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9章 古大师
    黑衣大汉感受到这漫天的杀气,心中一凛,他不敢相信这样疯狂的杀气会来自这样一个年轻人的身上,这得用多少鲜血和人命才能够铸成如此杀气?!

    “哼!”就在此时,一声冷哼突然传来,漫天杀气也为止一窒。

    屋内的黑衣人才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们真的惊恐不已,感觉是被无比凶恶的野兽盯上了。

    秦风嘴角一扬,刚才他只是稍稍流露出一丝威压,虽然只是一丝丝威压,但是,也是非常强大的了,却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破掉自己的威压,有意思,没想到这个红叶会所还有这样的高手!

    这就是你们如此嚣张、为虎作伥的凭靠吗?!

    既然如此,就灭了此人!

    两个黑衣人此时就要走过去查看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的伤势,秦风脸色一寒,直接踹过去。

    “啊!”

    “啊!”

    两个人直接被踹飞,砸在了墙上之后,落地,趴在地上惨叫不已。

    “小子,好胆!”黑衣大汉大喝一声,虽然秦风给他的感觉依然如此恐怖,但是,刚才的那一声冷哼,给了他底气,是了,有古大师坐镇,自己还怕什么?!

    “你知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也不打听打听红叶会所是什么地方,仗着会点功夫就赶来闹事,小子,你找死!”

    “聒噪!”秦风脸色一寒,直接上去,一掌将黑衣大汉扇飞出去。

    然后,顺手拿起飞在半空中的橡胶棒,左手画了个半圆,橡胶棒回回轮转,在众黑衣人身前掠过,然后就听见惨呼声不断。

    “啊!”

    “我的腿!”

    “救命啊!”

    十几个黑衣保镖,全都躺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腿,发出凄惨的嚎叫。

    秦风虽然心中杀意漫天,但是,在公开诚也不能直接杀人,况且这些保镖也罪不至死,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他刚才出手,直接就将这些人的膝盖打碎,这些人即使是医治好了,下半辈子也仅仅能勉强行走而已,对于这些靠手下功夫为虎作伥的保镖,这样的结局,甚至比死亡还要悲哀!

    落地后的黑衣大汉,一脸惊恐的看着缓缓走来的秦风。

    “小子,不要过来!”

    秦风往前踏上一步,眼神冷冽。

    “我说了不要过来!”黑衣大汉吼道,“你敢动我,古大师不会饶了你的!”

    “古大师?”秦风嘿然,“藏头露尾之人,你指望他来救你?”

    说着,秦风一只脚提起来,就要踩下去。

    “混账!住手!”一声怒喝声传来。

    被秦风讽刺为藏头露尾之人,古大师大怒,眼见秦风还要继续出手,怒吼出声。

    秦风抬起的右腿停在了半空,他的视线盯着门口。

    一个留着长须,仙风道骨的道士打扮的中年人怒气冲冲的出现在门口,看到秦风果然没有敢继续下手,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兔崽子,算你……”?

    然后,他的笑容凝固了:秦风直接一脚踹下,咔嚓一声,黑衣大汉的小腿应声折断!

    “啊啊啊!”黑衣大汉惨叫出声。

    “我叫你住手!”古大师咆哮道。

    秦风右脚连续再次踹下,咔嚓一声,黑衣大汉的另外一条腿也断了,然后他手中橡胶棒电光火石般连挥两下,又是两只手臂直接砸断!

    做完这一切,秦风丢掉橡胶棒,冷然凝视,“你说什么?”

    “啊啊啊,气煞我也!”古大师须发飞扬,脸色涨红,“兔崽子,我叫你住手,你没有听到?”

    “老杂种!”秦风脸色冰寒,“你叫我住手,我就住手?!你算哪根毛?!”

    “哈哈哈哈!”古大师怒气反笑,“贫道多年不出手,看来江湖中已然不知贫道威名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羞辱贫道了!”

    他眼放凶光,射出前所未有的恶毒,仿佛要把秦风整个生吞活剥。

    “我不但敢骂你你,还敢杀你,你信不信?”秦风眼睛一眯,目现寒芒。

    “好好好!”古大师恨意昭昭,“贫道今天说不得要替天行道!”

    秦风冷笑一声,明明是藏污纳垢之所,为虎作伥之人,偏还要标榜正义,言必说‘替天行道’。

    真是可笑之极!

    “古大师,出了什么事了?”这个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过来了,先是瞥了一眼房内,脸色一变,然后恭敬无比的问道。

    之前那个试图侮辱邱怡芳、被秦风废掉手脚,惊恐的躺在地上呻吟的中年男子看到此人,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拼命喊道,“振堂!救我!救救我!”

    “上官叔叔!”罗振堂大惊,这才认出来那个无比凄惨之人是谁。上官仲康,康力集团的老总,资产近百亿的大鳄,是红叶会所的白金会员,更加重要的是,他知道此人背景深厚。

    “振堂,救我!”

    罗振堂脸色阴沉无比,红叶会所深受南海市以及江南省的顶级富豪以及公子们的青睐,不仅仅是因为这里设施豪华,吃喝玩乐都是顶尖,更因为红叶会所背景深厚,宣传的口号就是所有人在这里无论怎么玩乐,都能够毫无顾忌,都能够确保安全!更何况上官仲康是红叶会所的白金会员,除了最顶尖的几个超白金会员之外,上官仲康已然算是红叶会所的顶尖贵宾之一了,现在上官仲康居然在轮值的时候出了事情,这是对红叶会所的巨大的挑衅,而他也将因为没有保护好贵客,受到主家的严厉至极的惩罚。

    秦风冷眼旁观这一切,今天他决定大开杀戒,他倒要看看谁人敢阻他!谁人能阻他!

    罗振堂就要进来查看上官仲康的情况,却立刻感觉到滔天杀气和寒意凛来,他毫不怀疑自己再往前一步,将会被毫不留情的灭杀!

    是谁?!

    罗振堂惊恐的抬头,就看到了秦风的冰冷的眼神。

    这让罗振堂不敢动作!他心中惊恐愤怒不已,惊的是,难道这一切都是这个少年做的?怎么可能!怒的是,他作为红叶会所的话事人,代表了红叶会所背后之人的意志,就是南海市的顶级富豪权贵都对他尊重有加,现在却被这个一个少年直接死亡威胁!实在是可恨!

    “古大师!”罗振堂脸色异常的难看,恭敬的看向古大师。

    “清场!”古大师恨意弥漫,咬牙说道。

    罗振堂先是一愣,然后恶狠狠的看了秦风一眼,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