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演戏要做全套
    “少夫人,您没事吧。”

    李叔搀着乔诗音坐到沙发上,急切地问了一句。乔诗音紧闭着双眼,手捂着肚子嘴唇发颤。“李叔,我肚子痛,医院,报警。”

    “对,医院。”李叔抱不动乔诗音,赶紧给成宇使眼色。成宇抱起乔诗音向外走,李叔狠狠瞪了孟子兰一眼,随后跟着出门了。“孟子兰,你完了。”

    袁月不敢久待,带着人也离开了孟家老宅。

    回到车上,乔诗音给孟晟晨发了短信,告诉他自己要去医院一趟,让他千万不要激动,自己根本一点事没有,就是想要孟子兰去里面待几天好好反省。

    乔诗音一走,孟子兰瘫倒在地上,孟岳山和妻子下楼一看,她正坐在地上哭呢。走过去问了几句才知道事情原委,他们知道乔诗音这是要故意整他们。

    “别哭了,家里有监控记录,她即便是想要赖你也没辙。阳阳,你赶紧去看看视频记录,保存一份,不要让乔诗音抓住把柄。”

    “好。”孟浩阳闻言就去楼上调记录,谁知道他翻看了一遍竟然没有那一段。孟浩阳觉得不太可能,乔诗音应该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吧,为什么视频少了一块。孟浩阳心中疑惑,他认为他们这次是碰到对手了,至少乔诗音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孟岳山见他面色不对,追问道:“这是怎么了?”

    “爸,这件事怕是会有变故,里面并没有刚刚发生的事。”

    “怎么会?”孟岳山骤紧眉头,如果不清楚,乔诗音追究下来,女儿可就有危险了。“你确定?”

    “嗯。”

    孟浩阳瞥了一眼孟子兰,她总是这样冲动,这次算是提到铁板了。

    “爸爸,怎么办,她是不是真的要报警,我确实想要推她,可是她躲开了,自己倒在地上的。爸爸,不是我做的。”

    现在的情况表明不是你也是你,你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先看看情况吧。”

    “几位,你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少夫人只给你们一个时,现在时间已经过了,按着要求你们不离开,我们可就帮你们搬了。”

    留下的两名保镖过来提醒他们,几人暂时结束这个话题,带着自己的东西气愤离开。他们走之后,保镖将孟家老宅封了起来,这才给乔诗音打电话汇报情况。

    乔诗音在车上摆弄着电脑,既然事情已经出了,她必须要去医院住几天,不然可是不能让孟子兰付出代价。她利用自己掌握的技术,篡改了孟家的监控视频。

    李管家看着她的操作觉得神奇,没想到少夫人竟然还有这本事。

    “乔,你真的要去医院?”

    “对,李叔,你给警察局打电话,就她蓄意谋杀,我不给她点教训,她就总把自己当回事。”乔诗音将笔记本合上,靠在座位上不话了。刚刚虽然确实没事,但自己有些累了。“我去医院住两天,有什么事让他们去医院找我。”

    “这件事是不是公布出去。”

    “随便吧。”

    李管家打了报警电话,当年下午警察就去找孟子兰调查。孟子兰开始不承认自己动了手,可是心虚的情绪影响下,她竟然稀里糊涂就承认了。

    乔诗音住进医院的事媒体知道后大肆渲染,甚至有知情人士披露,乔诗音是因为孟家人才险些流产的。孟岳山的形象一落千丈,只能躲在家里不出门。

    孟晟晨虽然知道乔诗音没事,可是还是不太放心。午夜时分他从噩梦中惊醒,再三考虑后,全副武装就去医院看老婆儿子。

    乔诗音其实不喜欢医院这种味道,可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那就要忍耐。她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手机就准备睡觉了,房间里的灯并没有开着,有光不容易睡着。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乔诗音听到开门的声音。她心里突突直跳,瞬间睁开眼睛但没有动,她还不想打草惊蛇,进来的肯定不是好人。

    脚步声非常轻,每靠近病床一步,乔诗音的紧迫感就增强了几分。

    来人停下脚步,冰冷的枪口直接对准了她的额头。乔诗音迎上他的目光,借着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到那人锐利的眼眸。

    “玉佩交出来。”

    “没有。”乔诗音直接拒绝。

    陌生男人冷笑一声,“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你若是不想死的很难看,交出玉佩,对我们谁都好。”

    “那你就杀了我吧,我根本没有你要的东西。”

    “不愧是幻影,胆子真是不呢。”

    幻影是谁?他指的是自己吗?

    韩玥瑶冷笑了一声,“胆子大不妨碍我们的之间的对话。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绝对拿不出玉佩。我倒是很好奇,你们怎么知道我有玉佩的,要知道我落水失忆,根本不记得以前的事。”

    “是吗?”男人深呼一口气,“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你可以不拿出玉佩,但是你哥哥的命可就保不住了,最好想清楚,到底是玉佩重要还是你哥的命重要。”

    哥哥?乔诗音骤紧眉头,她不记得自己有哥哥,可是听到这个词,她的心里痛的难受。或许这就是她梦中的场景,她忘记的事就是去救哥哥。

    “到底交不交出来。”

    “我哥哥在哪里?不确定他是不是活着的时候,我绝对不会给你想要的东西。不然你就杀了我,可是除了我,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玉佩的下落,你尽管试一试。”

    男人的目光变得又冷了几分,乔诗音毫不畏惧躺在那里,她猜想那块玉佩非常重要,那么他绝对不会杀了自己。

    “别以为可以用玉佩要挟我。”男人的话锋一转,手枪移到了她的肚子上。“这可是一尸两命的事。”

    乔诗音猛然将他推开,翻身跳下床。男人没想到她情绪变得激动,黑着脸举着枪。

    “你别以为我怕你,大不了就是一死。你信不信我死前,一定可以带着你一起死。”

    “呵呵,你到底不见棺材不落泪。”

    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缘定情深:总裁蛮妻不好惹》,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