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3章 术法之毒
    “真的?”女孩眼中放光光彩,激动的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秦风淡淡说道。

    听到秦风此言,中年人脸色一寒,冷哼一声,眼中放出摄人寒光。

    试试?

    公子是何等高贵的身份,这小子居然说试试!

    随着他的冷哼,一个保镖伸手向秦风手腕抓来,秦风云淡风轻的随手一点,手指点向对方手背。

    那保镖似乎根本没想到秦风反应如此之快,全无防备,只感觉手背大痛,下意识的缩了回去,紧接着一脚踢向秦风!

    秦风看都没看,虚手如同幻化一般再次一点,保镖就感觉右腿全麻,毫无知觉,再也站立不住,直接坐在了地上。

    众人大惊,这个出手的保镖,是众保镖中实力较强之人了,骤然出手,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偷袭了,居然被对方轻易的两指化解!

    这少年是高手!

    “阁下到底是何人?”中年人一脸警惕,如临大敌,盯着秦风的眼睛问道,而他的左手隐蔽的做了个手势,随着他的这个手势,众保镖也全神戒备。

    “他每天每隔一小时会全身剧痛一次,痛入骨髓,几不欲生。”秦风没有理会中年人的质问,看着枯槁男青年,淡然说道,“其中每隔三个小时,则是最痛苦的时刻,要受到十五分钟的最难熬的折磨,全身皮肤泛红,血管几欲爆裂!”

    中年人眼睛瞪得大大的。

    男青年也终于脸色巨变,盯着秦风,眼神中是复杂的神采,既有不相信,也有也有震惊,还有一抹一闪而逝的亮光,他对于自己这病痛,经过那么多的名医,乃至是御医的医治都没有任何效果,已然绝望,但是,求生是人的本能,更何况是受这病痛残忍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凡有一丝希望,他也不会放弃,只可惜经历了太多的期望,反而越来越失望,乃至是绝望和麻木了。

    中年人和男青年对视一眼,那些给男青年看过病的,都是华夏顶级医生,双方有保密协议,那些人不管是出于约定还是对于男青年家族背景的忌惮,断然不会泄露半句。

    所以,面前这个少年,几乎没有可能是事先得到病情内情,然后来招摇撞骗的。

    娇俏女孩却是秀目含泪,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哥哥遭受如此痛苦,她痛彻心扉,仅凭着一股坚持一直在寻找那缥缈的希望,此时此刻,秦风居然准确的说出哥哥的病症,她激动不已。

    “你知道我哥哥得了什么病?”女孩急切问道。

    “不是病。”秦风摇摇头。

    “不是病?不是病是什么?”问出这个问题的是中年人,表情急切。

    男青年也是眼神深邃,用探究的眼神看向秦风。

    娇俏女孩的美眸瞪得大大的,银牙紧咬,盯着秦风看。

    秦风没有理会那两人,而是向女孩点点头说道:“是中毒。”

    “放屁,不可能!我们给公子进行过无数次的化验,根本没有中毒!小子,告诉你,公子的身份不是你能搭的上的,坑蒙拐骗到我家公子身上,你找死!”中年人身边的一个保镖大声呵斥说道。

    中年人没有阻止此人说话,心中先是失望,然后是被骗的愤怒,正如他的助手所说,公子经过无数次化验检查,根本没有中毒的迹象。

    “是法术之毒。”秦风讥笑一声,“要是能化验出来才见鬼呢。”

    “混账!”

    “找死!”

    保镖怒喝出声,他们并非普通的保镖,确切的说是家族护卫,自家少主人遭遇如此病痛,这人还出言讥笑,主辱臣死,他们都被激怒了。

    只有中年人却是脸色大变!

    术法?!

    术法!

    时隔多年,他又听到了‘术法’这个词!

    男青年也是眼芒一闪,对于一些传说的秘辛他是有所了解的,‘术法’这个词,他在那些行将湮灭在尘埃中的秘辛中也见过。

    “你们可以看看他的极泉穴,是不是有一条淡淡的黑线。”秦风微微一笑,说道。

    听了秦风的话,众人都是一愣,然后中年人直接撕开了男青年的衣袖,定眼去看。

    男青年形容枯槁,根本没有反抗能力,恨恨地看了秦风一眼,要是这小子所言是虚,害他当众出丑,定不会轻饶此人。

    秦风将男青年的阴狠眼神看在眼里,嘴角一扬,这混蛋还是传说中的那种睚眦必报的阴狠性格。

    他此前没有见过这个男青年,但是,却是曾经被这混蛋害的够惨。

    要不是看在女孩的面子上,这混蛋的死活,他才懒得理会呢。

    中年人脸色大变!

    其他众人也都脸色一变,难道真的如同这少年所说?真的有?

    “他的生命力在减弱,这术法之毒,已经浸润血骨,不出半个月,他就会受尽最残酷的折磨,生生疼死,血肉枯竭而亡。”秦风慢条斯理的说道,浑然不顾众人的愤怒的目光。

    男青年也是露出惊恐目光,他现在正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病痛折磨,这都已经让他几欲疯狂,现在这少年却说他还将承受最残酷的折磨,这让他心中惊恐!

    他怕死!

    但是,当生无可生,却不畏死!

    但是,对于那种受尽痛苦的死法,心生恐惧!

    “公子,请恕属下刚才鲁莽。”中年人先是向男青年躬身一礼,然后炯炯目光看向秦风,“敢问阁下,我们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劳烦您出手救治我家公子?”

    这少年似乎是专门再此等候公子,定然所图非小!

    但是,只要能救治公子,就是再大的代价,他们也必须接受!

    公子是孔家嫡亲血脉,甚至是直系嫡系中唯一的血脉传承了,之于整个家族而言,无比重要!

    相信,即使是家族知道了,也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救治公子的。

    “噢?任何代价都可?”秦风微笑问道。

    “当然!”中年人一脸严肃,“就是要孔某人的性命,阁下也可以现在就拿去。”

    “你的性命,在我眼里如同蝼蚁,要来何用?”秦风讥笑说道。

    中年人脸色涨红,这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羞辱,但是,他不敢发作,不敢得罪这少年,现在看到了能够救治公子的希望,他连性命都可以抛却,更是不惜受辱。

    “我的条件嘛,很简单。”秦风嘴角一扬,露出玩味的笑容,“这个小蘑菇,给我当压寨夫人!”

    他遥遥一指,指向那正一脸希冀、美丽眼眸隐隐带泪的娇俏、可爱的小姑娘。

    众人脸色巨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