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话:身份疑云
    “爸……我怎么会忘了您呢?我这不是在外面工作么?!”

    “怎么?白银帝国招不下你了?你不在白银帝国老老实实的为国家效力,你跑天玺帝国干什么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嘛?你在薇薇安那边儿是认认真真的做甲士么?”项龙愤怒的瞪着项博问道。

    项博道:“我为啥不是认认真真的做甲士啊?爸,天地良心啊,我从突围到现在我可没苟且偷生过,我可是一步步的打出来的。从桐林道破袭战到定国峡谷的立体垂直突袭战,我可是一直都是在卖命啊!您可不能这么说我,我的战功是清清白白的!”

    “你清白?我还不知道你?你不是因为薇薇安那丫头?我告诉你多少回了?薇薇安是王侯看中的女人,你别招惹他,你知道你们那个什么偃甲团的人杀了王侯的弟弟么?”

    “你说王佐?”项博好奇的问道。

    项龙摆摆手说道:“看来你还真的都知道!我问你,你参与了么?”

    “这话您怎么说的?我还跟您说,要是将来枪毙王侯的话,开枪的绝对我。”

    “孽障!你看我不打死你!!!”项博的话是真的气到了项龙。项龙抄起凳子就要打项博,项博一抬手道:“我说爸,您可想好了啊,我现在可是破晓偃甲团的副团长,现在好歹也是一名从五品甲士了,您下手之前得考虑一下外交问题。”

    “什么?你从五品了?”

    “这话您怎么说的,我跟您吹牛有啥意思啊?您看这个,演武堂不能陪我跟着您玩这个花活吧!”

    “你从五品?!什么时候的事情?”项龙真的有点儿不太相信自己的儿子有这样的本事,说实话项博是项龙最得意的儿子了,但项博也是项家最不听话的孩子。他的两个哥哥们都是家里非常重要的顶梁柱,在帝国也都是身居要职,项博则被公主看上,他年纪轻轻的就成为了偃甲团的团长。但项博竟然看不上公主,非对薇薇安念念不忘的,这让项龙一直气的想要打死他。

    结果这次上战场,项博竟然还跟薇薇安跑了,这让项龙的老脸真的有些挂不住了,但后来捷报频传,后来银月卫关闭定国峡谷,打破了巨人的进攻态势,让人类转守为攻。说实话项龙在家总忍不住偷笑,就算是皇室都时不时的催促项龙去把项博给弄回来。但问题派了人去过赎项博,项博不回来。这给项龙起的差点儿肺都炸了。

    本来他对项博的做法失望透顶的,但破晓偃甲团的学员竟然救了戈德拉斯甲士学院的学员,还全灭了獠牙偃甲团。竟然还在巨人的围攻下活下来……这些在项龙看来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竟然都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他的面前……白银帝国的偃甲被抢夺,这次白银帝国的偃甲算是露脸了,七架偃甲对抗南火接近三十架的数量,还赢了。这让白银帝国的偃师殿非常露脸,那边儿接到消息之后,偃师殿的偃师们非常的开心。

    项龙这次有点儿不太确定要不要把项博弄回来了,项龙觉得项博所在的偃甲团绝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而且这个偃甲团绝对不是项博的问题,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项龙是知道的。薇薇安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小丫头,她也不应该有这样的本领。也就是说,破晓偃甲团一定是藏着能人的。

    这次在前线回来的人之中,大家评论最多的人就是百战,一个人引诱巨人。而且一路击杀了那么多巨人,虽然是有宁凰随行,但能让宁凰也绝对做不到杀掉一百多巨人的。项龙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上面的文章,改造班的核心明显是百战,搞不好破晓偃甲团的核心也是百战。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少年,恐怕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存在。

    所以项龙这次找项博就是来确认一下他儿子到底想要在天玺帝国干嘛。

    “你这些日子都在干什么?我听说你们偃甲团的学员出事儿了,怎么这么重要的时刻你们偃甲团连个人都没出现啊?”

    “不行啊,我们人手不够,太忙了。”

    “前线出这么大事儿你们都不来人,在后面忙什么?”项龙忿忿的问道。

    项博憨笑道:“我们怕我们来人吓到你们,而且我们来了服部家不久更难受了,我们不想太刺激他们了。现在赤雷垣还在我们手里,他们正难受着。而且我们还有很多任务要完成的。总之偃甲团的一切都是刚刚起步,现在我们计划的初步规模都还没完成,许多的任务都堆满了,学员们的事情再说已经解决了,我们不是没出动。只是来了人半路就回去了,我们不能随便透露消息的。”

    “行了行了,你就跟我扯谎吧!我在你嘴里一句实话都听不到。”

    “反正你从来不信我,我跟你说啥都没有用。不过我觉得你以后肯定要来找我的。不信您就看着!”项博很自信的说道。

    项龙冷哼道:“我找你?你等着我求你?我求你张张心吧?你都多大了?还玩?!”

    项博笑道:“反正我说什么您都不信,我就用实际行动证明给您看呗!”

    “少跟我在这儿油嘴滑舌,你跟我回不回去?”

    项博笑道:“这话说的,我怎么能回去呢?我在这儿挺好的。这儿有我要东西,白银帝国可没有。”

    “这儿有你要的?不就是薇薇安么?我说她到底哪儿好了?”

    “别别别,那种女汉子已经不是我的菜了,我有新目标了。”

    “项博!怎么白银帝国的女孩子招你惹你了?就天玺帝国的好?白银帝国的就不行么?”项龙差点儿让项博气爆炸,头发一下子都立了起来。项博抿嘴道:“我说爸,您还让不让人说话了?我那句话说的是找女人了,我现在有新的目标。事业,您懂么?事业!我在这儿有前途,说实话跟您回去我就废了。”

    “我现在就打死你!”项博的话彻底激怒了项龙。

    副官这个时候忙拦着说道:“少爷,您怎么说话呢!项龙大人一直都对您特别担心的!”

    “我知道啊!可他这脾气就是听不进去别人说话。我都说了我得在这儿做事的。我在这儿做的事情,您那边儿是绝对做不到的,放眼整个东部大陆就没有一个国家能做到我们做的事情。您不理解我没关系,三年,您给我三年时间,三年时间破晓的威名要不响撤整个各国,我自己回去。行吧?”

    被项博如此认真的一说,项龙也都懵了。他狐疑的问道:“你到底在天玺帝国做什么?”

    “我不为天玺做事,我只为了一个人做事,我答应过他的,我的命是他救的。所以我得报恩,而且跟他在一起我才完成了那么多的不可能的事情。爸,我的身上背负着那些失去兄弟的命,背着他们的血。过去的我非常不懂事,也不听话。我的任性和狭隘让我失去了那群兄弟,我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白白的死了,破晓现在确实不起眼,但我们走的路是你们没走过的,我们看到的是你们所没看到过的。您还局限在白银帝国,您知道在定国峡谷我们看到了什么,数十米,甚至上百米的巨人,他们全身附着着钢铁的皮肤,他们成群结队。一旦那些家伙出来,莫说白银帝国,整个谛世界都回随之覆灭。我一个人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们这些人凑在一起,我们要一起合力对抗那些家伙。这些事情你们做不到,但我们可以!所以我说我回去就废不是在嘲讽您,放眼整个谛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会向破晓这般,不久,用不了多久我们的名字也会传到你们那里。因为我们在做大事,你们所看到的事情不过是我们的一些小意外。这正让你们瞠目结舌的事情还没有让你们看到。由于保密的原因,我只能对您说,接下来的时代,是我们的时代。”

    项博说完之后,项龙没有说话。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儿子如此认真过。他没有了过去的轻浮,他对自己的错误认识的非常的透彻,项龙了解自己的儿子。他真的在忏悔自己的过去。

    “你……说跟随一个人,是那个百战么?”

    项博没回应,但他也没有否认。只是一默认来回应自己的父亲,项龙长叹了口气,他低声说道:“我听说,他是希望之光上的人,这么说来他应该也是白银帝国的人。难道他被薇薇安迷住了?”

    “爸,百战才十五岁。这小子估计爱情是啥都不知道呢。您就别瞎猜了,百战的事情是一团谜,我问过罗锐了。他跟我确认过,他在船上见过百战的。只有一点他们的面纹有些不同。具体原因不知道为啥,但百战应该是希望之光号上的那个孩子才对。他不会认错的,虽然面纹变了,但容貌没变,那头火红色的头发真的不容易假扮的。百战他自己也说过,他是从希望之光号来的……”

    项龙沉声问道:“你知道船上那个神秘的偃师是从哪儿来的么?”

    项博有些茫然,他摇摇头说道:“我这个就不太清楚了……”

    项龙叹了口气,接着他语气神秘的开口道:“他是从墨家来的‘隐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