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话:对峙
    刘文杰毫不客气的把拉德斯暴打一顿,连嘴都张不开的拉德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感觉上也就是剩下一口气的样子。

    艾达带着五架偃甲风尘仆仆赶来的时候,她发现这边的战斗早就结束了而且还发展成了斗殴……

    破晓的甲士一个个气势汹汹的踹着地上的甲士,个个凶神恶煞似的。

    艾达到了之后立即跳下偃甲,她径直的走到刘文杰面前敬礼道:“你好,我是艾达。是巡城卫队的司令。”

    刘文杰扫了一眼身材凹凸有致的艾达,他笑眯眯的说道:“原来是艾达司令官,久仰久仰,下官刘文杰,破晓偃甲团103中队队长。”

    “刘文杰队长,幸会幸会!”艾达很客气的和刘文杰握了握手,接着艾达扫了一眼地上人,虽然没死,但被打的挺惨。偃甲都受到严重的损伤,而且在不远处还听着大量蒙着烟色斗篷的神秘偃甲。

    “艾达司令官,您来的正好,这些人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么?”

    合理的解释?解释是什么?这些人怎么让你们揍的这么惨?还是说偃甲是怎么被打的几乎肢解了?艾达心里虽然很气,但还是强忍着怒火说道:“这也许是一个误会,还请刘队长见谅。”

    刘文杰叼着雪茄冷冷的笑了笑,他神情带着一抹蔑视的神色问道:“艾达司令官,我要是带着我的人冲进你的司令部,我跟您说误会行么?”刘文杰说着话眯起了眼睛,艾达是一名从四品的甲士,刘文杰正七品。两者差距挺大,但问题是刘文杰只要下达命令,就算是艾达今天也得栽这里。因为刘文杰带着十五架五代偃甲,而艾达没有。

    “拉德斯是擅自行动的,我是奉杨森司令官前来阻止他们的,但还是没赶上。所以这些人我会带回去严加审问的,会给你们一个公道。”艾达这个时候只能公事公办的如实说道。

    刘文杰笑了笑,他淡定的叼着雪茄悠哉悠哉的说道:“我们不需要公道,只是要让您清楚一件事,这里是破晓,不是天玺。如果想在这里撒野的话,下次就没有这么友好的回应了。”

    友好……这要是叫友好,艾达真心不知道破晓的对立状态是怎样的。

    艾达狼狈的带着这些甲士离开,损坏的偃甲能开走的全都开走了,而不能开走的直接拖走。艾达还从来没有遭遇到这样憋屈的事情,但这次她算是品尝个够。

    刘文杰受命阻击了拉德斯,阻击之后,百战直接调来了一个新的炮营在天玺和破晓的边境线上部署,大炮直接朝向天玺帝国王都的方向,浓浓的叫嚣气息非常的明确。

    虽然百战没有终止其余的合作项目,但在皇宫内的珈百璃气的脸色苍白……

    “混账!把拉德斯给我拉出去砍了!!”

    “陛下!!”很多大臣打算求情的时候,珈百璃青筋暴起的怒道:“谁敢求情,同罪论处!!!”

    正如同杨森所说一样,你们斗可以,但底线是偃甲武装力量是归属于陛下所控制的,也就是说,武装都是陛下的武装。唯一的例外就是破晓,因为珈百璃没有给破晓偃甲,相反还想在破晓获得偃甲。所以对于破晓的反击她并不恼怒,也应该是在意料之中的。拉斯不同,他是三大战争级偃甲团的人,那是珈百璃安家立命的本钱,现在和破晓闹崩了,而他们竟然失控!

    你让珈百璃怎能不怒?

    多亏杨森第一时间派人去阻止,而且第一时间入宫上报,否则这件事杨森吃不了兜着走。

    “拉斯这老东西是彻底不要脸了,来人,传我命令,剥夺拉斯家族贵族头衔,贬为庶民!”

    “陛下息怒!”杜拉斯第一时间站出来,然而珈百璃冷着脸看着杜拉斯怒道:“你信不信我连你一起办了?”

    杜拉斯浑身一颤,他没敢往下说。在珈百璃愤怒的眼神之中,杜拉斯吓得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那就是女王的威风,女王的气场。珈百璃气愤的拂袖而去,只剩下满屋子的大臣低着头不敢言语。

    珈立略看了看众人,他不温不火的说道:“这种火烧浇油的事情最好少作,你们最好记住一点,你们是天玺的臣子,不是诸葛家的。”这不咸不淡的两句话让大臣们的额角都冒出冷汗,大家都知道这话的含义,也明白,这就是最后警告了。

    看来这次珈百璃真的怒了。

    皇庭内紧张的气氛并没有边境的气氛来的火爆,百战又调集来了两个新组建的炮营,在边境集结,大量的各类火炮,几乎囊括了破晓所有口径类型的火炮,在边境上美其名曰:演习。

    不针对任何第三方的演习……

    一阵阵的轰隆的炮声吓醒了边境的天玺士兵,他们看滔滔怒火吓得脸色惨白。

    破晓要攻打王都了?他们要造反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把利剑一般飞入王都,爆炸性的消息犹如病毒一般在王都迅速扩散。薇薇安是疯了么?这是大家的第一想法,她要向珈百璃动手了?

    放在珈百璃桌上的一封信件让珈百璃的脸上一直阴云密布,萨拉扬叼着雪茄站在窗前说道:“陛下,这件事我觉得咱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我们的人先去破晓抓人的,整整十四架偃甲,全部严重损坏,根据审讯,他们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彻底被击溃了……我们和破晓的战斗力差距,似乎真的不小。这也只是他们的一个中队,破晓具体到底还有什么,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这才是让我担心的地方,和我们是盟友的时候,他们显得畜生无害,一旦跟我们翻了脸,虽然没有撕破脸,但让你深深的感觉到恐惧,这就好像是在你的卧榻之下睡着一条猛虎一般,它就一直盯着你,不动声色。时不时的露着獠牙,却不主动攻击你,而我呢?却总有一些不知死活的狗总去撩他的怒火,一旦它真的发怒了,我怎么办?跟破晓打么?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珈百璃心力憔悴的扶着额头,现在的她对于之前的决定有了一丝悔意,破晓还没发展起来就已经这样了。要是发展起来,他们会是怎样的,他们真的是“未来”么?

    就像慕法安临走之前说的那样,他们是“未来”?还是已经就是“当下”了?

    耍够了威风,薇薇安也算是消了气。破晓的炮营虽然撤了,但没有全部撤离,而是留下来了一部分,进行正常部署。珈百璃也知道,这次事件之后,破晓和天玺帝国之间算是有一条无法弥补的裂痕,这些火炮部署,也怕是短时间里不会撤走了。

    破晓的一阵火炮覆盖不仅仅打出了威风,也震住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包括诸葛家。

    他们也同样没见过军火,根本就不知道军火的生产工艺和技术。对军火产生了好奇的他们将目光放在了破晓……

    此时的破晓却没有把工作重心放在他们的身上,罗思尔准备好之后就离开了驻地前往南火帝国,跟着服部阿保一的副官游走大陆各地,挑选奴隶,罗思尔带走一个专门的工作组,这些人都是一起去挑人的,他们的目的很容易,就是七天之内带回十万奴隶,这是双方的约定。

    破晓驻地里也没有闲着,十万人需要住处,他们要开辟大量的住所来提供重要的居住场所,还有就是分配到各地工作。

    虽然是十万人,但在南火帝国的运送下来说,这并不是问题。

    七天的时间,大量的奴隶悄悄的抵达了破晓的驻地,他们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之后才明白,他们得到的不是绝望,而是自由。他们是幸运的,来到破晓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得到了属于他们的自由。在破晓获得了工作,获得了自由。可以凭借自己的双手建造一处属于他们自己的住所。

    奴隶们被各区域的管理者带走,缺人的单位全部都来带人。十万的努力,仅仅几天的时间就分配的一干二净,虽然人手暂时得到补充,但缺人的问题还是非常严重,至少破晓目前并没有能力出境作战。防御的范围太广了,所以没办法……

    在破晓驻地里,薇薇安依旧为缺人的事情闹心着。

    十万人的补给接了燃眉之急,但武装力量的不足,还是让薇薇安头疼。

    “薇薇安大人,王都那边儿传话过来,诸葛家的人好像要介入您的事儿,他们扬言要让您必须完成这次婚礼!”

    薇薇安冷嘲道:“必须?有本事他们就来,你让人传话过去,他们有本事在王都外面跟我叫号,我奉陪到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