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灭琅琊
    郦延东脸色一变,就要继续说话,就被秦风冷冷打断,“郦宗主,事不过三,我不想说第三遍!”

    此话一出,郦延东额头的冷汗冒了出来,他知道一个宗师巅峰的强者说出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同时,郦延东内心是屈辱和愤怒的,作为琅琊宗的副宗主,作为琅琊宗一代雄主郦甚璨的后代,他的内心是骄傲的。现在却被一个弱冠少年如此威胁,岂能不怒。

    “这位公子,你不要欺人太甚了。”岳祥林挺身而出,怒视秦风,“欺我琅琊宗无人吗?”

    “既然你不交人,我自己来取。”秦风没有理会岳祥林,冷笑一声,随手一招,一个琅琊宗弟子手中长剑就飞到了秦风的手中。

    仗剑在手,秦风随意一挥!

    一股磅礴的剑气瞬间爆发,横扫而来。

    犹如一股强烈的风暴过境,虚空绕行肆虐,正在以剑阵围困朱千等人的琅琊宗众弟子,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来,脖颈齐齐一丝血线,竟是皆然毙命。

    ***********

    “贼子,我和你拼了。”郦延东双目赤红一片。

    秦风这是要毁了他琅琊宗上百年的基业啊!

    这些精锐弟子,正是琅琊宗的基石所在啊,此些剑阵弟子,都是琅琊宗精英弟子,每一个弟子都代表了琅琊宗的未来!

    “宗主,我来!”岳祥林怒啸一声,持剑向着秦风杀来,无尽的劲风随着剑势随着涌动,带起一股气势向着秦风席卷而来。

    秦沧海神情丝毫不为所动,手中的长剑便已扬起一抹森冷的剑光。

    手起剑落!

    宗师中期初阶的岳祥林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摧毁一切的剑气轻而易举的撕开了岳祥林的剑势风暴!

    噗!

    鲜血迸溅!

    岳祥林的头颅抛天而起。

    秦风没有理会轰然倒下的岳祥林,身形掠动,直接杀入琅琊宗众多高手之中,犹如虎入羊群。

    秦风的眼眸冷厉,随着他的抬剑挥落,剑气入体、切割**、骨骼的声音在广场之中响彻而起,而后就是道道凄厉的哀嚎声。

    只一瞬间,包括匡福晟以及‘罪魁祸首’岳虎云在内的,十数名琅琊宗的内劲巅峰之上、包括宗师境界的高手,就悉数殒命。

    血肉悬空落下。

    犹如无尽地狱。

    ***********

    郦延东目睹这一切,悲愤怆然。

    只一瞬间,琅琊宗的高手尽陨!

    他没想到这宗师巅峰修为的少年竟然如此果决,说出手就出手,更加没想到秦风竟然如此狠辣,犹如屠鸡宰狗一般就弑杀了琅琊宗如数高手。

    “贼子,我和你拼了!”郦延东悲愤莫名,此一战,即使是琅琊宗能够得以苟存,也形同灭门,屹立于华夏武道数百年琅琊宗几乎可以就此除名了!

    挥剑而上,一道澎湃的威压释放,碧玉之剑刺杀而来,仿若有一条碧色长龙在虚空咆哮,挥吼而上!

    “……秦大师性子还真是丁点未变,一如既往的狠辣。”顾超咽了口唾沫,震惊说道。

    “是主人!”朱千沉声说道。

    “是!”顾超惊惧点头。

    “我们也别闲着了。”朱千怒吼一声,冲杀而上,带领上须山众人围杀仓皇逃窜的琅琊宗众多低阶弟子。

    看到郦延东含恨出手,秦风冷笑一声,右手手腕疾速的转动,长剑萦绕,包裹漫天雨雾,化作无尽雨丝!

    一剑而出!

    看似柔弱的雨丝,却是将那怒啸的碧龙直接击溃,随后,那漫天雨丝犹如蚕茧一般,氤氤氲氲将郦延东困在其中。

    ***********

    秦风眼眸清冷,此乃他在沧海仙宗之时,观悟明月师姐的冰蚕吐丝而领悟自创的功法‘缠丝剑’。

    漫天剑气裹挟雨雾,斑斑雨丝缠绕,看似软绵绵的,但却能将对方的人、兵器乃至于真气都给缠住,硬生生的耗死。

    他若要击杀郦延东,一剑之下,立时可就!

    不过,秦风却有心拿郦延东来锤炼感悟此法。

    缠丝剑只是他前世在金丹期之时所创,此后并没有专心钻研,所以,只能够算是比较粗陋的功法,放眼修真界,也算不得强大功法,特别在群战的时候,几乎形同鸡肋,并无太多杀伤效果,但是,秦风却对此有独特的感悟,此法在一对一的时候很强,即使是面对实力强于自己的对手的时候,甚至可以硬生生的磨死对方,而目前在地球之上,秦风却觉得此功法颇有用武之地,悉心感悟、改进,即使是来日重回修真界,未尝不可以作为一项压箱底的绝技。

    将郦延东困住,与此同时,秦风也没有闲着,在朱千等人围杀琅琊宗弟子之时,倘陷危机,秦风就随手一指过去,闲庭信步一般收割人命。

    对于朱千等人来说,此番争杀,面对琅琊宗的众弟子,时时有殒命的可能,却是一次极为难得的锤炼。

    ***********

    郦延东为绵延雨丝所困,无论他如何抵抗,挣脱,却都犹如深陷泥潭,挣脱不得。

    此时更听见一声声惨叫中,琅琊宗众弟子纷纷殒命,心中更是焦急、暴怒万分,却又动惮不得。

    “你到底是谁?”郦延东咆哮着,“竟对我琅琊宗下此狠手!灭我琅琊宗,你就不怕引来华夏武道震怒围杀吗?”

    “我是谁?你猜?”秦风眼睛一眯,身形一闪来到郦延东的身前,灵气灌输,瞬间震碎了手中长剑,剑碎余片,化作无数利刃,雷霆汹涌,直向郦延东爆射而去。

    郦延东大惊,疯狂运转周身内力,抵御这纷纷碎片利刃。

    碎剑刺入郦延东的周身,不过,却是最终被内里阻挡,没能够继续直入肉身。

    “不愧是琅琊宗,果然还是有些底蕴的。”秦风轻笑一声,对于郦延东身怀防御宝物,并不感到惊奇,此等绵延数百年的超级宗门,有此重宝,并不出奇。

    “贼子可恨!”郦延东心中惊惧,更兼暴怒,同时竭力思索逃奔之路,放眼望去,甚璨大殿外,尸横遍地,现在的琅琊宗都已经彻底毁了,但他郦延东却是不想要跟琅琊宗一起陪葬。

    所以,郦延东爆发出全部的能量,周身内力毫无保留的释放,一剑横扫,烈风席卷,眼看那缠绕自己的漫天雨丝似有被挣脱迹象,心中大喜,就欲疾速逃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