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金陵之王
    秦风看着惊恐不安的公孙子良,微微摇头,和林玉仁比起来,帝都公孙家的这位,实在是不堪入眼。

    “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秦风冷声问道。

    “知道,你是秦沧海。”公孙子良的声音很低,甚至不敢去看秦风,他虽然不是武道中人,但是,对于秦沧海这个名字还是知道的,对于他们这些纨绔公子来说,凶榜上的那些凶人也是他们平时的谈资,公孙子良他们甚至非常羡慕凶榜之上的这些高手,梦想自己也成为那样的强横高手。

    至于说秦沧海,这位凶榜第一,更是公孙子良他们经常谈论的对象,如此少年宗师,凶名赫赫,羡煞了他们。

    只是,他还是无法接受秦风就是秦沧海的事实。

    “冒犯我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秦风淡淡说道,“而他们的代价,你也看到了。”

    公孙子良心中惊恐,下意识的一转眼就看到了林玉仁等林家众人的尸首,整个后背都冰凉,小腿颤抖,“秦宗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看在倾城的份上,饶了我吧。”

    他虽然不知道众人为什么称呼秦风为秦宗主,但是,跟着喊,总是没错的。

    秦风连林玉仁都说杀就杀,他知道,在秦风面前,自己的家世身份此时根本没有任何保护作用,只有那个自己一直不放在眼中的表妹此时才能作为他的依靠。

    ***********

    “如果不是看在若然姐面子上,你早就死在林玉仁的前面了。”秦风淡淡说道。

    公孙子良如坠冰窟,心中恐惧,他知道,对方不是恐吓他,对方说的是实情。

    “我错了,你看在倾城的面子上,饶了我吧。”公孙子良现在能做的只有求饶,同时心中也是恨意满满,他发誓,只要自己活着回到帝都,就一定要报复,报复秦沧海!

    还有叶倾城,这个吃里扒外的女人,此时竟然一言不发,不为自己求情,他也要报复。

    “怎么,想着活着回到帝都,再报复我?”秦风嘴角一抹戏虐笑容。

    “没有,绝对没有!”公孙子良大惊,秦风嘴角的笑容看在他的眼中,犹如魔鬼一般。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秦风冷笑一声,随着他话音未落,一抔黑火从他的指尖窜起,随后,一道火光掠过,黑火直入公孙子良的身体。

    “那,那是什么?”公孙子良惊恐吼道。

    “地狱莲火。”秦风淡淡说道。

    “我不要,不要,你快点将那东西从我身上拿走。”公孙子良惊恐不已,虽然他不知道这‘地狱莲火’是什么,但是,地狱两个字,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那黑火给他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

    “好啊,那我就杀了你,以绝后患!”秦风冷声说道。

    “不要!”公孙子良脸色惨白。

    “滚!”秦风蓦然冷喝一声,“立刻滚回帝都!记住了!倘若今后你有半丝的冒犯和报复之心,这地狱莲火会将你烧为灰烬!”

    “带你们公子滚!”秦风冲着战战兢兢的公孙家众人说道。

    ***********

    公孙子良如同被吓得丢了魂一般,被自己的家族子弟搀扶着,离开了葫芦居。

    秦风看着公孙家之人仓皇离开,平静无语,他之所以放公孙子良离开,一方面是要考虑唐若然的感受,不过,最重要的是,公孙子良此人,在他此后的谋划中,将会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此子胆小如鼠,贪生怕死,这样的人,最好控制了。

    公孙家大厦将倾,数方黑手准备图谋公孙家,这么大一块肥肉,他自然也不会放过。

    现场其余众人,看到此一幕,也是唏嘘不已,堂堂公孙家的嫡公子,竟然如同败犬一般离开了。

    而最让他们同样惊恐、忌惮的,也是秦风那随手凭空出现的黑火,就那样直接种植在了人的体内,这神鬼莫测的手段,为他们生平所未见,端地是诡异恐怖。

    ***********

    “请秦宗主移驾飘影居。”冷家二爷、冷仲文对秦风躬身一礼,说道。

    其余众人也立刻反应过来。

    “请秦宗主移驾!”

    “请秦宗主移驾!”

    “好吧!”秦风点点头。

    众人大喜。

    “若然姐,雨薇,我们走吧。”秦风对唐若然和上官雨薇说道,又看了有些失落的田婕灵一眼,“田小姐也一起吧。”

    田婕灵闻言大喜。

    她有自知之明,也不会对秦风有什么妄想,只是,能够和此等人物搭上关系,对她以及金陵五雷庄都是极大的好事。

    ***********

    看着被众江南道、金陵的世家、豪强、贵胄簇拥,犹如帝王一般走来的秦风,停在了他们的面前,现场的黎家和易家之人,瑟瑟发抖,忙不迭的求饶。

    “你们说,黎家和易家的这些人,该如何处置?”秦风淡淡笑着,环视周围众豪强。

    现场所有人呼吸为之一窒,秦风此言,其中深意,这些豪强、世家、贵胄岂能不懂。

    “秦宗主。”江南太行门门柱杨云康说道,“这些人只是一些无关痛痒之人,秦宗主就饶他们一命吧。”

    秦风微笑不语。

    现场众人,此时心惊胆战,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杨云康面色不改,继续说道,“所有人打掉一条腿,废去修为,这是他们冒犯了秦宗主的代价。”

    “也好。”秦风淡淡说道。

    现场所有人悚然一惊,虽然杨云康此言,也算是救了这些人一命,但是,此举,也是深深地得罪了黎家和易家的。

    是了,在秦沧海的眼中,这些人的死活无关紧要,杀不杀都可,他要的是一个态度!

    众人看向杨云康的眼神复杂,没想到此人如此果决,第一个跳出来站队。

    ***********

    “杨门主所言极是。”金陵冷氏,冷仲文立刻跟着说道,同时眼神示意,立刻有冷家之人上去,直接废掉一名易家管事的修为,在一声惨叫之后,打断了一条腿。

    其余众人也顿时反应过来,顿时,金陵五雷庄、江南小尹门,金陵付家,等等江南道和金陵的世家、宗门、豪强之人,齐齐出手,转瞬间就听见惨叫声此起彼伏,黎家和易家所有人,皆是被打断一条腿,有武技在身的,也是被废了修为。

    其余一些不够资格上前动手的世家、豪强,震惊无比的看着这一幕。

    “江南道、金陵,要变天了!”有人喃喃感叹。

    “今夜之后,秦沧海就是金陵之王!”有人点头,低声说道。

    此夜之后,整个江南道,特别是整个金陵,都将匍匐在秦沧海的脚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