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章 真元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庭院,庭院深处的一间房。

    房间摆设却很简单,书柜,书桌,木茶几,一张木躺椅,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斜躺在木椅上,脸上带着某种莫名的笑意,但是,他的手里攥着一只可怜的猫,被死死地扼住了脖子,小腿还在蹬啊蹬的,终于还是归于平静。

    “先按兵不动吧。”随后将已经咽气的猫儿丢在脚下,林四少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是。”贺虎沉声说道。

    “下不为例。”

    贺虎浑身一颤抖,头低的更深了,他知道从那个可怕的年轻人口中说出‘下不为例’,就是真的是下不为例了,下一次不论是因为任何原因,倘若他没有完成任务,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要总是低着头,这样不好。”林四少仿佛看到了电话那头的手下的姿态,懒洋洋说道,“尊敬,是放在心里的。”

    “贺虎愿为四少肝脑涂地!”贺虎恭敬说道。

    “呵呵,好啊,好啊。”林四少呵呵一笑,直接按掉了电话。

    右手死死地攥着手机,生生地将手机捏碎,零件散落一地。

    “呵呵,我亲爱的小姨啊,看来您对那亲爱的表弟还真是疼爱呢。”林四少摇摇头,脸色异常阴沉,“居然还有一个高手隐藏保护。”

    整个人再次窝在了躺椅上,按响了响铃,立刻有下人进来。

    对于躺在地上的死猫,下人似乎早就习以为常,拿出准备好的小巧的金丝楠木的小棺材,将死猫放进去。

    又干净利落的将手机零件打扫干净,将一个一模一样的手机放在桌子上。

    同时有人将一只猫儿送了进来,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恭恭敬敬的退出去。

    猫儿趴伏在年轻人的身上,打了个滚儿,将腿上的毛毯弄乱了。

    “你可真漂亮。”抚摸着猫儿光滑的毛皮,林家四少喃喃自语,眼中异彩涟涟。

    秦风皱着眉头,面前这个女孩的纠缠,已经引起了他的怒气了。

    回到家,陪同老妈林雅思吃了午餐之后,秦风略略午休,就返回了学校,然后他就被堵在了学校后门的这个喧同里了。

    秦风看着面前的女孩,从下至上是一双帆布鞋,一条贴身的牛仔裤,一件白色的小背心,外面罩了一件淡蓝色的短衬衣,头顶扣着一顶棒球帽,显得青春无限。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女孩手里的那根棒球棒。

    女孩的名字叫做冯可儿,是南海一中的风云人物,用秦风的同桌刘胖子的话说,这个冯可儿是一个有着女侠梦的痴线女:她一直以侠女自居,最看不起欺负女生的男生,如若被她知道某个女生被男生欺负了,就会拔刀相助,为女生出头。

    不知道冯可儿今天是哪根筋不对了,直接找上了秦风,斥责他欺负了温婉,说要替天行道,好好教训秦风一番。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动温婉一个手指头。”秦风说道。

    “不可能,小婉今天是你约出去的,回来后就成那样了,不是你动手打的是谁?”冯可儿一脸的鄙夷,“秦风,本来我还觉得你挺老实的,现在看来,你也是衣冠禽兽。”

    秦风恼火了,他对于这个娇蛮女的胡搅蛮缠很不爽,实际上,对于这种自命侠女,处处为人出头的女孩,秦风一向不感冒,在修仙界,也有这样的女孩,一般出身世家大族或者是大宗门,一个个眼高于顶,实际上脑子进水,在世家、宗门的羽翼之下,做一做少侠侠女的梦想还行,一旦离开势力保护范围,这些所谓的侠女少侠,简直就是不少人眼中的会移动的法宝、仙器宝库,属于杀人夺宝爱好者最爱的嫩肥羊。他的手中也灭杀过这样的不知所谓的蠢男笨女,沧海少君可不是什么好脾气,惹得他不爽了,灭杀了事。

    “让开!”秦风冷冷说道。

    “你不说清楚不许走!”冯可儿却是往前一步,秦风摇摇头,伸手一推,想要推开这娇蛮女,直接走人,他现在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时间在这里耽搁。

    “啊,你混蛋!”冯可儿却是啊的一声,咬牙切齿的尖叫,怒视秦风。

    秦风出手推人,还没有接触,就感觉到不妙,他迅速的收手,几乎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从冯可儿的胸脯前避过去了,不过,他的速度之快,产生的微弱气流,却是同样掠过冯可儿那饱满的胸脯……最终产生的触感,女孩就感觉有指尖轻轻摩挲自己的胸脯。

    “呀!我和你拼了!”冯可儿后退了两步,羞怒交加,竟然直接双手举着手中的棒球棒,朝着秦风迎面砸来。

    秦风一愣,不是因为冯可儿的怒而出手,关键在于秦风竟然在刚才那一刹那,从冯可儿的体内感觉到了一丝真元的痕迹。

    尽管只是一闪而逝,但是,秦风相信自己不会感觉错的。

    沧海圣君的强大的精神力怎么可能感觉错误!

    “冯可儿是修仙者?”这是秦风的第一反应。

    他前世遭遇人间惨剧,重创之下直接被师尊逍遥圣君带离地球了,对于地球的情况并不了解,而当他八百年后重返地球的时候,地球已经是高度文明的科技社会,但是,并没有一丝的修仙者存在的痕迹,所以,秦风下意识的认为地球上没有修仙者,但是,现在冯可儿身上的真元波动,引起了他的兴趣。

    盛怒之下、失去理智出手的冯可儿,看到秦风居然傻傻地站在原地,也不知道闪躲,才开始害怕了,她才记起爷爷的警告,绝对不能够在普通人面前使用武功,此时才意识到秦风只是一个普通人,这要是被自己一棒球棒打在脑袋上,十有**是要出人命的。

    “快躲开啊!”冯可儿惊慌失措,她再恨秦风刚才‘轻薄’她,也知道这人罪不至死。

    惊慌之下的冯可儿,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限,试图控制住手中的棒球棒。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掌控释放的力量了。

    秦风咦了一声,他再次感受到了冯可儿体内的真元波动,不,不是真元!

    秦风确信,那不是真元!

    那是和真元有着明显差别的法则力量,或者这么说吧,如果真元是钻石的话,冯可儿体内的这股法则力量,充其量是破铜烂铁,就如同一座土坡和一座高耸的山峰的差距那么大。这不是实力上的差距,是档次、品级上的差距!

    这让秦风既是失落,又是松了一口气。

    失落是因为孤独。

    松了口气是因为倘若地球有修仙者,现在的实力比他强,他现在就会有不小的危险。你很难确定有没有修仙者有法宝能够探测到他是沧海圣君重生,对于修仙者而言,此时的秦风,这简直就是移动的宝库啊,光是秦风脑子里的亿万修仙法门,就足以引来强者觊觎了。

    “啊!”看到秦风似乎是被吓傻了,还是愣在那里,冯可儿尖叫一声,她仿佛已经看到了秦风被她一棒子打死的惨像了。

    秦风神思一动,入目可见几乎就在眼前的棒球棒,眼中精光一闪,同时身影微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