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2章 我自沧海来
    “雕虫小技。”秦风云淡风轻的说道,说着,只见他伸出右手,在玻璃柜上虚空拂过,看向两女,“现在,你们再看看试试。”

    秦风这么说,上官雨薇和唐若然还没有说话,莫叔就再也忍不住了。

    “雕虫小技,好一个雕虫小技!秦同学可真是高人啊,看来我们三爷的这些收藏在你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啊。这可是五爷从印加古国遗址得到的宝物,传说是印加人月亮神庙的圣物_,有眼不识泰山的小子!”莫叔脸色一冷说道,“小子不懂装懂也不看看地方,要不是我们大小姐陪着你,这地方也是你能进来的!”

    “莫叔……”上官雨薇脸色一变,喊道。

    “真正的宝物,可灭星辰,可衍万物,其光可昭日月,其寒可比极夜,只是你没有见识过罢了。”秦风冷哼一声,他终于生气了,他是何人,沧海圣君,即使是在修仙界也是可以止小儿夜啼的存在,被此人再三轻视,没有去理会,已经是难得的好脾气了,没想到对方还得寸进尺。

    “哈哈哈,吹吧,你就吹吧!”莫叔怒极反笑。

    “呀!”此时,唐若然的一声惊呼,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

    “你们看?”唐若然指着那美丽的月形玉器说道。

    上官雨薇和莫叔再看过去,都脸色大变。

    “怎么可能?”莫叔惊呼出来。

    这方玉器已然失去了那神秘的力量,更没有在他的脑海中产生幻境,现在看过去,只是一方美丽但是普通的玉器而已,不再有任何玄妙的色彩。

    “怎么不可能。”秦风淡然说道,“它只是被人加持了一个最普通和低劣的幻术而已,现在,我将幻术抹去了,自然就没有了那些可以惑人心魄的效果了!”

    上官雨薇闻言,眼睛流露出无比震惊的神色,再看向秦风的时候,眼中的神采更加亮晶晶。

    唐若然俏脸微寒,说道,“夏虫不可语冰,自己没见识,瓦片也当做宝贝!”

    她早就对此人对秦风的态度不满了。

    莫叔没有吭声,脸色涨红,然后深深地看了秦风一眼,极为忌惮!

    秦风这一手,只是轻轻的拂过,就抹掉了让他们神魂颠倒的幻术,这种神通,这种手段,让他想起了传说中的那些高人,这让他忌惮不已,那样的高人很神秘,传闻性格古怪,甚至残忍嗜杀,有着让人生畏的传说。

    当然,除了忌惮,心里还异常的恼火,作为上官仲文的管事人,他一向备受尊重,就是一些高官世家之人也对他有礼有加,现在却被一个少年如此羞辱,心中愤恨不已。

    “若然姐,秦风,我替莫叔向你们道歉。”上官雨薇说道。

    秦风摇摇头,他无暇理会莫叔,他还不至于因为这些小事就记恨此人。

    只是有些遗憾,听上官雨薇说这个拍卖会有所谓‘法宝’,他还是有些兴趣和期待的,但是,现在看来,都是一些虚有其表或者是障眼之物,让他颇为失望。

    “我们走吧。”秦风说道,转身要离开,就在他转身的刹那,视线扫过角落,不由得眼神一变,“咦?”

    上官雨薇还以为秦风生气了,正要说什么,见状就顺着秦风的视线看过来,看到角落里的玻璃柜里面,放着一柄锈迹斑斑的古剑。

    唐若然也走过来去看。

    这应该是一柄古剑,不过,锈迹斑斑,不仅仅如此,剑身上还有肉眼可见的裂痕,这甚至让人怀疑,只要稍稍用力去触碰,这柄古剑都会断成几截。

    上官雨薇看了唐若然一眼,后者也是摇摇头,她也不明白这样一柄锈迹斑斑、甚至是遍布裂痕的古剑,为什么会引起秦风的兴趣。

    “本以为此行让人失望。”秦风脸上露出笑容,“没想到还遇到好东西了。”

    说着,秦风对唐若然说道,“若然姐,弟弟囊中羞涩,看来要向借点钱来买这柄剑。”

    唐若然微笑点头,没有说话。她知道以秦风的性格,轻易不会开口求助,而正因为这样的性格,此时如此洒脱的向她借钱,正说明了秦风没有把她当做外人,她自然心中高兴。

    “既然你喜欢,拿去就是了。”上官雨薇笑着说道,她正在为此前莫叔得罪秦风的事情发愁呢,担心影响到秦风对上官家族的印象,既然秦风有所好,正好。

    “你开个价吧。”秦风摇摇头,不是他对上官雨薇有意见,而他不愿意再平白接受上官家的人情。

    沧海圣君的人情,其价值之高,又岂是那么容易让他欠下的。

    “一元……”上官雨薇听得秦风所说,心中苦涩,明白秦风再疏远上官家,不过,她心思敏捷,想了个主意,说道。

    不过,上官雨薇的一元钱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莫叔喊道,“一百万!”

    “莫叔!”上官雨薇脸色大变,脸色一寒,看向莫叔。

    秦风也看向此人。这柄古剑放在这个角落,刚才这人根本没有介绍,想来这柄古剑并不受到重视,看这玻璃柜上面的一些敢,想来是认为没有什么价值,遗弃在此处的,现在此人却开价一百万,这明显是看出来他心中喜欢,故意为之的。

    莫叔一脸的得意,心说老子就是故意的,怎么着?本以为没有机会报复,没想到秦风居然看上了那柄无人问津的废剑,他立刻刁难起来。

    看秦风的穿着,不是什么有钱人,而一百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就不信了,那个高贵女子会答应借给这小子一百万来买一把废剑!

    “小姐,这是五爷的产业。”莫叔说道。

    上官雨薇脸色一暗,不过还是咬牙说道,“我会和五叔说的。”

    “恐怕二小姐做不得主。”莫叔一咬牙,心中对于秦风的恼恨占据了上风,说道。他是上官仲文的管事人,上官雨薇虽然是上官家的小姐,但是,确实是无法直接命令他。

    “好!一百万!”秦风面色不改,冲着唐若然点点头,“若然姐,麻烦了!”

    唐若然心中冷笑不已,鼠目寸光的上官家。我唐若然看中的弟弟,其价值又何止区区一百万!

    唐若然没有丝毫的犹豫,从坤包中拿出支票本,刷刷的写好数目,签字,撕下来递给了莫叔。

    莫叔直接愣住了,他没有想到秦风居然真的舍得拿出一百万来买那么一柄废剑,也没有想到唐若然居然毫不犹豫的‘借给’秦风一百万,眼皮都不眨一下。

    他看着唐若然递过来的支票,一时之间,居然愣住了。

    “支票拿好!”唐若然厌恶的看了此人一眼,将支票放在此人手中,“那柄剑是我弟弟的了。”

    “哈哈哈,说的没错!”秦风哈哈大笑,虚空喝了一声,“剑来!”

    只见那柄锈迹斑斑的古剑,竟然直接飞起来,破开了有防弹效果的玻璃柜,径直朝着秦风飞来。

    秦风右手一扬起,握住剑柄,漂亮的挽了串剑花。

    “灵器蒙尘,委屈你了!”秦风抚摸着剑身,一脸的认真,“且随我此行,还你一个波澜壮阔、纵横寰宇!”

    似乎能够听懂他所说的话,古剑剑身抖动!

    发出一声轻吟!

    其声如泣!

    其声如歌!

    “好好好!”秦风大笑,看了目瞪口呆的上官雨薇一眼,最后,冲着同样震惊的唐若然点点头,“若然姐,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且随弟弟同去!”

    说完,大踏步前行!

    他要去杀人!

    一柄锈迹斑斑的古剑!

    一柄不满裂痕的古剑!

    那略显瘦削的身形!

    剑身侍立!

    此时此刻,两女的眼中仿佛看到了那传说中的少年侠士,长剑随身,剑闯九州,何等潇洒,何等狂放!

    看到此等性情的秦风,两女心中所思所想:如此,这就是他的本来面目吧。

    “我自沧海来!

    昂然绝世立!

    风涛地动天地摇!

    胸怀纳星辰!

    寒气霜天下

    一剑光寒九重光!”

    一声吟唱传来,仿佛来自那恒古之地,让人灵魂深处都忍不住颤抖。

    唐若然清冷高贵的眼眸里,流露出痴迷的神采,然后俏然一笑,跟了上去,虽然不明白秦风要去做什么,但是,风里雨里,她义无反顾!

    走了两步,唐若然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上官雨薇,犹豫了一下,还是喊了句,“还不快点跟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