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身世之谜难测
    “谢老,你赢不了我,您这个人下棋多了反倒是找不到方法了。要知道我可是从两岁就陪我爷爷下棋,二十几年的时间,我同不少的爷爷下过棋。他们现在都不是我的对手了,下棋太套路可是要吃亏的。”

    乔诗音毫不客气了几句话,谢老爷子气的脸都黑了。不过不得不承认乔诗音的棋艺比自己要高强,她下棋没有风格,反倒是很喜欢钻研对手。

    谢老爷子手举着棋子不知落在哪里,不管怎样都难以挽回大局了。

    乔诗音抬头望着他笑了笑,落下手中的最后一子。第三局就彻底结束了,谢老爷子叹了口气,今日是棋差一招。

    “你你从两岁开始下棋?”

    “没错。”乔诗音笑了笑,“我爷爷可是下棋高手,我们家的人没事就去军区陪他下棋,棋艺早就练出来了,轻易不会输的。秉着对您负责的态度,我没有放水。”

    “你爷爷是军区的?”谢老爷子抓住了这个关键点,乔家的上一辈不是经商的吗?难道乔诗音的身世真的有问题。“你确定自己是乔诗音?”

    乔诗音眨巴眨巴眼睛看向孟晟晨,自己刚刚了什么。爷爷?这是无意识的话,根本就没有经过思考。她的情况自己根本不清楚,还是孟晟晨解释吧。

    孟晟晨能怎么解释,只是笑了笑。“爷爷,你们已经下了两个时的棋,下去吃点东西吧。李管家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绝对会让您满意的。”

    “真的?”起吃的,乔诗音立刻就来了精神。她摸摸鼓鼓的肚子,家伙已经开始造反了,必须要吃点东西放松一下。“我们下去吧,儿子要吃东西。”

    孟晟晨扶着乔诗音起来,可是乔诗音因为怀孕,经常腿抽筋,即便是检测没有缺钙,孟晟晨还是不放心,经常是夜里起来给她捏捏。

    “腿麻了。”

    “我抱你。”孟晟晨将乔诗音抱起来,忽略了一旁尴尬的老爷子,直接出了书房。

    谢老爷子叹息一声,观棋如观人,乔诗音真的让自己有些钦佩。这些年和自己下棋的人,很少能有赢的,乔诗音赢得如此轻松,定然是从就接受培训。

    外孙曾她的真实身份是他们高攀不起的,再加上乔诗音提到了军区,想必这件事有蹊跷,自己一定要好好调查一下。

    谢老爷子跟着下楼,孟晟晨这才回来扶他去餐厅。

    谢安泽正在和乔诗音讨论刚刚下棋的事,两人倒是相谈甚欢。谢老爷子的表情不是很好,谢安泽悻悻地摸摸鼻子,一定是爷爷受挫了。

    “快吃吧,都是你喜欢的。”

    孟晟晨给乔诗音夹了菜,这才招呼谢家祖孙两个吃饭。他们一顿饭期间郁闷了无数次,这两人公然秀恩爱,真是把他们当成空气了。

    晚饭还没有吃完,门铃突然响了。

    李管家去开门,发现程丽娟带着一个男孩站在门口。“程姐,你这是……”

    “我来找孟晟晨,他应该在家里吧。我要走了,临走前,希望他能照顾孩子。”

    李管家的笑容僵在脸上,这人难道是知道谢老爷子在这里,所以才趁着机会找过来的。不管怎样他都只是个管家,这种大事还是由家里的主人自己决定吧。

    “你先进来吧,少爷和少夫人正在用餐,我会过去通报的。”

    程丽娟点点头,她带着孩子走了进去,在客厅坐下。

    李管家犹豫了片刻,还是走进餐厅,不过他没有提这件事。毕竟少夫人用餐比什么都重要。

    乔诗音早就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她没有故意去提,李管家为了自己好,她是明白的。

    晚餐结束后,李管家总算是了客厅里的两位。

    孟晟晨当时脸就黑了,那个女人自己做了事自己清楚,还带着孩子找上门,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他不愿意乔诗音插手这些事,她现在只需要安心养胎。

    “我过去看看,你陪外公用点水果。”

    乔诗音摇头,“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更何况你是不是忘记我才是家主了,我必须去给那个女人一点颜色。当然了,她若是不动手,我肯定不会做什么。”

    “好吧,你可不要太激动,对咱们儿子不好。”

    “好。”乔诗音点头。

    谢老爷子气死了,他们是不是把他给忘了。“我也去。”

    孟晟晨和乔诗音同时看向她,忍不住笑了笑。“外公,您若是去了,她更是有理了。”

    “我若是不去,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撒谎了。”谢老爷子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乔诗音耸肩摊手,还真是雷厉风行。

    一家人全部都移步到客厅,程丽娟看到谢老爷起身问好。这可是她将儿子送进孟家的最大靠山,可是看到后面大着肚子的乔诗音,笑脸浅了几分。

    “你找我什么事?”

    孟晟晨丝毫不拖泥带水,问出了众人都想知道的事。

    程丽娟拉过儿子的手,指着孟晟晨道:“宝宝,这是你爸爸。”

    “爸爸。”男孩喊了一声。

    孟晟晨没有答应,这可不是自己的孩子。“程丽娟,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明知道这孩子和我没关系。我可是警告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若是一而再再而三过来找事,那可别怪我无情。我记得上次过的,我会杀了他的。”

    “可是,这是你的孩子。”程丽娟吓得已经全身颤抖了,她看向孟晟晨泪眼婆娑。“你怎么可以如此绝情。我是走投无路了,宝宝的病耽搁不得。”

    “那就去找他的亲身父亲吧。”孟晟晨扶着乔诗音坐下,漫步惊心地道:“孟浩阳若是知道自己有了个五岁的便宜儿子,想必会非常高兴。他同样姓孟,你可以如愿了。”

    “你。”程丽娟瞪大眼睛。

    “我怎么了?”孟晟晨挑眉,“五年前我早就和你断了,你这个孩子怎么来的,用我具体吗?为了嫁进孟家,你可是出卖了自己的身体,不是吗?”

    “你,你血口喷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缘定情深:总裁蛮妻不好惹》,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