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章 投缘
    “你没事吧。”秦风走上去问道,本来以他的性格,此时该转身离去的,但是,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很好,宁愿以身饲虎、遭受侮辱,也不愿意连累他。

    “没事了。”邱怡芳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的擦拭泪水,随手拢了拢有些杂乱的刘海,“谢谢你救了我,邱怡芳。”

    “秦风。”两个人握了握手,秦风这才看清楚对方的相貌,她穿着蕾丝圆领绣花长袖连衣裙,这一身比较简单的穿着,穿在身上,却恰如其分的将将女人从青涩的果实雕琢成完美的艺术品,刚才随手拢刘海的动作,都显得无比的优雅,浑身散发的气息,如岁月珍藏的陈酿,芳醇迷人。圆领大方地展露着颈脖的性感,银边缎线的勾花精美绝伦,是高贵的视觉呈现,拼接着柔美的荷叶边,月光下摇曳出女人的万千柔情,这是一个极有气质,极为漂亮的女子。

    一个气质高雅却又风情万种的尤物,即使是见惯了顶尖美色的秦风也是暗暗喝彩,这就难怪那个上官静堂那种人会起色心了。

    邱怡芳迈动脚步,却是一个踉跄,呻吟一声。

    秦风看了一眼,她修长的美腿上,丝袜已经破了,皮肤有些许淤青,应该是刚才反抗的时候受的小伤,不过,问题不大。

    秦风上去扶住她,回到放鹤亭的长椅上坐下来休息。

    皎洁的月光很好,洒在秦风的身上,女子才看清楚秦风的样貌,非常年轻,一身简单的休闲服装,眼睛明亮温和,有一种邱怡芳说不出来的气质,让人眼前一亮。

    邱怡芳极为漂亮,追求者甚多,其中不乏一些豪门世家公子,但是,她暗暗比较,那些所谓的公子,居然都没有这种气质,这是一种有些违和的感觉,秦风明明衣着简单,看穿着也并不富贵,也没有什么故意展现自己的动作,但是,却有一种淡然的卓尔不群气质,让人一见难忘。

    秦风在这放鹤亭修炼,四周无人,他尽管没有完全释放沧海圣君的气质,但是,仅仅只是稍稍流露,就不是那些所谓的世家公子所能够媲美的。

    邱怡芳再次道谢,他感激的道:“要不是小兄弟你救了我,今晚我恐怕就.....”

    说着忍不住就再次流出泪来。

    对于任何女孩来说,今天的遭遇都是一场噩梦,幸好没有遭遇毒手。

    “没事的,这位姐姐,举手之劳罢了,现在没事了。”秦风安慰道。

    秦风看得出来邱怡芳的情绪还不稳定,就陪着她坐在长椅上聊了会。

    秦风才知道这个叫做邱怡芳的女孩,是一家音乐酒吧的女老板,而这家音乐酒吧新开张没多久,就在弥陀山下,南海一中的旁边,是学校里很多学生,以及年轻教师和附近的白领上班族很喜欢光顾的酒吧。

    她近来遇到了一些事情,有些心事,而那个上官静堂一直追求她,今天主动陪伴她散步散心,心情不佳的邱怡芳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弥陀山景区,等到发现对方意图不轨的时候,已经晚了,要不是正好碰到再此修炼的秦风,今天难以避免**羞辱。

    “那个流氓叫上官静堂,他此前一直彬彬有礼,没想到是一个衣冠禽兽。”邱怡芳咬着银牙说道。

    她一直洁身自好,也很注意保护自己,没想到今天心情低落,以至于失了防备,要不是秦风,她就被糟蹋了。

    想到这,对秦风的感激之情越发浓了,尤其听到秦风是南海一中的学生的时候,更加亲切。

    她的母亲曾经在南海一中任教,她小时候也是在南海市度过的,所以现在才会回到南海市创业。

    “我高中的时候,也是在南海一中的,没想到我们还是校友呢,小风你今天又救了我,真是谢谢你啊。”邱怡芳高兴的说道,越发觉得自己和秦风投缘。对于这个小弟弟,她是既感激又喜欢。

    在邱怡芳的坚持之下,两人很快就以姐弟相称了。

    “我们走吧。”秦风操起还惫懒的趴在崖边昏睡的灵儿放在肩膀上,他注意到一点,只有在这放鹤亭,灵儿才能够在他离开的时候安稳下来,也许这和此处灵力充沛,以及这小家伙在此处得到大机缘有关系。

    “哇,好可爱。”灵儿对于任何女性都是大杀器,即使是刚刚差点遭遇劫难,此时还有点惊魂未定的邱怡芳也是无法避免,“我可以摸一摸她吗?”

    邱怡芳轻轻抚摸灵儿光滑美丽的毛皮,她想要抱一抱,秦风没有反对,不过,邱怡芳刚刚将小家伙抱过去,小家伙立刻闪电一般窜回到秦风的身上,在他的肩膀上拱了拱,舒服的继续沉睡。

    “呃,灵儿有点怕生。”秦风不好意思说道,“她嗜睡。”

    邱怡芳遗憾不舍的叹口气,眨了眨眼睛。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下山,至于上官静堂,邱怡芳没有提,她深恨此人,这个人对她来说就是噩梦,下意识不愿意去想,而秦风早就瞥到上官静堂拿起手机打电话了,此人生命无忧。不过,想来此处一会会乱糟糟的,这也是他不再继续修炼,选择随同邱怡芳离开的原因。

    下了山,邱怡芳邀请秦风去她的音乐酒吧,秦风婉拒不得,只能答应了。

    这家酒吧和秦风印象中的嘈杂混乱的场景不同,很有文艺气息,酒吧里放着美国乡村音乐,很小资的环境,因为这和很多夜店环境不同,夜已深,顾客不多。

    邱怡芳很细心,她注意到秦风在经过酒吧门口的时候,在酒吧的招聘海报上停留了几眼,再想到秦风一身穿着比较普通,立刻得出了结论,秦风的家庭情况可能不太好,手头比较拮据。心中不由怜惜大生。

    邱怡芳叫人上了很多了的点心,一个劲儿的要秦风多吃一些。

    面对这个邱怡芳的热情,秦风天性洒脱,也不故作矜持,他确实是有些饿了,大口大口的吃了不少。

    这似乎更加坚定了邱怡芳的判断。

    此时,弥陀山下,几辆豪车和一辆救护车疾驰而来,一阵刹车声,从车上下来一伙人,脸色焦急,大声吆喝催促救护人员跟上,然后直接冲上山道。

    十几分钟后。

    “静堂!”一个贵妇人扑向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上官静堂。

    “夫人,冷静点!不要影响救人。”一个中年男人抱住了贵妇人,看着儿子的惨状,他的脸色无比阴沉。

    “给我查!是谁如此歹毒,暗害我儿!”

    ps:本周是第一次上网站推荐,最后半天在推荐上,成绩很惨啊,下周裸奔中,大大们,还请随手收藏啊,谢谢,谢谢。全赖大家的支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