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现场众人闻听林玉仁之言,有人微微皱眉,有人脸色微变,有人轻轻摇头,有人故作平静,但是,内心却是别样心思。

    今天这宴会,是易家和黎家共同欢迎林玉仁的,两家对林玉仁可以说是极给面子,黎元恒和易云海都亲自接宴,黎明润和易幽兰更是对林玉仁极尽逢迎,在众人的眼中,黎明润和易幽兰不啻于是林四少的马仔了。

    现在,黎明润和易幽兰被杀,林四少却似乎视若无睹,言语中只是问责对方对林家所为。

    这就让现场的江南道和金陵的武道宗门和豪门巨富有些心有戚戚焉。

    一些有心投靠帝都林家之人,心中也开始有了别样心思。

    更别提,同为帝都世家贵子、关系不浅的公孙子良的护卫被杀,公孙子良现在惊恐不已,林玉仁竟然也没有什么表示,这就更加让一些人觉得寒心了。

    不提众人的别样心思,看到秦风‘沉默’、没有回应,林玉仁还以为秦风被帝都林家的名头吓住了,心中稍定,倨傲说道,“我不管阁下此举因何,此举形如辱我林家,定要给我林家一个交代。”

    “交代?”秦风露出淡淡笑容,“林四少想要什么交代?”

    “给你两个选择。”林玉仁傲然一笑,“其一,自砍双臂,此事就此作罢。”

    说话之时,眼神死死盯着秦风,却是打定主意,只要此人认怂,真个自断双臂,行此自废武功之举,事后定然要好好炮烙此人。

    秦风心中冷笑,眼眸一抹冷意隐去,微微摇头,“其二呢?”

    “其二。”林玉仁倒背双手,倨傲说道,“你自愿卖身我林家,为了林家效命三十年!”

    ***********

    现场传来一阵惊呼声,众人看向林玉仁的眼光再次变化。

    一些豪强大佬也不禁暗暗点头,不愧是帝都林家的林四少,不愧是有着林家‘少狐’之称的林四少,此举端地可见一斑。

    此少年杀伤为敌在前,但是,林玉仁却有魄力招揽,此真乃神来一笔。

    所有人都看出来,秦风修为高超神秘,如此年轻,竟然能够击败宗师中期之境的强者,可以说是华夏武道不世出的天才高手了,此子的价值,远胜于黎家黎明润和易家易幽兰,如此少年高手,甚至比之整个易家都还要重要,倘若真能招揽,林家不仅仅没有损失,反而会实力大增,至于说黎家和易家的损失,关林家何关?!

    帝都林家‘少狐’林四少,薄情寡义,而又算无遗策!

    此时,众人已经明白为何林玉仁对于黎明润和易幽兰的死无动于衷,甚至是对于盟友公孙家也无动于衷了。

    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众人更看向林玉仁的眼光带着审慎和警惕,带着叹服,即使是不爽此人所为,但是,也不得不叹服:林家四少果真不凡!

    ***********

    在众人的眼中,秦风是不会拒绝林玉仁的招揽的。

    虽然林玉仁说的是为林家效命三十年,但是,这只是一个说法,林家有一个放下仇恨的台阶,实为招揽。

    此少年从此攀上了帝都林家,可以说是一步登天,自无不可。

    在所有人眼中,这是不能再好的处理方案了,林家既不曾丢了面子,还实力大增。

    “不错,不错。”秦风嘴角带笑,抚掌说道,“不愧是林家四少,打得好算计。”

    众人脸色一变,秦风言语中的调侃、嘲讽之意,他们自然听得出来:这是要拒绝林家的招揽和橄榄枝?!

    “阁下什么意思?”林玉仁勃然变色。

    “你算什么?”秦风冷声说道,“让我效命于你,你配吗?”

    “大胆,怎么和林四少说话的?”

    “不错,四少已经打算放你一马了,不要不知好歹!”

    “小子,不要得寸进尺。”

    “小子,你以为你是谁?”

    闻听秦风此言,自有一些意图攀上帝都林家的江南道和金陵的纨绔公子,以及豪强站出来呵斥秦风。

    不远处,江南太行门的门柱杨云康一直沉默,不曾说话,他行事谨慎,在没有弄清楚此少年的身份之前,太行门决然不能随意站队发声。

    就在此时,他看到自己儿子杨泽涛有些惊慌的带着范坤走来了,杨云康心中一沉。

    ***********

    此前听得林玉仁竟然无视黎明润和易幽兰之死,想要招揽秦风,金陵黎家以及易家之人都是愤懑不已,但是,摄于林玉仁的威势,他们又敢怒不敢言。

    此时听到秦风竟然作死、没有接纳林玉仁的招揽,两家之人顿时抓会开口了。

    “秦风小贼,我黎家和你无冤无仇,你残忍杀害我家公子。”黎明润的管家一脸愤慨,然后对林玉仁躬身一礼,“黎家恳请四少为我们主持公道。”

    “秦风无端杀害我家小姐,其人歹毒无比。”易家的管家更是一脸悲戚,说道,“恳请四少为我家小姐主持公道!”

    林玉仁怔住了,眼眸死死的盯着秦风,甚至没有去看黎家和易家之人一眼,所有人心思都被他听到的这个名字吸引住了。

    “你,你是秦风?”林玉仁声音阴冷无比,说道。

    “很惊讶吗?”秦风冷冷说道。

    此时,老管家走到林玉仁身旁,轻声说道,“少爷,我想起来了,此子正是秦风。”他负责林玉仁安排之事,虽然也没有可以关注秦风其人,但是,却是曾看过秦风的照片,只是此事的秦风经过三生淬化诀的修炼以及淬体,形貌气质大变,以至于他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

    “竟然是你!”林玉仁脸色勃然大变,银牙紧咬,恨意滔滔,如果早知道对方是秦风,他根本不会想着去招揽,秦风越是强大,他越是恨极,只会欲除之而后快。

    同时,秦风所展现出来的恐怖修为,也让林玉仁心中隐隐惊恐,感到不安。

    他此前却也得到情报,秦风可能会武技,但是,林玉仁并没有在意,在他想来,秦风是武技不堪一提,能到内劲修为就不错了,他此前更加怀疑是秦风背后有秦家的暗暗守护。

    但是,此时此刻,看到秦风竟然轻易击败了让他极为倚重的林元芳,林玉仁震惊无比。

    “好极了,好极了!”林玉仁看着淡淡笑着,不言语的秦风,整个人表情有些狰狞,“想不到,想不到啊,你这个小贱种竟然不知道有何奇遇,到如此境界。”

    秦风眼眸露出森然目光,却是没有立刻动手,反正在他的眼中,林玉仁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今日他必杀此人!

    ***********

    不远处。

    “什么!”太行门门柱杨云康惊呼出声,引得周围有人看来,立刻屏气凝神,收敛情绪,压抑住震惊,沉声说道,“贤侄,你所言是真?他真的是那位?!”

    “此事千真万确。”范坤一脸凝重,“杨叔叔,此人正是沧海宗秦沧海!”

    “竟然是此人!”杨云康脸色连连变化,深呼吸一口气,“凶榜第一秦沧海,屠宗灭门秦沧海!只传闻此人极为年轻,我还不信,现在竟然是真的!”

    “若不是我曾亲见秦沧海出手,我也不信。”范坤苦笑一声,作为五雷庄的大弟子,他也是武道年轻俊彦,此前也是自傲不已,但是,自从亲见那惊天动地一战之后,他始知道,天外有天,自有真仙。

    “谢了,贤侄。”杨云康无比郑重表情,“杨叔叔欠你一个大人情啊。”

    “杨叔叔言重了。”范坤急忙说道。

    “父亲,那我们该当如何?”杨泽涛轻声问。

    “静观其变。”杨云康沉声说道,“若非要站队选择,我们帮……”他看了一眼不远处那年轻俊逸的面容,“帮秦沧海!”

    “什么?”杨泽涛一惊,他虽然此前也为这个消息感到震惊乃至是害怕,但是,还是不解问道,“这秦沧海确实是极为强横,但是,那可是帝都林家啊。”

    “愚蠢。”杨云康低声怒斥,“得罪了林家,我太行门即使是有祸事,也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得罪了秦沧海,那可是屠宗灭门的秦沧海啊!”

    杨泽涛愣住了,然后咽了口唾沫,重重点点头,父亲说的没错,那可是凶榜第一、心狠手辣的秦沧海啊。

    范坤没有说话,心中却是对杨云康的选择暗暗点头,不愧是行事老练之辈!

    ***********

    “你先放了元芳。”林玉仁阴狠的目光盯着秦风,“你我之间的恩怨,我们改日再……”

    林玉仁自然不是愚蠢之人,虽然对秦风恨极,恨不得现在就杀了秦风,但是,秦风所表现出来的强横实力,却也让他惊惧,今日暂且忍住,待今日安全之后,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秦风。

    不过,林玉仁的话还未说完。

    就见秦风嘴角带着一抹戏虐之意,虚空一指,旋即可怕无比的剑意陡然从秦风的手指上汹涌而出,伴随着凝练无比的剑罡,形成一道剑指,直接轰向了跪在当场的林元芳。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这片天地间疯狂掀起,其可怕的能量更是直接肆虐而下,使得本来就因为此前的那场大战而破败不堪的大厅甚至有地动山摇的迹象。

    轰隆!

    一道毁灭的力量直接轰击在林元芳身上。

    凌厉的剑意,瞬间撕碎林元芳的身体,整个身体顿时四分五裂,大块的血肉飞溅起来,直冲向林玉仁。

    林玉仁似乎没想到秦风说动手就动手,更是如此强横和狠辣,没有说完的话语卡在在喉咙中,然后就看到血肉碎块朝着朝着将自己飞溅而来。

    林玉仁勃然大怒,双手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快微动,一股凌厉气势带动气旋散开来,将那漫天血肉尽数挡落下。

    ***********

    “好好好!”林玉仁怒极反笑,指着秦风,“很好\好!我记住了,今日之事,我记住了。”

    虽然恨意欲狂,但是,林玉仁没有失去理智,他虽然自傲不已,自诩自己也是武道骄子,但是,他的修为只有宗师初期之境,还不如林元芳,面对能够轻易斩杀林元芳的秦风,他自知毫无胜算。

    更兼秦风刚刚一指指尖轰杀林元芳,所展现出来的强横的能量,让他心中惊恐不已。

    太强了!

    这个小贱种怎会如此强!

    这不公平!

    应该是自己如此强横!

    应该是他林玉仁以如此姿态逼迫羞辱秦风才对的!

    “记住什么?”秦风嗤笑一声,声音冷漠无比,说道,“你不会以为你今日还能够有命离开吧?”

    秦风此言一出,现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秦风竟然要说杀林玉仁!

    这少年怎么敢的?!

    林玉仁是帝都林家弟子,是林家那位老祖最疼爱的孙辈,其身份之贵,可不是刚刚被灭杀的黎家黎明润和易家易幽兰能够相提并论的。

    杀了林家护卫林元芳,这只是和林家结仇!

    但是,杀了林玉仁,这是不死不休,是足以引起整个帝都林家的暴怒的!

    不夸张的说,林玉仁若是被杀,这足以引起华夏大地不小的动荡了!

    ***********

    “哈哈哈!”林玉仁怒极反笑,“你想杀我?要杀我?你要杀我?”

    “不能吗?”秦风淡淡问。

    “我承认,你想杀我是真的,正如我恨不得现在就将你挫骨扬灰。”林玉仁双目赤红,“但是,我敢杀你,你不敢杀我!”

    “不能吗?”秦风冷冷问。

    “不能!”林玉仁一脸狰狞,“我是林家嫡子,是林家未来的家主候选,你若杀我,林家会无比愤怒,整个江南道会血流满地,无论是你南海的秦家还是帝都的那些余孽,都更要承受我林家的怒火,便是现场的江南道众人,也要为此承受我林家的怒火!”

    现场众人闻言也是震惊、惊恐,他们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倘若林玉仁真的在此被杀,他们这些江南道的豪族、宗门,都要承担保护不力的责任,要承受林家的怒火。

    “还请阁下三思!”

    “不可!阁下若伤害林四少,就是和我江南道为敌!”

    “这位秦公子,还请不要意气用事。”

    现场江南道、金陵的豪族、宗门、贵胄,纷纷站出来,一脸怒声、慨然说道。

    ***********

    “哈哈哈,看到了吧。”林玉仁狰狞狂笑,“你若杀我,他们会和你拼命的,你要杀光整个江南道吗?”

    秦风冰冷之极的眼眸,扫过大厅众人。

    所有人被他的冷意眼神和无上威压掠过,都是心头狂跳,竟无人敢和其对视。

    “你们,真的要阻止我吗?”秦风冷声说道。

    众人虽然沉默,但是,齐齐的上前一步,表明了态度。

    “我名秦沧海!”秦风眼眸释放无穷寒意,瞬间无尚威压疯狂肆虐而出,“何人来拜?!”

    秦沧海!

    凶榜第一秦沧海!

    刚刚灭掉了琅琊宗的秦沧海!

    尽管有些小宗门,小世家也许不知道秦沧海是何人!

    但是,现场最顶尖的豪族和宗门,自是消息灵通之辈,自然清楚秦沧海何人!

    自然无比清楚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代表了什么!

    几乎是片刻的死寂之后。

    江南道众多豪强、宗门、贵胄,竟是齐齐而出。

    “江南太行门杨云康,拜见秦宗主!”

    “金陵五雷庄范坤,拜见秦宗主!”

    “江南小尹门,侯步凡,拜见秦宗主!”

    “金陵冷氏……”

    一行江南道、金陵豪强、宗门、贵胄,齐齐出来,恭敬无比的拜见秦风,其状无比的恭顺。

    这一幕,看呆了现场的公子、小姐,巨富,所有人都傻掉了。

    ***********

    林玉仁更是怔怔地傻了,一脸惊骇的看着众人,又惊恐无比的看着秦风。

    “你竟然是……”林玉仁表情无比震惊,无比的茫然,无比的惊恐。

    他的话音到此为止了。

    秦风伸出一指,一抹血色匹练而出,瞬间洞穿黎明润眉心。

    “杀不得吗?”秦风淡淡语说,表情无悲无喜,“我的表哥。”

    眉心一点红。

    林玉仁犹自带着不敢相信秦风敢杀他的神情,轰然倒下。

    帝都,林家嫡子,‘少狐’林四少,殒!

    ps:感谢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