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霸气质问渣爹
    乔昱升抬头一看是她顿时不悦,放下手中的笔,挥手让汇报工作的经理出去。

    乔诗音气势汹汹走到办公桌前,毫不客气将手中的文件扔到他的面前。

    “爸爸,这是你签的合同吧。我倒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物品,可以任由你随意买卖了。”

    “谁允许你和我这样话的。”乔昱升猛拍了一下桌子,手指着乔诗音怒骂道。“没规矩的东西,当初就不应该让你进门,丢尽了我们乔家的脸。”

    乔诗音冷笑,坐到椅子上笑对着他,不禁拍起手来。

    “好,我给你们丢人?爸爸,你这份文件传出去,你是不是会成为s市的笑话。卖女儿求投资,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你。”乔昱升气的脸色铁青,没想到乔诗音敢威胁他,“我何错之有,我生你养你二十年,你难道不应该回报我什么吗?”

    “是吗?”乔诗音拍手起身,双手撑在办公桌的边缘,倾身向前冷声道:“爸爸,你不要以为我失去记忆就可以骗我。我终有一天会记起一切,我是如何落水,如何失忆的都会调查清楚。从你把我卖给孟晟晨的时候,我和你们之间的最后一点感情都没了。”

    “你别找不自在,按着合约上所听从孟少的安排。孟晟晨可是本市的豪门贵公子,你给他做情人有什么不满意的,我给你找了个好出路你反倒来责怪我。”

    “真好。”

    乔诗音气的肚子都微微作痛,这就是所谓的父亲,为了自己不择手段,亲生女儿都可以出卖,只因自己是私生女,是他的耻辱吗?

    她闭上眼睛,仰头不让眼泪落下来,为了这样无耻之徒,不值得流眼泪。过了好一会儿,乔诗音咬牙笑了笑,“谢谢你给我找的出路,希望爸爸不要作茧自缚。要知道你给了我找了靠山,我可就有能力报复你们。”

    “你敢。”乔昱升拍拍桌子,怒目而视。

    乔诗音怒视着他,“为何不敢,谁害我落水我一定会查清楚。我乔诗音一向是有仇必报的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你都不把我当成人,我何必要将你当成父亲。从今以后我不再是乔家人,你从我身上得到的利益,我会让你全部吐出来。”

    话音落下,乔诗音拿起那份文件向外走。

    “乔诗音,你这个不孝女。”

    乔昱升怒吼了一声,乔诗音毫不理会向外走。她对身边的所有人都绝望了,因为没有了记忆,不知道谁才可以依靠,既然不相信别人,那就靠自己去调查出真相。

    出门的时候,她的身体忽悠一下,乔诗音缓住脚步,休息了一会儿才继续走。她猜想自己身体的变化都是因为孩子,刚刚发怒动了胎气吧。

    离开思凡集团,她站在路边竟然不知该去哪里。连续不断的陌生梦境,落水后丢失的所有记忆,委身他人的真正目的,一个个问号充斥着头脑。

    原来自己除了肚子中的孩子外一无所有,她没有坐车沿着路缓缓走着。

    天下起了雨,豆粒般的雨点落在身上,除了冰冷的触感外,她感觉到了一丝心酸。

    “上车。”

    身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乔诗音侧头看了一眼。孟晟晨正黑着脸望着她,她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反应,脸上都是水珠,整个人虚弱不堪,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

    孟晟晨气的直接下车,刚要责备两句,乔诗音眼睛一闭失去了意识。他伸手将人抱在怀里,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立刻上车送她去医院。

    “笨蛋,折磨自己算什么。”

    “她的情况如何?”

    孟晟晨坐在床边,几名医生正在给乔诗音检查。乔诗音面色泛红,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反应。医生们做了全面检查后得出结论,乔诗音动了胎气,再加上淋雨感染风寒,身体更加虚弱。

    “孟少,乔姐需要静养,她怀孕了不能服用过多的药物,只能物理降温。”

    “嗯,一定要保证她和孩子的安全。”孟晟晨的脸色不悦,挥手让他们出去准备,他一个人坐在床边守着乔诗音。

    午夜的时候,乔诗音开始陷入梦靥。整个人剧烈挣扎,孟晟晨拉住她的手,她还是不太老实,眼角的泪水沾湿了枕头。

    “不要,哥哥不要死,我会救你。”

    嘴里反复重复这句话,孟晟晨惊讶万分。他轻拍了拍她的手,乔诗音立刻握紧,拉着他情绪激动,泪水流的更加厉害。

    “哥,快走,别管我,快走。”

    “别怕,哥哥没事。”

    孟晟晨没招了,顺着她的梦话回了一句。乔诗音总算是安静下来,等到她睡熟了,起身去卫生间拿毛巾,坐回床边给她擦擦脸上的泪痕。

    他的动作轻盈,好像担心碰坏了瓷娃娃。当初见到她的第一刻就有些怜惜,可是乔诗音的懦弱让他十分不满,所以在她找他帮忙拯救那个人的公司时,他果断将她栓到自己身边。

    出差一个月,回来就听乔诗音被人算计落水,不会游泳的人能死里逃生本就不可思议,恢复意识后失去了记忆,反倒是让自己刮目相看了。

    “你啊,折腾什么,我可是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出事的。乖乖待在我身边多好,你那些亲人哪个将你当回事。还有你那个忘恩负义的男友,没有你的牺牲他能有今天。来去,本少爷才是对你最好的人。我可是没有伺候过别人,你应该知足了。”

    乔诗音没有一点反应,后半夜睡得倒是踏实,只不过口中总是呢喃着哥哥。

    孟晟晨掌握了乔诗音的资料,她是乔家私生女,根本没有哥哥,她梦里面的人又是谁呢。

    想到她还有别的男人,孟晟晨心里泛酸,扔掉毛巾在她身边躺下,将人搂到自己的怀里。

    “不管你爱的是谁,你现在只属于我。”

    清晨,阳光透过纱帘洒进房间,满室的光晕格外温暖。

    乔诗音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孟晟晨的俊脸。她的心跳漏掉一拍,不得不承认此人的容貌可以让人放松警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缘定情深:总裁蛮妻不好惹》,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