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章 京城林家
    “发现了什么?”刘晓峰问道,却是听到有人直接走到他面前,伸出手,用命令的语气说道,“电话给我!”

    望着面前这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刘晓峰心中不忿,但是,还是只能够强忍怒火,将手机拱手递过去。

    这个人他惹不起,就是他的区长老爸,在这个人面前也只有卑躬屈膝的份。

    不是这个人多么尊贵,而是这个人背后的家族:京城林家,华夏六大家之一,属于华夏最顶尖的巨孽豪族。

    刘晓峰和秦风没有过节,他甚至都不知道学校有这么一位叫做秦风的学弟。他设置陷阱暗害秦风,实际上就是面前这个来自京城林家的中年人贺虎的的命令,他只是听命从事。

    贺虎,林家的外门供奉,此来南海,就是操作这件事的。

    刘晓峰之前还很得意,认为这件事简直是小菜一碟,干成了这件事,就算是巴结上了京城林家了。

    但是,现在红毛三人被杀,而且还是让人匪夷所思的‘内讧’所为,秦风从容‘脱险’,这都让刘晓峰觉得大丢面子。

    “有什么特别之处?”贺虎冷声问道。

    前去现场查看之人,有一个叫做贺十九的是他派去的,贺虎虽然只是林家的外门供奉,但是,也有自己的门客属下。

    听着贺十九的话,贺虎的眉头紧锁,吸了一口气,脸色连连变化。

    “莫非,他出手了?”贺虎喃喃自语,然后摇摇头,“不是!那个人今天一直被他安排人缠住了,没有可能脱身去出手,那么,到底是谁?!”

    贺虎口中的他,是秦浩然身边的一个叫做福伯的老人,是秦家的老下人,秦浩然本身不会武功,反出秦家之后,福伯也跟随离开,在这些年,有多次针对秦浩然的行动,都是被这个福伯破坏的。

    贺虎倒吸一口冷气,本来一个福伯就让他忌惮万分了,现在居然又冒出来一个实力不下于福伯的高手,这让他惊惧交加,同时举棋不定。

    “贺先生莫非遇到了困难?我这边还有一些高手,如果您这边有需要的话……”刘晓峰看到贺虎似乎是遇到了困难,心中居然有些暗爽,不过,还是面带笑容说道。

    “高手?”贺虎不屑的看了刘晓峰一眼,“你说你的那些废物手下是高手?”

    刘晓峰脸色变了,他只是想要巴结林家而已,并不是林家可以任意打骂的下人,而且看到身边自己的几个手下愤懑的情绪,他也必须安抚。

    “贺先生,我尊重您是林家的贵客,但是,我南海的男儿也有的是高手,不容随意欺侮。”刘晓峰朗声说道。

    “不容欺侮?”贺虎嘿嘿一笑,看着刘晓峰身边的几个人,众人怒视回应。

    哼!

    贺虎冷哼一声,整个人如图大鹏展翅一般扑出去,一道寒光从他手掌中激射出去。

    在刘晓峰身后的一张桌子上的花瓶,直接被拦腰切断,断口光滑如镜。

    就连桌子上,也有一道气流撕扯而过,留下一道不深、但是清晰可见的整齐划痕。

    刘晓峰惊在当场,尽管他不懂,但是,有一点他知道,这桌子是越南梨花木,很坚硬,看着那道整齐的划痕,他倒吸一口冷气。

    豪华包厢里,在这一刻静如死寂。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贺虎,刘晓峰不懂,他的几个手下还算是有眼力,知道最骇人的就是刚才贺虎出手的速度,花瓶是易碎品,这样一道寒光闪过,断口如此平滑,这是何等的速度。

    人的脖子不会比花瓶坚硬,想到这样的速度之下,脖子岂不是也要齐齐切断。所有人都觉得后背发凉。

    “你刚才没有用兵器?”此时,刘晓峰才惊呼出声,他刚才一直以为贺虎是用匕首之类的兵器出手的,此时才看到贺虎手中空空如也,只有那手掌还闪着淡淡金光。

    “哼。你懂什么。”贺虎冷喝一声,然后却是叹了口气,“这是内劲外放!我这只是最基本的,勉强做到!但是,杀了红毛的那个人,却做得比我还要好!”

    内劲外放?!

    众人惊呼出声,虽然都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听起来就不明觉厉,想想刚才贺虎的那一手,所有人都收起了对这个林家来人的轻视,转而是敬畏!

    深深的敬畏!

    只觉此人手段,实在是前所未闻,无比恐怖。

    然后听到骄傲如贺虎,居然自承说杀了红毛之人,实力比他还要强上一筹。

    这些人更是倒吸一口,刘晓峰咽了口唾沫,他突然觉得自己也许涉入了一件凶险的事情,此时,他除非是疯了,才会认为秦风只是表面所体现出来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有一个这样的高手‘守护’,秦风的来头还能简单?!

    “尽管这个人使用了匕首杀人,试图掩盖他的实力,但是,十九还是从伤口的蛛丝马迹看出来些许端倪。”贺虎冷声说道,贺十九从伤口的边缘查看到气流掠过的痕迹,尽管很淡,似乎是刻意掩饰过,但是,还是被心思缜密的贺十九看出来了。

    哼,看来此行要无疾而终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贺虎脸色大变。深深吸了一口气,手都有一些颤抖。

    “怎么?后悔了?”贺虎突然看向刘晓峰,语气冰冷。

    “没有!怎么可能。”刘晓峰吓了一跳,赶紧表明心迹,“我既然答应了林四少帮忙,就会尽心尽力,为四少和林家效力,是我的荣幸,再说了,那个人杀了我的人,与公与私,我都要让他付出代价。”

    想到那个传说中的林四少,人都没有来,只是让手下带了口信,自己就巴巴地被当狗一样使唤,要是事情完成了还好,现在还损兵折将,刘晓峰面上带笑,心中却是阴沉愤懑无比。

    看到刘晓峰忙不迭的表态,贺虎满意的点点头,“事情办成了,我会向四少爷替你美言两句的。”

    刘晓峰大喜,紧跟着又是一阵马屁。

    “你下去吧。”贺虎挥了挥手,就像是赶走一只苍蝇。

    “您休息。”刘晓峰恭敬的点点头,带着人退出包厢,一转身,脸色变得阴沉无比。

    “晓峰学长。”温婉此时才战战兢兢的开口说话。

    “贱人,滚!”刘晓峰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温婉的身上,一巴掌打过去,然后又踹了一脚,不理会女人的惨叫,扬长而去。

    “哼,成不了气候!”包厢里,贺虎冷笑一声,他不是怜香惜玉,温婉的死活,他不关心,只是一个人连自己的怒火都控制不了,能有什么前途。

    随后,贺虎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整个人身体微微前倾,毕恭毕敬,就好像是电话那头的人就在他眼前一般。

    “贺虎,是不是有好消息告诉我啊。”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说道,“你总是不会让我失望。”

    这懒洋洋的声音,听在贺虎的耳中,整个人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就好像是面对索命阎罗一般。

    “四少爷,事情出了变故!”贺虎战战兢兢的说道。

    寂静!

    电话那头是一片死寂。

    包厢里,同样是一片死寂。

    贺虎的腰弯的更加低了,满头大汗,任凭汗珠哗哗地低落,却是一动不动,不敢去擦拭。

    只有他清楚电话那头的林家四少的可怕,作为林家这代中的翘楚,被誉为林家四杰之一的林四少,绝对有拈手灭杀他的实力和权力!

    这是一个看似懒洋洋,总是带着慵懒、阳光的笑容的青年,却是林家年青一代中最凶狠手辣、阴沉奸猾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