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话:打你咋滴?
    ,精彩小说免费!

    剑东来的出现,让云女们都感觉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压力,天道神级别的高手。那绝对是天武城最顶尖级的力量了。十大实力之中的天道神才几个?

    天王府的林德锋,炼器坊的穆瀚轲,秀云坊的秀婆婆和云婆婆。再加上神剑阁的剑东来,就只有这五位天道神!

    剑东来平日里几乎看不到他,他一直都在研究闭门修行,越是到了他们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境界,那就越怕死。

    楚云没想到剑神阁来的不是剑破天,而是剑东来。

    因为剑神阁阁主是剑破天,剑无痕不过是六少爷,而且剑无痕在家族之中也不算是太厉害的。真正的核心是剑无名和剑无墨已经剑无暇三个人。

    剑无名乃是剑神阁第一天才,不过这次他没来。剑无墨是天武城的第一才女,实力更是强的令人发指。据说已经有了挑战绮秀的资格了。当然,她也没来。在人群里,这三个人来的只有剑无暇,剑无暇年纪也不算大,和楚云差不过。实力超拔天赋异禀,据说会使用飞剑。实力非常的强!

    剑破天站在剑东来身后,而剑无暇站在另一侧,无形之间的压力让楚云真的难以应付的来。

    “我说丫头,你这般牙尖嘴利的,以后可是怎么找婆家?”

    楚云没吭声,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说话是最好的。毕竟对方比自己强太多了!

    云女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间秀云坊的大门缓缓的打开,在大门里,绮秀缓缓的走出来。她的出现让云女们立即来了精神,一个个再次抽剑一副应敌的状态。

    剑东来看到绮秀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绮秀丫头,话说你们秀云坊对小姑娘的管教不严啊!”

    绮秀笑着施礼道:“绮秀见过剑仙前辈,不知道你们这么劳师动众的到我秀云坊做什么?”

    “呵呵,绮秀坊主还真的是贵人多忘事,贵门之下的灵秀姑娘跟我剑神阁的剑无痕一战,可否有这样的事情?”

    “当然,剑无痕不顾我秀云坊的规矩登门挑战,带着雪清河一起来挑衅我秀云坊,这事儿我也便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没追究他罢了。”绮秀笑着说道。

    剑东来笑眯眯的说道:“哦?是么?你没有追究他,那他怎么死的?”

    “这件事您是应该来问我呢?还是应该问你们自己的人?”绮秀看着剑东来反问道。

    剑东来冷笑道:“我自问剑神阁之中还没有人敢对我的子孙下手的,他们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后果!”

    绮秀冷笑道:“那剑无痕又怎么会死呢?退一万步的说,那天的剑无痕就算是死在我秀云坊也实属活该。在秀云坊对秀娘下杀手,天武城各大势力默许过,任何人对秀娘出手,被击杀则无话可说。这话您老也记得吧?”

    “那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就杀人呐!不过是切磋,又怎么要下杀手呢?”剑东来冷笑着问道。

    绮秀笑着说道:“您这是在说剑无痕么?我想听您给我们一个解释,剑神阁严禁弟子在切磋比武的时候使用三大绝技,因为那是杀招。可剑无痕这位六少爷,起手就是一招剑飞惊天九州难,然后是剑破苍穹虎啸天,接着就是剑起风云惊天变,最后是一招横扫八荒神难还。您告诉我,剑无痕是来我秀云坊登门挑战的,还是来这儿报杀父之仇的?”

    绮秀说到这里,剑破天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剑东来点点头,他平静的说道:“但我的孙子死了。”说到这里,他浑身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原炁,在场的秀云坊的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那是一股难以言明的可怕威压,姑娘们的汗水流下来打湿了衣襟,绮秀也感觉到似乎被一座大山压在自己的身上似的。

    “你们想干什么?”绮秀的神色很难看的问道。

    剑东来笑着说道:“放心,我们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秀云坊当给我们一个交代,我觉得我们不应当结仇,应当化解这段恩怨,所以我这次带着剑无暇来了,希望绮秀坊主答应无暇与那位小姑娘结成夫妻,这样我们剑神阁和秀云坊不就是联姻了,这段恩怨也就烟消云散了。”

    “放屁!”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粉色的霞光飞出去,接着大家感觉到那股压迫感瞬间消失。

    在秀云坊的门内,缓缓的走出来了两位老妇人,剑东来看到两位老人,他一下子蒙住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老不羞,怎么?看我秀云坊好欺负是吧?我告诉你剑东来,我们俩还没死呢!竟然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你也是真够无耻的!”

    “秀秀?……云云?!你们!”

    秀婆婆和云婆婆平日里是绝对不会走出秀云坊半步的,自从她们二人宣布终身不嫁之后,就一直在秀云坊内。没想到今天秀婆婆和云婆婆两个人竟然走出来了。云婆婆抽出剑指着剑东来说道:“剑东来,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厉害了?那好啊,我跟你比上一比!”

    剑东来赶忙摆手说道:“别,云云,你听我说。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希望两家联姻!”

    “联姻?灵秀是有未婚夫的,而且她还未成年,联什么姻?你这没羞没臊的老东西真的是不要脸到极点了,还知道不知道羞耻二字要怎么写?你剑神阁的人登门挑事,没被我打死丢出来就已经是给你这个老登徒子一个面子了,今天你还打算动我弟子的主意?”云婆婆怒火中烧的看着剑东来,剑东来叹气道:“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无罗大师到!”就在这个时候有人高声大喊着。

    绮秀的神色凛然,因为当年武罗拒绝给她们修复偃甲,而且还开出来条件,要两位秀舫弟子给他当侍妾。这件事真的激怒了绮秀,所以秀云坊的偃甲一直都没有修好。眼下秀云坊有了偃甲,绮秀是不怕武罗的。

    武罗在一大堆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剑破天看到武罗大师笑着说道:“大师怎么来了?”

    “我听闻这里争执,所以就来看看。还能希望秀云坊和剑神阁之间化干戈为玉帛。”武罗很平静的说完,绮秀冷哼了一声说道:“武罗倒是好心呐!”

    剑东来看到秀婆婆和云婆婆都出来了,本来就已经不想再打下去了。但没想到武罗竟然来了,正好找个台阶。

    “若是武罗来了都这么说,老头子就给你这个年轻人一个面子。”

    “感谢剑仙前辈。”武罗恭敬的鞠躬说道,接着他抬起头开口道:“武罗今天还有另外一件事。”

    绮秀看着武罗反问道:“雪清河也死了?你也来讨个公道的?”

    武罗摇摇头,他平静的说道:“那倒不是。只不过清河跟我说了当天的情况,我自问不如灵秀姑娘的本事,只是我不知道灵秀姑娘芳龄几许?”

    “十六。”绮秀平静的回道。

    “这就怪了,一名十六岁的姑娘又怎么会成为圣师的呢?”武罗笑着反问道。

    剑破天低声说道:“大师这意思……”

    “一个人就算是再天才,年纪是个硬伤。十六岁她要怎么样才能将那么多的偃术记下?不说圣师,突破宗师之后每一次都是需要时间的积累,她年纪如此小,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祖师了吧?正所谓是出反常必有妖。清河曾质疑过,却未被坊主大人采信。为了天武城的安危,秀云坊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

    绮秀冷声说道:“我再说一遍,灵秀不是虚空妖兽,这个我们已经证实过了,具体情况我们没有必要告诉你。另外武罗大师,灵秀出身于诸葛世家,家族传承着偃术大道。灵秀曾言,家族内天师级别的长辈就有数人,一个圣师,在诸葛家还真的算不得上是什么逆天的存在。武罗倒是,绮秀倒是觉得,偃术之道重在刻苦钻研,莫不是而不是弄一些没有用的旁道,您说呢?”

    武罗的脸色显然不太好看,但是他还是忍住没吭声。剑东来笑道:“是不是的话,让那小姑娘出来一见不就清楚了?”

    “现在灵秀妹妹不在坊内,她在外面玩。再怎么说,她也不过是个孩子,玩还是天性。”绮秀平静的说道。

    听到灵秀不在,剑东来知道两位婆婆都出来了,她们是没有必要藏着灵秀的。

    “不如这样,哪天这位小姑娘回来了,不如坊主带着她去天王府。我们还是将这个证明一下的好!”

    绮秀冷哼了一声,她平静的说道:“对于无聊的事情,我不觉得有必要证明,而且你们打算怎么证明,我不管你们出于什么目的,灵秀是秀云坊的人,任何人都不能动!谁敢动灵秀,我秀云坊必然会让他知道我们这些弱女子到底是怎么立足于天武城的!过去没有人敢动我秀云坊,现在也一样没有人敢动!”

    绮秀说完便转身离开,留下剑神阁的人和武罗面面相觑,武罗的面子算是被绮秀折了一下,剑神阁倒是没什么,剑东来带着人折返回去。但他们并不知道,在远处的阁楼上,一名少女正看着这边,她蓝色散发着荧光的眸子里面闪烁着一丝光华。

    “找我?那就上门去会会……想要得到这个名额,还得有足够的证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