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威压琅琊
    琅琊宗。

    甚璨大殿,这座以琅琊宗一代雄主郦甚璨命名的大殿之内,琅琊宗副宗主郦延东正在和自己的亲信——琅琊宗首座护法岳祥林密谈。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郦延东沉声问道。

    “我们和公孙恪接触了,对方已然动心,不过,对方显然还在待价而沽。”岳祥林说道。

    “答应他,什么都答应他。”郦延东冷笑一声,“一个傀儡,到时候有多少还不都是我们的。”

    “宗主英明。”岳祥林嘿然一笑,“林道益和孔恨歌做梦都想不到,我们也私下里接触公孙家。”

    “哼!公孙家这么一大块肉,谁都想要拿大头,林道益主导接触公孙家,他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郦延东冷冷一笑。

    “不过,我们打探到,帝都任家似乎也在打公孙家的主意。”岳祥林说道。

    “任家。”郦延东沉默不语,任家是帝都六大世家之一,实力恐怖,更兼是帝都地头蛇,不过,“也好,有任家参与,这趟浑水越来越乱,就看谁能乱中取胜了。”

    就在郦延东在思索任家的参与可能对事情造成的影响之时,一名琅琊宗的弟子忽然匆忙的跑过来敲门道:“宗主,有敌来犯!山门发来红色狼烟示警!”

    郦延东闻言,先是一愣,似是不敢相信自己耳中所听,然后,眼中露出了一股怒色。

    “好胆!”岳祥林爆喝一声,“何方魑魅,竟敢挑衅我琅琊宗!”

    “走!出去看看!”郦延东冷笑一声,说道。

    ***********

    郦延东带领琅琊宗众多高手,鱼贯而出。

    就看到甚璨大殿之外的广场之上,众多宗门弟子已经结出剑阵,将四名来犯之敌团团包围。

    “一名内劲中期武者,其余都是内劲小成境界。”岳祥林扫了一眼之后,对郦延东说道。

    “哈哈哈!”郦延东爆笑不已,回头对宗门众人笑言,“本以为是何方强敌来犯,没想到却是四个不知死活的杂碎!”

    “宗主!我去料理了这些杂碎!”一个宗门护法长考说道。

    “且慢。”郦延东冷笑不已,“反正闲来无事,匡长老,你去问问这些人为何失心疯?”

    “宗主好兴致。”匡福晟闻言也是一笑,点头说道。

    看到匡福晟走来,琅琊宗众弟子剑阵再次变幻,留出一条道路。

    ***********

    “你们是何人,竟然来我琅琊宗寻衅?”匡福晟冷声说道。

    “不是我等来琅琊宗挑衅,是你琅琊宗灭我上须山,我等来讨一个说法。”朱千直面匡福晟的威压,强忍喉咙涌上的血气,冷声说道。

    “上须山?”匡福晟微微错愕,对于岳虎云杀灭上须山之事,他并不知晓,此时,一个宗门弟子上前,在他耳边耳语一番。

    “你待如何?”匡福晟微微一笑,问道。

    “交出灭我山门的凶手岳虎云,归还我上须山重宝。”朱千沉声说道。

    朱千话音未落,匡福晟就是一阵大笑。

    “我琅琊宗看中你上须山的宝物,是看得起你们。”匡福晟冷笑一声,说道,“你等不乖乖奉上,竟敢妄图对抗天宗,灭你有何不可?!”

    “匡长老说的没错。”

    “是极!是极!”

    众琅琊宗高手纷纷笑言。

    “匡长老此言大善,有我琅琊宗的风范。”岳祥林轻笑一声,对郦延东说道。

    “你啊,你。”郦延东呵呵一笑,“虎云这小子小子净是惹祸。”

    岳虎云是岳祥林幼弟,两人同为琅琊宗的长老,算是琅琊宗的一股不俗势力,也是郦延东重点拉拢对象。

    “虎云若是不惹祸,宗主可就看不到今日这热闹了。”岳祥林笑着说道。

    郦延东微笑,指了指岳祥林,捻须不语。

    ***********

    朱千等人此时却是气炸了,没想到琅琊宗身为华夏武道超级宗门,竟然如此无耻。

    “你琅琊宗欺人太甚。”朱千悲愤说道。

    匡福晟冷笑不已,就待说话,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却忽然响起:“琅琊宗好大的威风啊,杀我门徒,夺我重宝,竟然还如此无耻。”

    听到这个声音,在场的众人纷纷变色,齐齐向着后方看去。

    只见一个俊逸非凡的少年,慢悠悠的从广场之外走来。

    少年鎏金冠束发、腰佩碧鎏玉佩,眉心朱砂一点,一席紫衣,说不出的飘逸灵仙。

    最重要的是,此少年缓步行来,一身威压,肆无忌惮的释放。

    恐怖的威压扑面而来。

    琅琊宗剑阵弟子,已然摇摇欲坠,甚是不堪。

    众琅琊宗强者高手惊呼一声,面容一肃。

    “宗师巅峰高手!”匡福晟惊呼一声,面容一变。

    “宗师巅峰高手!”岳祥林也是脸色一变,对郦延东说道,“此子恐怖!”

    郦延东也是露出严肃郑重的表情。

    ***********

    “琅琊宗副宗主郦延东在此。”郦延东跨步而出,肃然说道,“不知公子此言何意?”

    “郦宗主。“秦风冷冷一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琅琊宗杀我门徒,夺我重宝,现在我来讨一个公道,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把杀入凶手岳虎云交出来,归还我重宝,我还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说着,一缕无尚威压,澎湃的向郦延东汹涌而来。

    郦延东额头冒出一丝冷汗,面对秦风的威压,他只有宗师后期修为,难以抵抗。

    同时郦延东心中暗骂匡福晟,若是匡福晟此前没有承认琅琊宗灭门夺宝之事,此时他还可以抵赖,矢口否认,如此的话,即使是对方是宗师巅峰修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琅琊宗此等超凡宗门如何。

    现在,却是失了先机了。

    “这位公子,此事另有隐情,不如我们入殿一叙。”郦延东微笑说道,只要哄骗此人进入甚璨大殿,他就无惧,甚璨大殿,有琅琊宗一代雄主郦甚璨所布困索大阵,即使是宗师巅峰强者也可压制。

    “我说让你交人。”秦风冷冷说道。

    郦延东脸色一变,就要继续说话,却是被秦风冷冷打断,“郦宗主,事不过三,我不想说第三遍!”

    ps:感谢的打赏。

    大家六一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