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话:伤自尊
    包揽前十,任谁都没想到天玺学院的一个改造班竟然包揽了前面的段位,至于天玺学院的天才班学员脸上,一个个的的颜色都非常的难看。大家都知道这种事情有多打脸。

    改造班是什么?

    渣滓,废物的聚合地。结果呢?他们高高在上,稳稳的拿到了世界三大学院第一,走在巅峰之上?明明是改造的班的,他们是被集合在那里,被改造,被遗弃的一群人。结果他们改造成功了?

    着这样的结果任谁都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

    “他们的战绩作假,他们作假!这不可能?一个人怎么做到的斩杀57个巨人?”杨勒斯不断的重复着,他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他明明破了两位数,在世界任何一所学院里面,有人能做到这样的地步,真的是非常的强悍了,本来杨勒斯觉得这次的第一已经纳入了囊中,但现实的答案实在是让他太难以接受了。

    “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做到的?”

    “戈德拉斯甲士学院的人也破了纪录,难道他们行?天玺学院的人就不可以么?你什么逻辑?”杨勒斯吃惊的时候,站在一旁的格林顿听到,非常不快的问道。

    “渣滓就是渣滓,他们就应该好好的去作渣滓,难道不是这个道理么?宁凰老师,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在其中做了什么对不对?是不是宁凰老师?”

    宁凰神情冰冷的看着有点儿神志不清的杨勒斯,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鄙弃和蔑视的态度。对于这样人,她真的是非常的反感,尤其是对方还抓住她的衣角。“他们是渣滓?可在我的眼里,你连渣滓都不是,站在这儿只能让我反胃,而且请你松开。谁允许你抓我衣服的?”

    很明显,宁凰生气了,她对杨勒斯厌恶透顶,过去的宁凰虽然冷漠,但不会表现出厌恶,但现在不同。她厌恶着杨勒斯,不仅仅是他那副嘴脸,更加不可接受的是他称改造班是渣滓,如果改造班是渣滓,她是什么?百战又是什么。这些话,在过去或许无法引起宁凰的愤怒,但现在……任何人说出来都只是在碰触她身上的逆鳞。

    而所能等来的结果就只有她的怒火。

    宁凰的原力立场震开了杨勒斯,杨勒斯被震开之后,他看着宁凰问道:“在你的眼里我们算什么?虫子?草芥?还是一群或说话的牲畜?你高高在上,装的跟女神一样,实际的骨子里面呢?你有那么高尚么?你若有那么高尚怎么会跟薇薇安的男人混在一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婊子!”

    宁凰听到这句话,她不动神色的微微侧过头,随着修长的睫毛微微的抬了一下。浑身散发出的寒意,让在场所有的学生都感受到了那股发自于骨子里的阴冷,那是一股杀气,一股犹如波涛一般的汹涌杀意!宁凰的嘴角微微的勾起,她轻声问道:“这就是你最后的遗言么?”

    “宁凰!不要冲动!”罗斯福立即意识到杨勒斯闯祸了,他本来想拦着宁凰,但宁凰面带着阴冷的笑意,那份笑容看的大家如痴如醉,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看得这份笑容如痴如醉,那就犹如常年凝雪的冰山雪峰之上,绽放出一朵娇艳的花一样。这是这朵花散发着浓浓的血腥气息……

    宁凰白皙的手掌缓缓的抬起,掌心翻腾着金色的气息。

    罗斯福见势立即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宁凰怎么会对外人随意的笑,她的笑只笑给死人看的!“不好!大家不要看宁凰的眼睛!!!”

    罗斯福的声音还没落下,杨勒斯的双眼之中便流出了两道血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宁凰的手掐着他的喉咙,一股**滚烫的感觉疼的他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怪叫,宁凰似乎很享受的看着杨勒斯,她语气出奇平静的问道:“死的感觉是什么?是不是很舒服?”

    “不……不要……杀……我……”杨勒斯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然而一股炙热犹如烙铁灼烫的痛感传入了他的颈椎,杨勒斯的瞳孔快速的缩小,他的嘴里满是鲜血汩汩的流淌出来。一股强悍的罡气从宁凰的手中涌出,接着一声闷响。

    杨勒斯已经变成了一堆四溅的血块,只是头还在宁凰的手中,一根脊骨不断的在空中摇晃着。任谁都没有想到宁凰下手如此狠辣,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杨勒斯的头轻声说道:“本来想看看你的脊梁骨到底有多硬,但看来也没有多硬……”说着话的时候,宁凰非常嫌弃的将剩下的残骸丢在地上。学生们都傻傻的看着地上的残骸,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什么。

    杨勒斯是甲士,但宁凰是偃师。同时她还是一名从一品的甲士,拥有这两重身份的宁凰杀杨勒斯就像是杀一条狗一样轻松,而且没有人敢有任何的异议,布莱德默默的看着场上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死了一条狗一样,他平静的说道:“去两个人处理一下现场,宁凰大人消消气,还没结束呢!”

    宁凰没说话,她缓缓的走到百战身边,然后一言不发的站着。百战默默的看着宁凰那双如同玉脂一样洁白纤细的小手,宁凰看着百战问道:“怎么?”

    百战很直接的回道:“是九阳真经,你修炼的速度果然比我还快。”

    “我的修为比你高,所以修行的速度比你快也是自然的。”出人意料的,宁凰跟百战说话的时候就像是两个相处很久的两口子一样,你一言我一语,虽然感觉平淡,但有一股浓浓的化不开的情愫裹在两个人的四周。

    “看来我修行的速度要加快了,再这样下去会被落下的很多。”百战认真的看着自己的数据,宁凰很淡定的拉起百战的手说道:“你已经很优秀了。”

    看到宁凰的动作大家惊得差点儿吓掉了下巴,刚刚还是杀人的女魔头,结果转眼间就跟别人打情骂俏的,这样真的好么?就算是偃师,这也未免太过嚣张了吧?

    然而这就是谛世界的现实,任何人只要你有实力,有能力。能把别人生死控制在你的手里,那么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人敢对你说一个不字。本来杀甲士是一件颇为大逆不道的事情,但身为偃师的宁凰杀人大家就像是没看到一样。若是换做旁人,这件事绝对是一件大风波,但在宁凰这里就变成了捏死了蚂蚁一样平淡。

    没有人指责,也没有人敢提及。只是默默的投来敬畏的目光……

    宣布了成绩结果,也结束了讲演,三大学院剩下的事情就是要进行一次聚会。这里的三所学院的学生要聚集在一起进行篝火晚会,这算是让学生们放松一下,百战也觉得不能总这么绷着,否则不管是什么人都会崩溃的。更何况都只是一些学生呢?

    营地里大家烤着火吃着烧烤,百战让人从食品车里面拿出啤酒桶,众人一起分享着啤酒吃着烧烤。那种感觉的真的是非常的惬意,百战自己端着扎啤杯开心的喝着啤酒。百战没有什么爱好,喝酒也许是他现在唯一的个人爱好了。

    百战一个人坐在篝火前安静的烤着火喝着啤酒,罗丹妮看到百战一个人,她好奇的走过来问道:“宁凰老师呢?她平常不都陪着你么?”

    “好像是跟罗斯福院长谈话去了,你这次决定跟我们一起回破晓了么?”

    “说实话,我还是不想去,但想到老爹……我有点儿担心他。”罗丹妮从来都是这样,很爽朗,也很直接。

    百战拿起一个杯子问道:“要喝一点么?”

    罗丹妮倒是没有拒绝,她跟着百战一起坐下喝着啤酒。喝了一大口啤酒之后,她的脸颊微微的有些泛红,不过感觉身子里是暖暖的。罗丹妮接着篝火的光看着百战的侧脸,她不得不承认百战真的是很帅气。很符合她个人的口味,罗丹妮低声问道:“你上了这么多次战场,就没怕过么?”

    “什么时候都怕,但怕没有用。只能接受现实并且活下来才是关键的。”百战淡定的说完又喝了一大口啤酒。

    罗丹妮忍不住笑了笑,她轻声说道:“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这么排斥你们?”

    百战看着罗丹妮,他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罗丹妮忍不住轻声说道:“因为最早的银月卫的团长是我母亲,那时候的银月卫威名赫赫,可终究挡不住贵族们的争斗,母亲死在了巨人的口中,那时候我们家老头子在现场,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带着活下来的人逃了回来……我知道,那是异种巨人,他们根本就无能为力,但我还是无法接受他什么都没做就回来了……后来银月卫几度差点儿永久消除番号,第二任团长又是一个没有本事的废物,除了阿谀奉承之外,没有什么本事。后来这名团长跟团里面的一名甲士的妻子通奸有染,被抓了个先行之后,让那名甲士给杀了。甲士杀了他之后又自杀了,这让银月卫的名声彻底声名狼藉,直到薇薇安她来了,她是被人排挤到那里的,带着一架垃圾出境界的三代偃甲银雀,士气不高他们被国家当做炮灰派出去,但令人意外的是他们不仅仅完成任务了,还活着回来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银月卫逐步的发展,最后终于有一些样子了,又被送上了战场。结果这一次,银月卫又一次成了……”

    说到这里,罗丹妮的眼泪已经挡住了视线,百战递给她手绢,罗丹妮看了看百战,她接过手绢低声说道:“谢谢。”

    “你母亲是东部大陆人,她叫苏银月,对么?”百战叹了口气,他声音很轻的问道。

    罗丹妮一愣,显然她并没有想到百战知道自己母亲的名字,这件事一直都是罗丹妮藏在心里的事情。她不会对外说的!“你怎么知道的?”

    在罗丹妮的注视下,百战摸着酒杯神情略显沉重的回道:“罗思尔说的时候,他哭的很厉害。我从来没见过他哭过,但那次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真的哭的很厉害,他埋怨我为什么不早出现,如果我早出现的话,苏银月或许就不会死了。”

    罗丹妮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屑,她微微的皱起眉头说道:“这种事怎么能怪你呢?他还是那么没有担当。”

    “他从来都没怪过我,他只是在恨自己,你不没有原谅他,他何曾原谅过他自己呢?”百战说到这里,他低声说道:“回去的时候去她的墓地看看吧!”

    “她没有墓地,墓地是衣冠冢。”罗丹妮很低落的说道。

    百战低声回道:“并不是,她的尸体留在了那里,她……是自杀的。在被巨人吃之前,她已经自杀了……所以巨人没有吃掉她身体,墓地就在划定国境的旧军营外……”

    “你胡说什么?她怎么会?”罗丹妮一听,她立即站起身怒气冲冲的看着百战。

    百战平静的回道:“战场的残酷绝不是一次拉练可以比拟的,真正的战争是充满了绝望的。而我们就是一群在战争夹缝之中求得生存的蝼蚁,她依旧是战斗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了。”罗丹妮站起身冷着脸要走,但百战端着酒杯低声说道:“我建议你自己去看看,很多事情需要你自己用眼睛见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