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凶手疑似出现
    他竟然买房了,还真是未雨绸缪。乔诗音不得不感叹孟晟晨的高效率,不过这样也好,她还是习惯和孟晟晨单独生活。住的近一点的话,可以常回来看家人。

    “你这准备太充足了,我们这样吧,明天一早出去玩,后天去咱们的新家。我还比较好奇,你到底买了一个什么样的房子。”

    孟晟晨的眸光中突然出现一抹精光,乔诗音没有注意到,反倒是成全了孟晟晨之后的举动。“你愿意和我出去住吗?”

    “当然了,你说我爷爷要去找多多,家里都是长辈,我几个哥哥还没有回家,我们在家里不是给他们添乱。反正都是在一个城市,时常回来看看他们就好了。一家子都住在一起是我爷爷的想法,我能够理解,不过很多时候还是不方便。”

    齐家的小辈们几乎都不在家,齐青昊算是住的时间最长的人了。齐青岩整天在外面拍戏,一年都不见得回来几次。齐青宇作为军人更不能在家里常住,最近一两年都不见踪影,家里人找不到他。齐青恒从政,经常下乡视察,更是不能在家。

    齐家都是齐老爷子和几个儿子儿媳妇撑着,他其实能够理解孩子们的选择,毕竟他们有自己的人生。现在老爷子又找到了生活的乐趣,更不会强留他们在家里住。

    齐家的几个儿媳妇都是有自己的工作的,有的是军医还有的在银行,各个单位都是一把手,平日里忙的很,根本就不会经常凑到一起,多半时间还是在自己的小家。

    不过,必须要承认齐家的人心齐,几乎要是有问题,大家都会一起商量解决,这样倒是给他们做出了一些表率。

    “岳父和岳母若是同意了,我们以后就住在自己的别墅。”

    两人说说笑笑向自己的家的方向走,谁知道快要到自家的小别墅前时,乔诗音突然看到了一个人,那人看到她的时候也是一愣,竟然感觉到了乔诗音身上的杀气。

    他一身军装朝他们走过来,孟晟晨却是手上吃痛,他低头一看乔诗音不知何时紧握住了他的手,全身都冒着怨气。

    “你是谁?我好像没有在大院里看过你。”

    姚文斌看着她笑了笑,乔诗音心里冒出一种不好的感觉。如果不是孟晟晨拉着她的手,她都快出手揍这个人了。见她不说话,姚文斌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了。

    “我是乔诗音。”

    乔诗音三个字咬的非常重,姚文斌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道:“你就是乔诗音啊,我听说南城叔叔要认个干女儿,应该就是你吧。”

    “对就是我。”乔诗音已经调整好了表情,她以前绝对认识这个人,看到这个人她的头都开始疼了。“你是这里的人?”

    “我是姚文斌,我认识你家里的人。”

    孟晟晨点点头,“那还真是巧啊,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了。”

    “嗯,我正要回家呢,你的认亲会我会去的。我们改天见,真是一个可爱的姑娘。”

    姚文斌说完就离开了,乔诗音和孟晟晨坐在那里。孟晟晨将她搂进怀里,凑到她的耳边小声道:“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这个人很关键,我必须要好好调查他的情况,我有一种预感,他和我被害有关,可是刚刚我观察过,他的手上没有伤疤,而且声音不是很对。”

    孟晟晨知道她的意思了,看来如果那个人是熟人的话,一定会再出现,乔诗音会根据他的声音辨别出来。

    “会不会就是他朝你开枪的。”

    “不知道,总之看到他,我突然萌生出一种想要动手的感觉。”

    乔诗音深深的记住了刚刚那张脸,她必须要将这个人调查清楚。“我们回家吧。”

    回到别墅,乔诗音先和家里人打听了姚文斌。她不太敢将组织里的事情和家里人说,只能去找老爷子,那才是自己的老领导。

    齐老爷子一听孙女这样说,他立刻就提高了警惕。原来是组织里出现了叛徒,所以才会导致瑶瑶的死亡,他觉得这件事必须要尽快解决。

    “瑶瑶,你的上司已经知道了吗?”

    乔诗音点头道:“知道了,我偷偷发了邮件。”

    “那就好,他们肯定是着手处理这件事了。我想办法和他们联系,找出那个人的事就交给我们了,你安心休息。”

    “我知道了,爷爷,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今天遇到姚文斌,脑海中突然有了想法,这个人或许就是当初杀了我的人。他究竟是不是组织内部的人?”

    齐老爷子知道姚文斌这个人,他不是组织里的人,可却是齐青宇的战友。如果真的是他杀了齐心瑶,他一定知道青宇的下落。

    “他是你大哥的战友,应该是你们一起执行任务的人。”

    大哥?

    乔诗音仿佛能够听懂一点了,那些人要害的人究竟是自己还是大哥呢。如果真的是大哥的话,想要找到大哥,必须要抓到姚文斌他们。

    “爷爷,这件事您去交涉吧,我已经没有过问的资格了。我现在就是想要救哥哥,从我重生以来,哥哥就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他让我赶紧走,不要管他的死活,可是我做不到啊。我根本就不敢去想,担心自己恢复记忆,大哥因此丧命。”

    齐老爷子揉揉乔诗音的头发,他明白这丫头的无奈。自己戎马一生,竟然救不了自己的孙子,他真的有些憋屈了。

    “你不要去想,你大哥只要活着,我们一定可以找到他。你既然不再是齐心瑶,那就从此离开组织吧。爷爷这些年一直担心受怕,愧对你爸妈啊。南城就只有你这样一个孩子,一旦出了事,他们会痛不欲生的。”

    齐老爷子不曾后悔,可是小孙女已经为此付出了生命,代价够大了。

    乔诗音抱着爷爷笑了笑,“爷爷,我不曾后悔过,更不曾怪您。如果没有您和教官,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为了执行任务牺牲,这是我的命运。您不要因为这件事对爸爸妈妈有愧。当初您不过是提议,最终选择走上这条路,那是我自己的决定。”

    “好孩子,爷爷同样不后悔。”齐老爷子叹息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