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护山大阵
    “主人,要不要通知公孙家?”冯晓芸请示问道。

    秦风轻轻摇头。

    看着冯晓芸不解的目光,秦风淡淡一笑,“公孙家死活与我何干,我认得是唐若然,不是叶倾城!”

    十八年前的帝都喋血之夜的隐秘,已经渐渐地揭开了一层面纱。

    父亲秦浩然修为尽废,父母亲悲戚、仓皇离京。

    煊赫如秦家,一夜没落。

    这背后,其余五大世家或多或少的都有参与或者背后推动,没有哪一家是干净的,公孙家的死活,他怎会理会。

    之所以关注此事,其一是避免唐若然受到伤害,其二,秦风决定对林家出手了!

    相比较帝都其他四大世家,林家作为秦家的姻亲,却是对秦家出手最狠厉的,更兼秦风重生以后遇到的数次设陷,都有林玉仁以及秦家的影子,以前是无暇顾及,此番既然碰到了,就顺手解决了罢。

    “两日之后,我便要返回金陵。”秦风看着冯晓芸,“琅琊宗灭门之事隐瞒不了多久,很快就将轰传天下,我走之后,沧海宗的安危是个问题。”

    目前,沧海宗虽然开宗立派,但是,小猫三两只,修为最高的是朱千,濒临内劲后期修为,然后就是冯晓芸,此女修习沧海仙宗功法,此等仙家功法,自是不凡,饶是冯晓芸资质相对一般,也是进境飞速,现在已然是内劲中期修为了。

    并且,日日不辍修炼之下,冯晓芸已经略略掌握的一丝精髓,有此仙家武技傍身,即使是对阵内劲后期修为的武者,冯晓芸也可自保。

    只是,仅仅凭借朱千和冯晓芸两个几近内劲后期修为的武者,想要守护琅琊山,这力量还是太过单薄了。

    冯晓芸的祖父冯长峰的修为却是半步宗师之境,但是,他要在南海为秦风打理‘药圃’之事,暂时抽不开身。

    而此番,琅琊宗被屠宗灭门,必然引得华夏武道震荡,有秦风坐镇,自然无虞,但是,他不在的话,就危险了。

    所以,秦风离开琅琊山之后,沧海宗的安危是头等大事。

    ***********

    “主人放心,晓芸即便是拼得性命,也会保住沧海宗基业!”冯晓芸一脸坚决。

    “谁要你舍命了。”秦风微微一笑,“即使是真的面临困境,你首要任务也是保住性命,什么基业没了就没了,你家主人再创建就是了,天下之大,总有灵山大宗可以抢夺,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原来在主人心中,自己如此重要。

    闻听此言,冯晓芸内心激荡,温暖不已,却是暗暗发誓,拼命也要守住主人的琅琊山基业。

    “我布一个法阵。”秦风说道,“虽然时间来不及,只能粗浅为之,却也可暂时护得琅琊山一时了!”

    “法阵?和八卦阵那样的?”冯晓芸微微错愕,她对此并不了解,脑子里所想的‘法阵’,便是三国志中,诸葛孔明所布的‘八卦阵’,困住了东吴陆逊一军。

    “诸葛八卦阵,和我这法阵比起来,犹如云泥之别。”秦风傲然一笑。

    秦风最终的设想,是为沧海宗布下两个法阵,一个是护山大阵,守护沧海宗基业,另外就是布下一个引灵大阵,尽揽琅琊山水灵气,以为己用。

    至于说聚灵大阵,秦风思索了一下,在沧海宗山门之内,建立一个一定范围的大聚灵阵即可,傍靠引灵大阵,聚灵而为。

    无论是护山大阵,还是引灵大阵,想要覆盖整个琅琊山山门,都是非常庞大的工程,且不说其中耗费的玉石、法器,以秦风现在的筑基中期的修为,想要完成,都将是极为耗神的难事。

    所以,这护山大阵和引灵大阵,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需得徐徐图之。

    更何况现在时间来不及,秦风的计划就是暂时为沧海宗布下一个迷阵,暂时护得宗门即可。

    ‘护山大阵’,引动一方天地,守护宗门,便是宗师巅峰强者来袭,也只能望门兴叹,甚至会被阵法反噬,重伤乃至神死。

    ‘引灵大阵’,揽聚此方山水灵气,引为己用,此中修炼,修为进境一日千里!

    闻听秦风介绍了护山大阵和引灵大阵,冯晓芸漂亮眼眸异彩涟涟,看向秦风的目光惊如天人。

    主人真仙家之人!

    ***********

    看着秦风紫衣阕阙,璀璨玉石信手而就!

    冯晓芸心中激荡。

    “三千里光华万丈!”

    一声轻敕,堪位隐没的玉石顿时散发道道华光。

    “雾来!”

    招手间,山峰云雾涌动,旖旎而来,瞬间笼罩山门之前。

    “云来!”

    天地之上,白云飘飘,蕴熏而动,悬空挂日。

    看着这奇异的一幕,无论是冯晓芸还是朱千都震惊莫名,看向那云雾之中的年轻身影,更是无比的崇敬。

    “鬼魅魍魉,三军先行!”秦风冷声一喝。

    山峰顿起,雾气之中,阴风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形如鬼蜮!

    “有此迷雾之阵,但有来敌,将被引入大阵之中,困顿不可行,神行皆如煎熬。”秦风傲然说道,“即使是宗师强者来临,想要破开迷阵而入也不可得。”

    冯晓芸和朱千都露出惊喜之色,有此迷阵,即使是秦风不在,他们心中也有了底气。

    “需得遣人在山门之下,阻止游客进入。”秦风对朱千说道,此阵法即使是宗师强者进入,也会被困,即便是修为稍低的宗师,甚至可能神行被毁,形如痴傻之人,更遑论是普通的游客了。

    ***********

    “倘若是游客混入其中呢。”冯晓芸问道。

    “无妨,此阵法会根据闯入者的修为而动,普通游客若是不察进入,虽然免不了受到惊吓,顶多是昏迷其中,不会有性命之忧。”秦风淡淡一笑,倘若是真有人躲开了守卫强行闯入,吃苦是免不了的,不作死不会死,丢命到不至于,至于会不会被吓出精神病,秦风自不会理会。

    朱千却是看了冯晓芸一眼,冯晓芸此言,等于是对他的不信任啊,秦风已经分配了职权,冯晓芸俨然是大管家,而朱千则主导对外,负责庇护宗门安危之事。

    冯晓芸没有理会朱千,她是主人的契约女仆,是真正的自己人,朱千之流,和她没法比。

    “倘若真有强者闯阵。”秦风冷笑一声,“你可使此卷轴。”

    冯晓芸恭敬接过,看了一眼手中卷中,却是一副山墨之画,群山黑黝,寂静无月,一列金戈古武之士,残破不堪,却悲壮而立,一股怆然悲歌之气扑面而来。

    此正是秦风在九下村所收服的那一列魏武卒阴兵,经过他的祭炼缓培,这些阴兵的修为已经接近内劲中期,更兼是‘不死之身’,在迷雾大阵中,有魑魅魍魉相助,更是如虎添翼,便是宗师之境的强者,猝然之下,也会吃大亏。

    朱千看秦风将那画卷交给冯晓芸,心中羡慕不已,却也知道自家和冯晓芸在秦风心中的地位没法比,心中却是打定主意,定要忠心用事,将来也要向秦风讨得一些赏赐。

    秦风将朱千的心思看在眼中,这正是他要的效果,想要赏赐,尽心做事。

    ***********

    金陵大学。

    “你听说了吗?考古系的那位上官校花,竟然有男朋友了。”

    “是啊,好伤心啊,我的女神就这样被玷污了。”

    “去死吧,你的女神!明明是我的女神!”

    “抢什么啊,女神现在有主了!”

    “我诅咒那个该死的家伙yang-ei!”

    一阵哀鸿遍野。

    考古系的校花上官雨薇有了男朋友的事情,这两天在金陵大学传的沸沸扬扬,不知道多少男生扼腕哀嚎不已。

    如果怨念可以杀人的话,被他们嫉恨谩骂的秦风,早就吐血而亡了。

    此时,金陵大学校外不远的一个小巷子里,翰林巷。

    一个古色古香的咖啡馆。

    秦风和上官雨薇正在此。

    ***********

    上官雨薇笑颜如花,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显然是听从秦风的建议,和上官云逸通过电话,了解了一些隐秘之事,也揭开了心结。

    “秦风,幽兰姐打电话给我,想要请你去葫芦居做客,为上次的事情道歉。”上官雨薇轻声说道,她不知道秦风会不会答应,毕竟上次之事,易幽兰实在是做的太过了。

    “易幽兰?”秦风问。

    “恩,幽兰姐给我打电话,说了好些道歉的话。”上官雨薇说道,“我觉得,能够和易家和解,也是好事呢。”

    虽然秦风没有将易家放在眼中,但是,上官雨薇却不敢大意,易家是金陵地头蛇,能够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是好事。

    “好啊,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回复她,我会赴约的。”秦风眼神中闪过一丝莫名神采,刮了刮上官雨薇的琼鼻,说道。

    “好的。”闻听秦风答应,上官雨薇心中喜悦,点头说道。

    ***********

    金陵,名都别院,金陵最高档的小区之一,住在此地的非富即贵。

    名都别院的二号别墅之内,黎明润脸色阴沉。

    “少爷,这是那秦风的资料。”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恭敬说道。

    黎明润心中极为不爽,不爽的原因还是在易幽兰的身上,尽管易幽兰也答应和他合作去报复秦风,但是,对于为何对秦风如此忌惮,那女子却遮遮掩掩,并没有说。

    这也让黎明润心中烦躁不安,他是纨绔子弟不假,但是,并不是笨蛋,要料理敌人,自然要将对方的底细盘查清楚才放心。好在秦风有名有姓,也好盘查。

    “秦风,江南南海人,即将年满十八岁,南海一中的学生。学习成绩一般,经常翘课,曾经被南海一中开除,后又收回开除决定。”

    “其父秦浩然,南海市甪康现副县长,主官农业、文卫。”

    “其母,林雅诗,南海雅思集团董事长,该企业涉及化妆品、小型物业地产等,市值不足三亿。”

    “秦家十八年前从帝都来到南海,没有什么隐秘背景,其父是从基层上来的官员,其母白手起家创立雅思集团。”

    黎明润露出一抹轻蔑之意,秦浩然从基层一步步升到副县长,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了,林雅诗更是白手起家创下了市值过亿的企业,也堪称是女强人了。

    但是,这些在普通人眼中是非常励志和羡慕的背景家世,在金陵黎家这样的煊赫世家嫡子黎明润的眼中,却是不值得一提。

    ***********

    “可恶!”随之,黎明润是暴怒,葫芦居之事之后,因为易幽兰对秦风的忌惮之意,他也心中惴惴,以为秦风是出身不凡的世家贵胄子弟,却没想到竟然只是一个小官员和小企业家的子弟,并无什么特殊背景,念念此处,心中更是倍感屈辱。

    “查清楚了没?就这些?”不过,黎明润还是谨慎再三,收敛怒气,再次问道。

    “查的底掉了,少爷。此子并无特殊之处。”中年男子立刻说道,语气极为恭敬,在黎家家主黎百川指定的家主接班人黎明徽身死之后,黎家其他几个嫡子的行情见长,黎明润也成为了未来世子的有力竞争者,作为辅佐黎明润的管家,中年男子也是心热起来,对黎明润也更加恭敬。

    “好啊,好啊!竟然是一个土鳖!”黎明润怒了,想到自己在葫芦居,竟然被秦风的威压眼神吓得不敢动作,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此子惹了少爷,自然该死!”中年男子肃然说道,“要不要我……”

    “不用了。”黎明润露出一抹残忍之意,“我已经和易幽兰安排好了,本来还自觉有些不安,现在看来,此子可恶至极,是他自己找死!”

    “得罪了易家,更得罪了我们黎家,此子真是作死!”中年男子点头说道,既然少爷已经有安排,他也就不会多嘴了。

    “好了,没事了,你下去吧。”黎明润挥了挥手,看到对方并没有离开,“还有事?”

    “回少爷。”中年男子说道,“帝都林家四少后日将抵金陵。”

    “帝都林家四少?”黎明润懒洋洋说道,却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你是说,林家四少,林玉仁?”

    “正是!”中年男子郑重说道。

    “很好。”黎明润眼中露出一抹喜色,“帮我联系,我要和林四少见面,要是能得结交林四少,无论是父亲还是祖父,都将对我刮目相看!”

    “是!”中南男子也是露出一丝笑容,“少爷所言极是。”

    ps:感谢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