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讨战底线动怒
    谢安妮在房间里生闷气,想到乔诗音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就生气,可是能够怎么样呢。爷爷现在喜欢乔诗音,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

    她拿过枕头锤了几下,随后扔在地上。实在受不了了,拿过手机给经纪人打电话,明天不去拍戏了,心情不好拍什么。

    经纪人可是不知道这位大姐又怎么了,赶紧打电话问问。一听她和乔诗音置气,忍不住提醒了两句。

    “大姐,你可是要想好了,我们可是靠着她吃饭呢。你要是得罪了这个人,我们岂不是没有饭吃了,我可是告诉你了,你不要去和乔诗音对着干。乔诗音掌握了你表哥的所有的财政大权,那是财大气粗,如今更是将股份全买了,手里至少十几个亿呢。”

    “她的钱都是我表哥的,气死人了。”

    谢安妮哼了一声,“你她算什么,不过就是一个被人赶出家门的私生女。我还懒得和她一般见识呢。行了,我明天就去拍戏,你放心吧。”

    “这就对了,您可是正牌的豪门千金,她算什么东西,狗仗人势而已。所以啊,我们不能和她多计较免得丢了我们的面子。”

    谢安妮不耐烦的挂了电话,电话那端的经纪人嘴角直抽,这个大姐实在是太难伺候了。

    乔诗音在饭桌上的礼仪还是非常标准的,绝对要比他们这些自诩名门贵族的人可要强太多了。谢老爷子看到她的餐桌礼仪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不是从练习,肯定不会这样标准。

    “晨,听你把孟氏集团给买了。”

    孟晟晨点头,“对,孟氏集团已经是僵死的蛀虫,我若是不及时出手,恐怕最后还要负债累累,现在卖出去就是最好的决定。”

    “你做事一向都有自己的主意,我就不多什么。”谢老爷子对孟家可是没有什么好印象,当初自己的女儿那么好的一个人,全部都被孟家人毁掉了。这件事自己一辈子都忘不掉,如果不是孟老爷子和自己是好友,他肯定不会放过他们。“孟岳山最近如何?”

    “穷困潦倒呗,他挪用了不少公款,已经全部被用股份抵消了,甚至还欠了公司不少钱。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没有过去讨债呢。他会亲眼目睹孟家是如何落魄的,这都是报应。”

    谢老爷子哧笑,孟岳山那个无耻之徒,自己不介意去加一把火,让他后半辈子都在痛苦中度过。“还有那个女人,就是她把你妈妈逼死的,一定要她付出代价。外公这些年都没有对孟家动手是顾及你爷爷。如今他也没了,你长大了,那就不需要束手束脚了。”

    “外公,您不要插手这件事了。我和孟家的恩怨不能牵扯到您。您和我爷爷几十年的好友,如果您出手打击孟家,外人肯定会诟病您。我不希望那样,交给我吧。”

    “好。”谢老爷子叹了口气,他抬头看了一眼乔诗音。孟岳山今天的落魄可是这个外孙媳妇一手造成的,行事干净利索,他都想给她点个赞了。“乔多吃点,一家人不需要客气。”

    “好的呢外公。”

    乔诗音乖巧起来一般人都抵挡不住,谢老爷子算是发现了。自己的孙女和乔诗音比差远了,至少在心性上就差了一大截。这个人是非恩怨分的十分明确,而且凡事心里都有数。更何况一身的才能,乔家真的能够养出一个高门贵女一般的私生女吗?

    想到上次外孙的话,他不禁去想乔诗音的真实身份。

    乔诗音吃完饭就陪老爷子下棋去了,谢老爷子可是十分不服气,自己的棋艺高超,一众好友都不是对手,怎么就输给一个丫头了,果然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好用了。

    乔诗音下棋非常认真,不过让她故意输棋是不可能的。

    谢老爷子倒是喜欢这样,别人故意输给自己,自己心里岂会舒服。

    孟晟晨见他们相处融洽,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趣走了,一出门就碰到下来吃饭的谢安妮。谢安妮瞥了一眼孟晟晨,鼻孔里发出一个哼音。

    “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表姐,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晨,没想到你竟然变成了这样,为了一个外人凶我。我们才是一家人,乔诗音不过是贪图你的钱,你看看你现在,一无所有,如果不快点把财产收回来,肯定都被乔诗音带走了。”

    谢安妮一副我为了你好的表情,孟晟晨的笑意越来越盛,可是她分明感觉到了凉飕飕的冷意。谢安妮吞了吞口水,低头不再话了。

    孟晟晨一把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凑近她轻声道:“乔诗音是我的女人,她才是我最亲的人。而你,不过是一个表姐。再敢对我家宝贝出言不逊,我可是要六亲不认了。”

    “你。”谢安妮愣在原地,没想到孟晟晨真敢这样威胁自己。

    孟晟晨拍拍她的肩膀,手劲大到谢安妮不由得皱起眉头。隐隐约约的痛感传来,她倒吸一口凉气。刚要将孟晟晨推开,他人已经消失了。

    孟晟晨直接去了谢安泽的房间,两兄弟关系还是不错的。谢安泽正在打游戏,没有乔诗音组队,他感觉没意思,好在孟晟晨代替了乔诗音的位置。

    “表哥,是不是有人要伤害表嫂。”

    “你怎么知道的?”孟晟晨挑眉。

    谢安泽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道:“你们最近碰到了不少事,你肯定不会轻易出车祸,那就是有人故意要害你。”

    “很聪明。”孟晟晨点头拍手表示对他的话的肯定,谢安泽却有些忧愁。表哥到底招惹了什么人,能够不要命追杀他。“表哥,你们离开这里吧,表嫂毕竟是个女人,你若是出事,她肯定要崩溃掉。这次的事我算是看明白了,她对你的感情很深。”

    “或者对你很依赖。”

    诗对自己的感情很深,这是他第一次从外人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我们两情相悦,她不依赖我依赖谁,我会保护她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缘定情深:总裁蛮妻不好惹》,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