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章 我自沧海来 秦沧海
    “江南郭家,郭浩昌,拜见欧阳宗师!”郭浩昌面色无比严肃,郑重,双手抱拳,俯首,恭敬说道。

    “郭家的三小子,有心了。”欧阳青云声音不大,但是,如同大吕在耳,所有人都听得无比清晰。

    “这是浩昌的本分。”郭浩昌恭敬说道。

    其他诸人,也回过神来,赶紧跟着喊道。

    “江南沈家,沈崇久,拜见……”

    “江南孟家,……”

    “南海陆家,……”

    有些人甚至跪在了地上,无比的恭敬。

    欧阳青云看着黑压压行礼拜见的众人,心情无比愉悦,胸怀中颇有一番唯我独尊的痛快感觉。

    “都起来吧。”欧阳青云满意的点点头。

    “谢欧阳宗师!”

    欧阳青云的实力,实际上并非宗师之境,他应该是介乎半步宗师和宗师之境之间,只是因为出身执法堂,位高权重,人们为了表示尊敬,尊称其为宗师。

    欧阳青云也是好大喜功之人,对于这些尊敬或者是阿谀逢迎,心安理得的接受。

    除了实力不如宗师,他的排场什么的,可都是按照宗师的标准来的。

    时间久了,欧阳青云的内心里,也许是真的把自己当做是宗师了。

    欧阳青云双膝盘坐在一截枯木之上,闭上眼睛。

    众人见状,知趣的闭嘴,不敢再去打扰欧阳青云。

    “这就是宗师啊,我的乖乖,简直是神仙。”

    “郭三爷说是宗师之战,那欧阳宗师的对手是谁?”

    “莫不是也是宗师?”

    “当然不可能。”郭浩昌摇头,故作自矜的说道,“宗师之境,是世间顶尖高手,那是神仙之境,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宗师。”

    “那这是?”

    “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之人,惹得欧阳宗师发怒了,所以,他老人家亲自出手教训宵小之辈。”郭浩昌说道。

    “原来如此!”

    “那个胆大包天之人,敢招惹欧阳宗师!”

    “是啊,是啊!”

    众人恍然。

    就在此时,一直闭着眼睛的欧阳青云,恍然张开眼睛,看向一个方向,露出惊讶不解的神情。

    咦?!

    众人顺着欧阳青云的目光看过去。

    他们看到了一副何等不可思议的景象。

    漫天雪花飞舞之中,一个少年缓缓而来。

    近了!

    近了!

    他们依稀看清楚了。

    少年穿着一身紫色的直缀礼服,腰间扎条金丝蛛纹带,乌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束冠,修长的身体挺得笔直。

    “这是?”

    “老天啊,这是……”

    众人惊呼出声,这样的装扮,这样的风流人物,他们只是在电影中才看到过,但是,此时此刻,没有人会傻子一般以为这是拍戏,只因为,这少年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

    更近了!

    众人看清楚少年的面容。

    剑眉星目,无比的丰神俊朗,整个人仿佛从神仙之境而来!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低至尘埃。

    少年腰身悬挂一把剑,一把锈迹斑斑的古剑!

    让人惊讶!

    但是,却又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

    如此俊朗高贵之人!

    既然他选择那把剑,是那把剑的荣幸!

    漫天风雪似乎无法近身。

    紫衣飘飘,遗世独立。

    额前有一颗朱砂痣,真是英俊之极!

    潇洒之极!

    高贵之极!

    众人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们甚至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形容词。

    但是,共同的感觉是,此人绝非凡人。

    难道是来自仙境?

    人世间哪里会有如此风流、高贵、绝世少年!

    “太帅了。”

    “我爱上他了!”

    “迷死人了!”

    女孩们痴痴地看着,眼睛散发出光芒,恨不得扑上去,但是,少年那高贵的气质,又让她们自惭形秽。

    温语嫣也是失神,痴痴凝望。

    然后,她费力回过神来,凝望,只觉得这个绝世少年,依稀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是,她立刻驱逐了这个念头,如此少年,自己要是见过,怎么可能不记得了?!

    在不远处,漫天雪花之中,唐若然和上官雨薇相立而观。

    两女美目迷离。

    “这就是你的真正面目吗?”

    “你到底是谁?”

    “你来自何方?”

    要不是看着秦风一路走过去,看着秦风的面容穿着玄妙神奇的变化,她们都不敢相信这个犹如仙家少年,就是秦风。

    整个人的容貌、气质,都变了!

    这是何等的风流俊逸!

    这是何等的遗世绝代!

    这是何等的俊朗高贵!

    “请问,公子是?”欧阳青云的声音响起。

    众人听得,先是震惊,这可是欧阳宗师,是宗师啊,居然用这样的语气相询。

    然后众人恍然,如此绝代风华少年,来头肯定不凡,也难怪欧阳宗师也是不敢怠慢了。

    “欧阳青云?”少年抬头望去,眼中淡淡金芒闪耀。

    欧阳青云闻听,心中也是有些恼火,自己贵为执法堂六大供奉,‘宗师之境’,算得上是华夏顶尖存在之一,即使是华夏那些高贵隐门世家之人见到自己,也得恭敬的尊称一声‘欧阳宗师’,这少年实在是无礼至极。

    但是,摸不准少年的来头,欧阳青云还是强忍着怒火,只是,语气终于带这些火气,“正是老夫!”

    “你在这里,等人?”少年问道。

    “没错,等人。”欧阳青云说道。

    “等候何人?”少年问道。

    “该杀之人!”欧阳青云已经有些不耐。

    “哦?”少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为何此人该杀?”

    众女孩即使是面对这威压,依然发出低呼声,只觉得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优雅俊朗之人,就连这一抹笑容,都如同万千健矢,带着阳光般的温柔,击穿她们的心房。

    “他杀了我徒儿陆展堂。”欧阳青云面色阴狠说道。

    “可是,据我所知,是你徒儿要杀他,被反杀而已!”少年轻轻说道。

    “那他为什么不站在那里让我徒儿杀!!”欧阳青云傲然说道,“我徒儿既然要杀他,他就该老老实实受死!”

    现场闻言,发出一阵惊呼声,没想到这欧阳宗师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你徒儿要杀人,那人就该老老实实的乖乖受死?!这是什么道理!

    此前众人对其敬若神仙,但是,此时心中却是有些反感,当然,更多的是忌惮。只觉得此人实在是蛮横霸道至极。

    “很好!”少年眼中散发出一道金芒,“那么——现在我要杀你!你做好准备了吗?”

    什么?!

    众人闻言骇然!

    欧阳青云早就按耐不住怒火了,此时桀桀狂笑,“小兔崽子,你到底是何人?”

    “想知道吗?”少年脸上绽放出一抹冷冽的笑意,说完,一步踏出,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疾掠向欧阳青云。

    “我自沧海来!

    昂然绝世立!

    风涛地动天地摇!

    胸怀纳星辰!

    寒气霜天下

    一剑光寒九重光!”

    这歌诀仿佛不是来自天地间,犹如仙音缭绕,又如战鼓擂擂。

    “欧阳老狗!记住了,杀你之人!秦沧海!”一声轻啸,却卷起滔天巨浪,平静的月亮湖,宛如风暴袭来!

    暴雪席卷!

    狂风大作!

    天昏地暗!

    我自沧海来!

    秦沧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