剑柄之处的印记,居然和他从任文峰那里所得的那块灵石所就的门派令牌的印记一模一样。

    而且这印记所处有一个暗槽。

    秦风心中一动,他从身上拿出那块门派令牌,略略思考之后,将令牌按在槽口所在。

    瞬间!

    三尺石锋绽放出翡色华光。

    与此同时,整个石屋,整个洞府,甚至是整个山峰都仿佛在颤抖。

    “嗷嗷嗷嗷啊!”一声凄厉无比、惨厉无比的吼叫声,怒吼声,响彻整个山峰。

    他手中的三尺石锋光芒四射的同时,似乎有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拖引,几乎要脱手而去。

    “还我宝器!”一声巨大的怒吼声,似乎就在耳边咆哮。

    “哼!”秦风脸色一变,冷哼一声,灵力灌充指尖,右手绽放出金色光芒,这金色光芒疯狂的涌向那翡色华光,将其压制。

    “嗷嗷嗷啊,不要……”一声凄惨的嘶吼之后,翡色光芒被金色光芒完全笼罩,三尺石锋似乎不堪承受这巨大的力量对抗,瞬间变得四分五裂,虚空之中,一柄散发着冷冽剑气的半尺小剑浮现。

    半分钟之前,就在距离此处十余里之外,一处深不见底的所在,深坑之中,插在地面之上的无数锈迹斑斑的古剑爆发出凄厉的啸吟,其声凄厉,其鸣悲戚,有些古剑已然离地半尺,似乎要挣脱而出,虚空之上,剑气横飞。

    而在这风暴中心,一双灰色巨手从地底探出,几欲从剑网之中冒出,无数古剑顿时悲鸣不已,剑气疯狂掠向巨手,双方惨烈激战。

    就在巨手要突破剑气阻拦,破土而出的时候,一道金色光芒,划过虚空之中,如同利剑一般刺来,巨手发出一声凄厉哀鸣,惨叫一声,慢慢地没入剑网之下的后土之中……

    整个山峰都似乎在随着这声惨叫而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