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0章 执掌生死
    “秦先生,我……我是执法堂的人,我可以帮你做很多事情……”冯晓芸做出最后的挣扎,用最后的力气声嘶力竭的说道。

    冯晓芸这是在最后垂死挣扎,在她的意识中,执法堂的身份也许是最没用的,没看到刚才秦风毫不犹豫的就灭杀了陆展堂以及南海市执法堂供奉,可见此人对执法堂毫无顾忌。

    但是,她没有想到,这却成为了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执法堂?”秦风微微一顿,扼住冯晓芸的手停住发力。

    他的神识刚才扫过,在附近有人朝这边偷窥,这边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墙壁倒塌,路灯倒塌,自然会引起注意,虽然因为下雨和夜色,也许那些人没有看到满地的尸首,但是,肯定也是有人报警了,他已经隐约可以听到远处的警笛声了。

    秦风现在的面对的一个难题,就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满地死尸,如果以世俗界的规则来判断,这属于通天大案了。

    是啊,这里终究不是修仙界,而是有规则,有法治存在的地球。他今天大开杀戒,连杀十几人,这样的惊天大案,任何国家都会震怒,更何况是一向治安良好的华夏。

    可以预料的是,如果不能处理好这件事,他最大的可能是需要亡命天涯,虽然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天下之大,大可以去得,但是,秦风重活此生,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父母亲高兴,让他们为自己骄傲,一个亡命逃犯的身份,显然是他不想要看到的。

    如果冯晓芸能够摆平这件事,倒也未尝不可留下此女性命。

    “你只是执法堂的一个小人物,能捂住这件事?”秦风问道,同时松开了手,虚握住冯晓芸的美丽脖颈。

    “看来秦先生还不了解执法堂的超然地位,我们执法堂做事,地方无权干涉,而且,我还是冯家的大小姐,处理这件事没有任何问题。”见秦风停住,冯晓芸有重见天日的喜悦,她意识到自己认为没用的执法堂的身份的作用,这对于秦风是有价值的,意识到这一点,冯晓芸自以为秦风不会在对她下狠手了,露出妩媚的笑容,稍显自得的说道。

    “呵呵,你是不是认为你的价值足以保命了?就有些肆无忌惮了?”秦风冷笑一声,“你难道真的认为,以我的实力,会处理不好善后的事情?我只是不喜欢麻烦而已,相比较这些小麻烦,我更加讨厌你现在的态度。”说着,秦风再次扼住冯晓芸的脖颈。

    冯晓芸闻言顿时脸色一变。脖颈的窒息感再次袭来,她终于意识到一点,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本钱,没有任何骄纵的资本,她有的只有服从,服从!服从!

    最起码,在此时此刻,她只有求饶和服从的份。

    “我错了!饶了我吧。”冯晓云垂泪告饶,同时心中却在想的是,等到今天危机一过,她有机会摆脱秦风的威胁,一定要十倍百倍地奉还,执法堂作为国家的镇压约束隐门世家的暴力机关,底蕴和实力难以想象,实力在秦风之上的大有人在。

    秦风玩味的看了冯晓芸一眼,“你是不是想着今日脱险,以后再报复我?”

    “没有!没有的事情!”冯晓云心底所想被揭露,更加惊惧,此人居然能够看破他心中所想,几为天人。

    这时,只见秦风左手在空中画了个圆,随着他的左手游动,空气仿佛凝固了,一道淡淡的暗青色光芒闪烁。

    然后秦风左手虚指,淡青色的光芒闪烁,一道剑芒直入冯晓芸的粉嫩的手臂。

    这是什么?!

    冯晓芸表情惊恐,眼前这一切超出了她的认知了。

    “你看看你的右手。”

    冯晓芸提起手臂,她惊恐的看到,手臂上赫然出现了一道暗青色的纹章,青光闪烁了一下,然后熄灭,手臂之上的纹章也慢慢的隐去,最终没入了皮肤之内,再也看不到了。

    “这些是什么....”超出认知的这一切,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冯晓芸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恐惧,颤声道。

    她能够感应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在体内游走,有一种淡淡的灼烧感,最终这股灼烧感,停留在了她的胸脯上,就好像是有人在抚摸她的身躯一样,这让她恐惧,又有一丝莫名的异样感觉。然后是更加惊恐,她怕死,但是,相比较死亡,这种未知的恐惧,更加让人惊恐和畏惧。

    “奴仆徽章。”秦风淡淡说道,“如果你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我只需要一个意念,你就可以不生不息的死掉,外表征召就和心肌梗塞没有什么两样。”

    秦风说话的时候,冯晓芸就感觉一阵心悸,呼吸急促,心脏跳动加速,加速,虽然没有什么痛楚,但是,却让她几乎崩溃,因为,她甚至能够感觉到死亡的脚步在慢慢的临近,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就这样安静的等待死亡。

    “你这个魔鬼!”冯晓芸尖叫道。她现在无比后悔,为什么要跟随唐供奉跟踪陆展堂,为什么要趟这池浑水,此间事情,本来和她没有任何干系的。她以为自己是执法堂的人,是冯家大小姐,在南海市没有人能够为难,没人敢不给她面子,没想到碰到了这样一个魔鬼!

    没错,就是魔鬼!

    秦风淡淡的笑容,在她的眼里,和魔鬼无异。

    秦风左手轻轻一点,那股死亡的感觉迅速消失,就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是,这诡异的情况,更加让冯晓芸忌惮和惊恐。

    “从今以后,你的生命不再属于你,而是由我来掌控。”

    冯晓芸颤抖着,一脸乖顺的看着秦风。心中却是委屈之极,自己堂堂冯家大小姐,执法堂之人,现在却被这人在身上种上了所谓的‘奴仆纹章’,这是成了此人的奴仆了吗?她有一种莫大的屈辱感,感觉生不如死,但是,很可惜,她不是一个勇于赴死的女子,那就只能够服从。

    “刚刚只是小小的惩戒,相信你一定感悟深刻,以后给我乖乖的。”秦风冷声说道。

    “是,主人。”冯晓芸心中万般不甘,但是,事已至此,只能够恭敬道。

    “哼,不要觉得多委屈!”秦风冷哼一声,“以后你就会知道,成为我的奴仆,对于而言,是多么的幸运。”

    秦风这话绝非虚言,修仙之人,绝对不会随便收奴仆的,因为奴仆的道心和命运和他们就有了联系了,滥收奴仆,会影响到修士的道心和天命的。而一旦成为修士的奴仆,好处多多,别的不说,修士的大气运会给奴仆带来巨大的好处,更别提,主人往往会教化奴仆修炼,奴仆之于修士,几乎意味着半个弟子。

    这对于冯晓芸而言,确实是大机遇。

    “晓芸不敢。”冯晓芸看着如同天神一般的秦风,自己身为奴仆,有一种莫名的耻辱感,但是,与此同时,又有莫名的异样感觉,这种生死被人操纵,俯首为奴的感觉,对于她这个天之骄女来说,形成巨大的反差,反而有种异样的渴望被人征服的体味。

    她是一个骄傲的女人,从来就只服从强者,而秦风的威慑,高不可攀、执掌生死的气势,都符合冯晓芸的择偶标准,此外还有‘奴仆纹章’的影响,已经在潜移默化的影响她的心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