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感觉不是很对
    乔诗音送走外公后,回到自己以前的房间,她突然觉得有些陌生。自己将近一年半都没有回来,竟然变化这么大。

    赵芳华担心她心里不高兴,特意亲自收拾了一遍,将这一年多来添加的东西都扔出去了。绝对没有齐心瑶的痕迹,可是乔诗音还是发现了不同点。

    乔诗音和齐心瑶就是两个极端,生活方式都有很大区别。齐心瑶买了很多东西,即便已经不在了,可就像是还有影子。

    赵芳华陪她转了转,“是不是觉得不太一样了。”

    “是啊。”乔诗音笑了笑,她没有过去的记忆,根本就想象不到过去是什么样子的。可是有一种感觉,她挽着赵芳华的胳膊坐在床边。“您别多想,我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的。我确实消失了太久了,怪不得任何人。”

    “回来就好。”

    “妈妈,齐心瑶去哪里了?”乔诗音突然有些好奇。

    赵芳华冷笑两声,“可不要说了,我从你那里回来,她突然回来了,然后和我大吵一架。我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先去你爸爸的那栋别墅了。我们齐家没有亏待她,那些人和房子足够她过上好的生活了。”

    “哦。”乔诗音觉得这样也好,可是依着齐心瑶的性格,恐怕绝对不会轻易放手。估计对他们的恨意会更加深重,以后都会变得很复杂。不过,齐心瑶要是再敢乱来,她一定会让她再疼上一阵子。

    齐心瑶确实十分不痛快,她来到那个别墅,确实很豪华,怎么也要上千万,可是想到齐南城的家产,她觉得自己作为他的女儿,绝对有继承权。

    齐心瑶坐在床上沉思,怎么才能让齐家人付出代价。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上面出现了一条短信。她看完之后笑了,收起手机去洗漱,这次一定要让乔诗音付出代价。

    此时此刻的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和乔诗音之间的联系,一旦乔诗音出事,她才是最直接的痛苦承担者。

    乔诗音和孟晟晨晚上的时候开始讨论,孟晟晨对于齐家还是非常不适应,总是没有自家自在。他抱着乔诗音蹭来蹭,嘟嘟嘴道:“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这简直是一种折磨。”

    “放心,肯定不用多少时间,我们是来这里认亲的。等我们完成任务,自然就可以回家了。我家人对你挺好的,你不用太紧张。”

    能不紧张吗?岳父和岳母倒是还好,可是其他人对他都是审视的态度。

    “总之,这里就是没有咱们两个的家好。我们要尽快完成任务,回到家里可以为所欲为了。”

    “呸。”乔诗音推开颈窝处的大脑袋,撇嘴道:“我看你的心思就是不单纯。”

    “是啊,你都在我面前了,我要是思想单纯不就出问题了。”孟晟晨调侃一句。

    乔诗音的脸都红了,咬着牙捏捏他的脸警告道:“我这里的隔音效果可是没有咱们自己家好,你可是悠着点吧。这要是让家里人知道,我们两个都没有脸出门了。”

    “好吧。”孟晟晨可是不会管她说了什么,自己心里想要做什么可是别人管不了的。“你觉得你能够适应这里吗?”

    乔诗音摇头,“其实我自己看了这里的一起都觉得陌生,因为没有记忆的缘故,我都不知道能够接受到什么程度。”

    “别多想,怎么这里都是你的家。”

    “是啊。”乔诗音在最孤独无助的时候,身边只有孟晟晨。她早就对孟晟晨产生了某种程度上的依赖感。她抱着孟晟晨,还能感觉到孟晟晨身上的安心的味道。“你在我身边,不管是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孟晟晨揉揉她的头发,笑着道:“快睡吧,明天我们还要出去玩呢。不对,明天可是不能出去玩,明天要去你舅舅家拜访呢。我都准备好礼物了,都是s市的特产,你觉得怎样?”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乔诗音嘴角一抽,他们的东西都是她收拾的,应该没有看到有什么特产吧。

    孟晟晨道:“我其实早就派人准备好了,特意让人将礼物送到了这里,就是防备着没有礼物太丢人。你没看到我昨天来家里的时候还带着吗?”

    “有吗?”乔诗音还真的没有发现,孟晟晨哭笑不得,她当然不知道,他在机场的时候,助理过来给他送的。他当然不会让齐家人发现,那样真是太不地道了。“当然有啊,我已经给爷爷了,茶园的最新的茶叶。”

    “行啊你,隐藏的够深,我都没有发现。我不得不说自己的警觉性下降了很多,或许只是对你太放心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怎样。”

    孟晟晨搂着她躺下来,时间已经不早了,这丫头做了一天飞机,竟然还没有累。

    “我们该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好。”

    孟晟晨第二天一早习惯性早起,他在房间里转了一遍,肯定没有自己家的豪华别墅面积大,小浴室还有些不方便。以前他都是亲自给乔诗音洗澡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孟晟晨无奈地摇摇头,真希望这样的日子快点过去,不然自己会憋疯的。

    他在浴室里冲了个冷水澡后,乔诗音这才发现他不在身边了。她翻身下床,迷迷糊糊就要去找人,谁知道走出几步后才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别墅,拍拍额头瞬间清醒了。

    孟晟晨的动作很轻,听到她下床就出来了,看到她糊涂的样子忍不住笑。

    “你这是晕头了吗?”

    “是呗。”乔诗音歪歪头,“我还真是不习惯,都是你的糖衣炮弹弄的。以后我都回不到这种艰苦奋斗的生活了,完蛋了。”

    “没事,我养着你。不对,应该是你养着我,我们家宝贝最有钱。快去洗漱吧,我还想着和你一起洗呢,可是现在看来达不成这个目标了。”

    “你就不要脸吧。”乔诗音笑骂着推开他,自己一个人走进了卫生间。孟晟晨摇头失笑,总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