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话:恐惧的蔓延
    “你说什么?你说问道郡寸草不生?人都死了?”诸葛祁阳吃惊的问道。

    齐家的家主,齐茂彦赶忙拱手道:“祁阳少爷,七日之前我们就安排人去暗杀李昭玘,还没等到动手的时候您就来了,三日前那边儿传来消息说,问道郡有异象发生,一名少女从天而降,还带着一架破军级偃甲,她对李昭玘下达了灭族布告。三日之后,整个问道郡真的寸草不生,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守城的兵丁,亦或是甲士。无一幸免!”

    “这太可怕了……不过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比如说这名少女是从哪儿来的?”

    “我们也不清楚了,因为我们的人也死在那里了。对了最后一次传信的时候说过,那名少女自报家门叫希格德莉法!”

    “希格德莉法?这是西大陆或者是北部大陆的人。难道是说月帝国悄悄入侵了东唐?或者是东唐的皇帝背着我们跟月帝国交易?”

    “就算是月帝国,也没听说过他们开过任何一场屠城战。”

    诸葛祁阳低声说道:“那么到底是谁干的?做这件事会不会对我们产生威胁?”

    “应该不会,如果有那种本领的话,我们早就死了,也没有任何的抵抗才对!”齐茂彦的分析,诸葛祁阳怎么会不知道,但他心里的分析与担心并不是在这个人会不会威胁他们的上面,而是这个人是不是百战?

    诸葛祁阳知道,去了问道破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一直住在杏园的白一战还有星辰偃甲,难道是白一战驾驶着星辰偃甲屠戮了整座问道郡?

    诸葛祁阳自己也搞不明白了,但他能确认的是百战应该是前往了问道郡,如果不是白一战做的,那么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问道郡的事情迅速在各地传开,剩下的七王各部来到问道郡之后立即折返,大家各自回到了各自的领地八王之乱瞬间就被平定了,任谁都没想到这场暴乱竟然如此快就进入了平静,至于问道郡的事情犹如病毒一样将恐惧传遍了整个东唐帝国。

    大家惶惶不可终日,生怕会再次出现灭族布告。

    然而几天之后,没有出现灭族布告。大家也算是松了口气,也许是非常特殊的案例而已。百战和雷克缇娜抵达问道郡之后,百战坐在偃甲里面看着外面的情况,他倒是没有震惊,甚至一点儿都不感觉到奇怪。这种结果对百战来说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才对。百战在做的就是测试女武神的力量,从效果上来看,跟自己的计算是差不多的。冈底斯的力量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摧毁性的。

    芙蕾雅只是是个原质舱之中的一个,她的实力在整个生命树之中除了“王冠”之外的“三大顶点”之一的强者。

    也就是说,芙蕾雅是十**oss里面排名最强的三人之一,这是百战能了解到的情况。但具体芙蕾雅到底排在什么位置上,那他也不太清楚了。不过芙蕾雅对于百战的忠诚是非常露骨的,她对百战的忠诚完全不加以任何的掩饰,而是非常直接的体现出来。

    “最强的三个boss,现在已经拥有了一个了,那么剩下的boss要如何激活呢?”百战皱着眉头忖度着。

    雷克缇娜看着已经变成了废墟的问道郡说道:“咱们接下来咋办?”

    “人已经死了,我们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停留了。倒不如去别的地方逛逛。”

    “逛逛?你打算去哪儿逛啊?这里都发成了灭城的事情了,我觉得咱们还是离开这个地方的好,太危险了……”

    百战淡定的说道:“那就先回大营,看看诸葛祁阳那边有没有什么事情。”

    “我觉得不错,我们可以先回去看看。”雷克缇娜表示赞同之后,两个人接着掉转头往东鼎城的方向走。百战和雷克缇娜折返大营的时候,诸葛祁阳亲自迎了了出来,他看到星辰偃甲和走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完全不像是经历过一场战斗的样子。【】

    诸葛祁阳说道:“你们没事儿吧?”

    雷克缇娜叹气道:“我们的任务算是泡汤了,路上我跟我哥就像看看风景,外加上怕被发现,所以绕了路走,等我俩走到问道郡,结果看到的就是一大片的废墟,除了尸体之外,我们啥都没看到。对了找到了头颅,在城门的位置上,有人把脑袋放在哪儿了。鲜血结痂了,粘在了木板上都拿不下来了。”雷克缇娜说着话一脸嫌弃的将包裹丢在地上,两名兵丁打开包裹,果然李昭玘的头放在里面,而且下面还粘着一块木板,因为在外面放的久了,所以粘在了木板上。

    这说明这脑袋并不是新鲜的而是在外面晒了好几天。诸葛祁阳低声说道:“这么多年都没人没李昭玘收尸么?”

    “那就不清楚了,反正这东西一直都在门口放着,没有人碰。我估计是都吓到了,根本就不顾上李昭玘的死活。”雷克缇娜一脸嫌弃的说道。

    诸葛祁阳看着百战说道:“先生辛苦了。”

    “我倒是什么都没做,只是东唐帝国下手未免有点儿凶了吧?就算是叛军也不必下手如此狠毒啊?”

    诸葛祁阳跟一旁的齐茂彦相互看了一眼,齐茂彦低声说道:“先生说笑了,我们当时自保都很难,哪有那个本事去屠城你?再者说了,问道郡不是一般的小城池,单凭人力想要屠城,不打上个七天七夜是难以做到这样的地步的。”

    诸葛祁阳非常严肃的说道:“眼下突然出现了一个不明的势力,咱们万事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八王之乱,广听王被杀,王府被推平。皇帝李平翟坐在龙椅上一脸沉闷,虽然八个儿子是真的把他气得动了杀心,打绝对不是这种自灭的办法。

    大殿之上,诸葛祁阳身穿银色铠甲走进来拱手说道:“诸葛祁阳见过皇帝陛下,。”

    “祁阳呐,都不是外人,就别那么客气了。在东唐,你不需要对朕行君臣大大礼。”

    “谢陛下。”诸葛祁阳站在一旁,他低着头,李平翟低声说道:“祁阳呐,问道郡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嗯,我的一个朋友还亲手带回来了李昭玘的人头,只不过是破城数日之后,未有人给他收尸,所以我朋友顺手就带了回来。”

    李平翟点点头,他沉声说道:“那……这件事的元凶你有眉目么?”

    “没有,我们的人去过,齐家还有几个死在那里了。最后的消息只是报了一个名字:希格德莉法。”

    “这名字……不是我们东大陆的人?”

    “并不是,应该是西大陆或者是北部大陆……”诸葛祁阳低声所到。

    李平翟倒吸了口冷气说道:“该不会是我那个逆子跟月帝国有什么交易,然后谈崩了吧?”

    诸葛祁阳沉声说道:“恕我直言,三日内出兵,平掉一座城市,一个不留。这真的没法做到。据我所知,问道郡的战斗就打了非常短的时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然后就彻底兵败,三皇子李昭玘就是那个时候死的。”

    李平翟靠在龙椅上,他不断的摇头说道:“天降异象,这就是亡国的前兆,北齐亡国了,变成了月国,难道我东唐也要四分五裂分成不同的国家么?”

    齐茂彦开口道:“皇上,微臣跟祁阳少爷商量过了,倒不如启用十皇子,李茂生。”

    “你是说……茂生?”李平翟好奇的问道。

    “虽然李茂生是庶出,生母不过是宫女,但十皇子为人敦厚老实,而且他确实要比其他皇子们更加知道宽仁,能吃苦。我相信陛下的皇子们也只有这位皇子才是真正的治国之才。”

    听了齐茂彦的话,李平翟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传李茂生上殿。”

    没多久,十皇子李茂生身穿一身很干净的罩衫走进大殿,跟其他的皇子不同,他不讲究穿着,只是干净朴素便好。

    李平翟沉声说道:“茂生呐,你三哥的事情,你已经听过了吧?“

    “儿臣听到了,他死有余辜。”

    李平翟沉声说道:“剩下的皇子怎么办,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李茂生笑道:“杀。”

    “杀?那岂不是说朕要给自己清理门户了么?”

    “父皇,难道这几位兄弟不该杀么?父皇,我知道您可能不高兴,但这些人不杀,八王之乱只是变成了七王之乱,跟过去有什么区别?已经撕破了脸,父皇放过他们,他们却不愿意放过父皇。因为您一日在位,伴君如伴虎,他们总是觉得您要杀他们。父皇念及骨肉之情是您仁德在上,可他们呢?在起兵谋反之前,他们可曾想过拿起屠刀要杀的是谁?他们要反的又是谁?如果父皇是昏君,我无话可说,但东唐能一直支撑到现在难道是靠他们八个人么?父皇,这些乱臣贼子您说该杀不该杀?”

    李平翟叹气道:“你小子,脾气太直了,像极了我小时候。这样会惹很多人不开心。”

    “我只是就事论事,不愿意看他人脸色。”李茂生平静的回道。

    李平翟点点头说道:“日后好生学学礼仪,别没大没小的。祁阳也在这儿,有时间多多提点一下他。”

    诸葛祁阳点头道:“我知道了。”

    李平翟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他是要立储君了,这位储君就是十皇子李茂生。

    东唐的战乱并没有就此结束,但百战的事情算是完事儿了,可是来了这么一趟,星辰偃甲还没有用就回去,也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所以百战就又有了新的想法,他打算去打打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