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8章 周无极
    “姓秦?”周无极平静淡然的眼眸中露出摄人的光芒。

    “这少年自称名为秦沧海,根据现场观战之人描述,擅长寒冰之气,浩云的炎火之力,在寒冰之气面前,几乎毫无抵抗之力!!!”灰衣老者慢慢的说道。

    “寒冰之气?”周无极眉头微微皱起,“秦家的寒冰掌?”

    姓秦,又擅长寒冰之气,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他们的死对头秦家。

    “宗师如龙,即使是半步宗师也堪为蛟,想要击败半步宗师不难,但是,想要杀一个半步宗师却很难,轻松写意的杀一个半步宗师,更是难上加难。”灰衣老者摇摇头,“秦家寒冰掌却是非凡,但是,同等实力之下,用寒冰掌杀浩云,几乎不可能。”

    周无极俊逸潇洒的眼睛眯起来,父亲说的没错,秦家寒冰掌没有如此强大的战力。

    那么,这就有意思了,姓秦,又擅长寒冰之力,同等实力下,轻松灭杀欧阳青云,这少年如何做到的?!

    是秦家精心培养的顶级天才暗子?

    还是另有乾坤?!

    周无极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这件事我知道了。”

    灰衣老者满意的点点头,这件事太过诡异,周家下一代中,只有周无极这位周家‘麒麟儿’出手,他才能够放心。

    “无极,回家吧,你母亲,你的叔伯兄弟都很想你。”看着周无极沉默了,灰衣老者叹了口气,说道,“你母亲十分挂念你。”

    周家第三代并无顶尖天才,但是,周无极是他老来得子,这位周家年岁最小的第二代,却是绝顶天资,和秦家第三代秦文俊并称燕京双骄。

    灰衣老者对这位幼子自是极为宠爱。

    周无极的身形微微晃动,昂首向天,没有说话。

    “十七年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还一直挂怀吗?”灰衣老者眼中一抹痛惜,遗憾,“大家那么做也是为了家族。”

    “为了家族?”周无极咬着嘴唇,俊逸潇洒的面容,有些狰狞,“那置我于何地!我周无极就是一个背信弃义、暗害兄弟的小人!你们那么做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我周无极还有何面目立足于这天地之间!”

    “无极!”灰衣老者面容震怒,喝问说道。

    周无极昂首,看那云卷云舒,看那寒鸦浮梭,一曲悲歌却无从弹奏。

    “父亲多保重,孩儿走了。”对着灰衣老者微微鞠躬,转过身,没有回头,踏浪而去。

    看着那道青衣背影,看着那笔直的脊梁,灰衣老者眼中莫名神采,当年之事,真的错了吗?为了走到那一步,让周家最杰出的天才染上心魔,真的值得吗?!

    北郊。

    那所浅红屋瓦院落之中,夕阳西下,斑驳的投影在那斑斑白墙上落下,一阵寒风袭来,枯叶翻卷。

    秦文俊盘膝坐在床榻之上,秦姓老者坐在他身后,双掌抵左背,一缕淡淡的云团将两人包围,秦文俊表情痛苦,面皮连连抽搐,但是,咬着牙,一缕鲜血隐隐在口中,坚持不出声。

    秦姓老者也是面色发白,额头上汗珠密布。

    终于老者收功,想要起身,却是身形微微颤抖,勉强支撑柱没有摔倒。

    “爷爷!”秦文俊惊呼出声。

    “无妨!”秦姓老者摆摆手,脸上露出笑容,“文俊,可感觉好些了?”

    秦文俊没有说话,眼眶含泪,他恨,恨自己,要不是自己身中剧毒,武功尽废,也就不需要爷爷每天为他运功疗伤。

    只是,这样苟延残喘,像个活死人一般,却生生地拖累了长辈。

    爷爷秦傲虎作为秦家家主,华夏顶尖武者,一身功力,本来在化境巅峰,距离神境也只是一步之遥,但是,这十七年来,每日为他运功疗伤,耗费大量元神心力,实力不升反降,现在也只是化境中期的普通的宗师而已了。

    他恨自己,恨自己太过天真,识人不明,误将小人视为知己,以至于为奸人所害,连累家人。

    尽管无论是秦傲虎等祖辈,还是父辈叔伯兄弟,秦家众人,无人埋怨他,但是,他却深深地愧疚。

    秦傲虎看到自己最欣赏和寄予厚望的孙辈的痛苦表情,心中痛苦,面上却是爽朗一笑,“文俊,对于今天玲珑所说之事,你如何看?”

    秦文俊强自凝神,略略思考,面容一整,“爷爷,六叔在南海,会不会是……”

    他也是今天才从秦傲虎的口中得知,自己那天才傲绝的六叔没有去世,而是在隐于南海市。

    “你六叔功力尽失,不可能。”秦傲虎摇摇头,心中却是更加痛楚,秦文俊是秦家第三代最出色的天才,而他的六子秦浩然则是秦家第二代最出色的天才,但是,秦家两代麒麟儿却先后都遭人暗害,功力尽失,蒙受无法承受之损失。

    秦文俊心中默然,不过,他不想爷爷为自己担心,脸上露出笑容,“据爷爷所说,六叔有一子,我那堂弟的年纪可是和那传说中的秦沧海年纪差不多呢,也许那震惊华夏的半步宗师少年,是我那堂弟呢。”

    “你说风儿?”秦傲虎摇摇头,“不可能。”

    秦傲虎今天刚刚听高玲珑说了那个消息的时候,很是动容,按照高家丫头的描述,那秦沧海的年纪,出身南海,这都和他那素未蒙面的孙儿极为相似,他第一时间就联想到自己的那个孙儿,但是,很快,秦傲虎内心就否了这个猜测,为了避免仇家找到秦浩然,秦家甚至断绝了和秦浩然的来往,而秦浩然武功尽废,只是普通人,不可能tiaoj教出这样的顶级天才的。

    所以,秦傲虎已经排除了秦沧海就是自己那孙儿秦风化名的可能性。

    “爷爷先不要下此判断,许是真的呢。”秦文俊笑着说道。

    “哈哈哈!”秦傲虎爽朗大笑,“倘若真真如此,爷爷死而无憾啊!”说话之时,背过身去,却是老泪纵横。

    南海市。

    小筑酒吧。

    “怎么样了?”唐若然看到秦风从房间出来了,关切的问道。

    她按照秦风所开的药方,去冯家取了药材,冯家不愧是江南省数一数二的药材世家,五十味药材居然悉数俱全,这也让唐若然松了一口气。不过,为了避免冯家上下担心,唐若然暂时并没有告知冯家冯晓芸重伤的消息。

    取药回来之后,秦风就待在房间里为冯晓芸治疗,此时刚刚出来。

    “放心吧,有我出手,自无大碍。”秦风微笑说道,“今天治疗一次,等她睡醒,就可以下床了,等三日后,再治疗一次,晓芸就可以痊愈了,甚至功力也会精进不少。”

    “真的!”唐若然惊喜出声,然后脸色一变,“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冯晓芸可是手脚尽废,唐若然甚至担心冯晓芸以后不得不依靠轮椅生活,现在秦风只是治疗了一次,就可以下床?三日之后再治疗一次,不仅仅可以痊愈,甚至功力大进?!

    这怎么可能?!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简直是逆天之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