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比武突然晕倒
    “好,咱们去训练场看看。”老爷子可是对乔诗音十分好奇,着着就起身了。

    齐南城觉得这样不好,他们两个才下飞机没有一会儿,怎么就要去训练场呢。

    “爸,孩子们才回来,你你要去训练场做什么。”他还要给女儿和娃娃准备点吃的呢,有什么事不能以后啊。“还是先吃饭吧,我们一家人好好吃一顿团圆饭。”

    齐老爷子一想儿子的倒是有道理,于是招呼大家赶紧去餐厅。他们住的是齐北临的房子,齐北临早就备好了晚饭。

    一家人在餐厅里欢声笑语,乔诗音突然觉得心里缺失的那一角弥补上了。

    多多是个非常好哄的孩子,齐老爷子专门给孩子找了一个警卫员看着她,可是孩子不哭不闹,倒是让警卫员十分惊讶。

    乔诗音在训练场上试了试,脑海中多出了不少信息。她怀疑自己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不管怎么,脑海中都是身穿军装的人。

    “瑶瑶,记住你是军人,时时刻刻都要牢记自己的使命,大哥不想你将来上了战场牺牲,现在流的每一滴汗都是有价值的,你明白吗?不要怪大哥太心狠,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必须坚持下去。”

    乔诗音重重的点头,抬起头就是烈日。可是她心里明白自己不能放弃,否则没有资格留在这里。

    “快点,再快点。”齐青宇开着车在后面跟着。

    乔诗音笑了,抹了一把汗珠继续向前跑着。可是画面一转,他们似乎出现在了丛林中,耳边都是枪声。乔诗音躲在暗处,透过狙击镜眼睁睁看着哥哥被一抢击中,那些人将他带走。

    她想要过去救人,可她不能动,不能破坏整体计划。身后传来脚步声,乔诗音猛然回头看到了一个人,模糊的五官但是熟悉的气息。

    “你和他都不能活着。”

    “你,你竟然背叛了大家。”

    那人拿枪顶着乔诗音的头,乔诗音的心里十分难受,这次的任务注定是完不成。

    她没有看到接下去的画面,齐青楠的拳头就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她倒退几步清醒了。

    齐青楠没想到妹妹走神,他及时收手来不及了。看到乔诗音踉跄了几步,他赶忙上前去查看她的情况。

    “瑶瑶,你没事吧。”

    乔诗音手捂着胸口,笑着摇摇头。“我没事,二哥,你放心吧。”

    孟晟晨察觉乔诗音又恢复了记忆,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他凑到乔诗音的耳边声嘀咕两句,乔诗音并没有当着大家的面什么。

    老爷子见乔诗音的状态不太对,不敢再让她在这里训练了。

    “好了,不用试了,瑶瑶不愧是我的宝贝公主。”

    乔诗音站得笔直,绝对是军人的标准站姿。齐家人点点头,这才是他们乔家的女儿,怎么可以变得挥金如土。

    齐老爷子一连了几个好字,乔诗音的脸色则是越来越苍白,最后竟然晕了过去。

    孟晟晨将人抱起来,一家人急匆匆将她送到了军区医院。老爷子后悔不已,早知道乔诗音的身体不好,绝对不去试她的身手。

    所有的人都等在手术室外,孟晟晨还是去安慰了几句。

    “爷爷,您不要多想。宝贝的身体非常好,这次应该是故地重游,刺激了她的记忆。你们不用这样自责,过去的一年里她已经出现了很多次这样的事。她有玉佩护体,绝对不会出事的。”

    “玉佩?”

    齐南城抓住了这个字眼,难道就是那些人所要的圣物吗?

    孟晟晨点头,“你们的瑶瑶应该已经死了,她之所以和乔诗音换了魂魄,可能就是因为那个所谓的圣物。我打听过,据当地人那是一个生死盘,可以改天换命。”

    死了?齐家人听到这个消息不知如何反应,如果他们两个都死了,那就是玉佩让她们的魂魄凝聚,改变了原有的命格。

    齐南城深呼一口气,这可是一件大事。“瑶瑶会不会魂飞魄散?”

    “应该不会,她曾告诉过我,玉佩和她融为一体,一旦她死了,所有的人都要给她陪葬。命盘启动有副作用,但具体情况谁都不知道。不过,瑶瑶换魂前挨了一枪,打死她的人应该是熟人。你们知道她到底在执行什么任务吗?”

    齐南城其实始终不知道女儿在做什么,齐心瑶每年都要出去几个月,回来的时候倒是可以带来大项目,名下的公司还真不少。她对外声称去旅游,但他们可是不相信。问了很多遍,她根本就不实话。

    齐老爷子听了这件事,他觉得自己早就应该告诉他们了。孙女从十二岁开始加入组织,十二年的时间里早就成了合格的战士。

    “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们,瑶瑶和青宇一样的职业,不过他们分属的部门不同。瑶瑶的军衔可是要比青宇高出两个等级,她属于特殊的部门,这个部门到底做什么的,我不能告诉你们。”

    “爸。”齐南城立刻就火了,女儿从独立自主他清楚,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从事了这么危险的事。“您怎么早不呢,她是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去参军。”

    “为什么不能,她时候你们管过多少,那是我和青宇亲手将他带大的。她从就有个性,聪明伶俐,五岁开始训练,十二岁加入了组织,这些年完成了多少的任务。我对不住她,可我不后悔,这也是她自己的意愿。”

    齐南城和赵芳华流出了眼泪,他们一直都觉得女儿是经商的苗子,经营着自己的公司。那曾想她做的都是随时可以丢命的工作,这是他们做父母的失败。

    两人抱头痛哭,众人连连劝慰都没用。

    老爷子唉声叹气,捏着眉心沉默不语。孟晟晨摸摸下巴,走过去了一句。

    “岳父岳母,你们听我一句,诗从未后悔过,她还记着自己未完的使命,那就明她对自己的职业很满意。她出身军人世家,从以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缘定情深:总裁蛮妻不好惹》,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