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5章 救美
    连续几天,秦风都没有去学校上课,除了张秀文关心的来电话,询问他什么时候去上课之外,对于南海一中高三四班的其他学生来说,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个曾经的同学:学校也是要面子的,悄悄的撤销了秦风的开除决定,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公示,所以,这些同学甚至都不知道这个消息。

    高三四班最大的新闻是‘班草’刘志昌突然重病,刘志昌的家长已经为他办理了临时休学手续,班长姚立峰还代表全班去医院探望,回来之后,姚立峰耷拉着脑袋,好像是死了爹一样——没有刘志昌撑腰,他班长的位子都不太稳了,诸侯环伺,都想取而代之啊。

    秦风‘悠闲’的学习和修炼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他晚上带着灵儿在‘放鹤亭’修炼,白天则穿梭于南海市周边的山山水水中,放鹤亭毕竟是属于弥陀山的旅游景点,游人不少,不适合作为长期修炼场所。

    他要寻找一个人迹罕至的灵力充沛之所。

    只是,南海市作为华夏最繁华的大都市之一,人潮汹涌,几乎没有未开发的地方了,想要找到这么一处所在,谈何容易。

    这天晚上,秦风照例在放鹤亭修炼,这几日的修炼,也已经隐隐触摸到练气士第八层了,随时可能突破。这让他颇为遗憾,如果有足够的修炼材料,再加上‘小聚灵阵’的帮助,他现在已经是练气士八层小成了。

    南海湖的湖水这几日异常湍急,秦风俯瞰崖壁之下,突然心中一动,这崖壁之下的灵气比之放鹤亭还要充沛,特别是湖水拍案之时,那充沛的灵气四处激发。

    莫非这湖底之下,另有玄机?!

    以他现在练气士七层前锋的实力,这几百米高的悬崖,并不能够成为阻碍。顺崖而下,小心一点就是了。

    秦风正有心下去探测一般,突然听到一阵隐约的呼救声。

    “怎么回事?”秦风眉头一皱,若非他神识惊人,在这惊涛拍岸的大浪声中,根本听不到这微弱的呼救声。

    秦风神识外放,然后眼中一寒,身形疾速掠动,朝着放鹤亭之下的山道疾掠而去。

    近了,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职业丽人梨花带雨的躺在地上,雪白的长腿奋力挣扎,嘴巴里发出焦急的呼救声,在她的身上,压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男子一脸酒气,一边脱裤子,一只手扼住女子的脖颈,看到女子不老实,伸手就要一巴掌打下去。

    “住手!”秦风爆喝一声。

    那个一身酒气的男子没想到有人来,一愣神,身下的女子趁着这机会,将男子掀翻,爬起来,逃也一般的躲在了秦风的身后。

    “小子,滚回学校去,不要多管闲事。”男子阴测测的说道,看清楚是一个学生模样的少年,他心中大定。

    女子惊魂未定,刚刚获救的喜悦,这才注意到秦风只是一个学生,心中一沉。她知道对方是会功夫的,这个看似柔柔弱弱的男生,怎么会是对方的对手。

    “滚!”秦风冷冷一呵。

    “兔崽子,还想要英雄救美啊?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了。”男子被搅了好事,恼火不已,“记得托梦让你家里人给你多烧点纸。”

    “放他走。”被秦风所救的女子突然开口说道。

    “邱怡芳,你个贱人,你是不是看上这小白脸了?”男子脸色一变,骂道,“怪不得不让老子碰呢,原来你喜欢玩雏男啊。”

    “上官静堂,你少侮辱人。”邱怡芳悲愤,咬牙说道,“放这个学生走,他是无辜的。”

    秦风没有着急出手,他饶有兴趣的看着,邱怡芳的表现让惊讶,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如此善良有担当,自己身处危机之中,还想着不连累秦风,这极为难得,要是换做有的女人,弄不好恩将仇报,将秦风丢出去当做挡箭牌,自己趁机逃走。

    “贱人,跪下来,像母狗一样爬过来。”上官静堂淫笑一声,“伺候老子舒服了,我就考虑放你的小男人一马。”

    “上官静堂,你这个畜生。”邱怡芳骂道,然后惨笑一声,看着秦风还站在这里,有些生气的喊道,“还不快走!”

    “我走了你怎么办?”秦风问道。

    “不要你管!”邱怡芳脸色凄惨,摇头说道,想到自己要遭受的屈辱,她悲愤欲绝。

    “狗男女,当我不存在怎么地?”上官静堂看的不耐烦,喊道。

    “该死!”

    秦风冷哼一声,脚尖在地上一挑,一个鸡蛋大小的石子飞起来,瞬间击中了上官静堂的腰眼所在。

    后者惨呼一声,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滚,发出惨叫声。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了,太意外了,自讨已经逃不过,准备遭受莫大屈辱的邱怡芳眼睛瞪得大大,看着躺在地上悲惨嚎叫的上官静堂,又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站在身旁的这个男生,满眼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然后,她反应过来自己得球了,娇喝一声,冲上前去,冲着地上的男人猛踹不已。

    “畜生,你个畜生!”

    “混蛋!”

    “流氓!”

    “该死的!”

    秦风微笑着看着这一幕,看来这个邱怡芳家教一定很好,如此愤怒之下,骂人的话来来回回就是‘畜生’、‘流氓’、‘混蛋’这么几句。

    “好了,再打他就死了。”秦风摇摇头说道,对于此人的生死,他根本不在乎,只是如果在放鹤亭附近有命案发生,警方势必介入,这会影响到他的修炼。

    这也是他刚才留手的原因,当然,说是‘留手’,他那一脚也并不平凡,他看出来这个男子粗通武艺,所以,那一脚包含真力,即使是这个人身强体壮,但是,这一下也是去掉了半条命,最重要的是,腰腹是肾经所在,此人肾脏看似没事,但是,内里经络已然驳碎,这辈子即使是治好了不用躺在病床上,但是,也只能够坐轮椅了,更别提去碰女人了。

    邱怡芳闻言,愤恨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惨叫呻吟的男子,然后蹲下去,哇的一身哭起来。

    今夜之事,对她而言是一场噩梦,差点遭受奇耻羞辱,刚才歇斯底里的发泄之后,惊险得救,惊魂未定,情绪崩溃。

    ps:西门求收藏,大大们恳请随手收藏则个。谢谢、求一张推荐票。祝大家周末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