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话:联合军
    百战一下子就听懂了薇薇安向表达的意思。确实,薇薇安和宁凰岁数相差不大,都是缔世界土著居民,但宁凰对文明等级,甚至是超越一级文明的事情都非常的清楚。这一点让百战和薇薇安都非常的在意,总觉得宁凰的身上恐怕有着不那么简单的秘密。但这个秘密会不会威胁到自己,两人都不清楚。所以薇薇安才会嘱咐百战多加小心。

    车队分开,薇薇安带着偃甲运输车、还有炮车、宿营车等一些车辆返回封地。剩下的车队由项博指挥,负责把学员们送到集合地点,并就近待命,暗中保护学员们。

    对此,项博的原话是:薇薇安太不讲究了,见到巨人二话不说立即就打了一炮,然后掉头就走!丝毫不管巨人在后面一路狂追!

    当然了,这话项博也就敢跟百战私下里嘀咕嘀咕。他要是真敢当薇薇安的面这么说,薇薇安能让他这辈子都不能打(和谐)炮!各种意义上的不能。

    分开之后,这边车队的宿营车就只剩下两辆。其中,一辆宿营车里坐着改造班的学员,另一辆宿营车里有护卫十人、侦察兵十三人。终究还是不放心,所以薇薇安在分开前留下一些士兵保护学员们。

    等车队再次驶向集合地点时,百战特意让车队放慢速度,目的是为了让改造班的学员们适应在战场上野外宿营。学员们心里都明白这次是真正的野外宿营。一切要求按照实战来,严禁明火、严禁大声喧哗。而且到了晚上还要站岗警戒。虽说没在附近发现巨人,但还是要保持警惕。

    现在改造班的全体学员都算是破晓的预备役成员,所以留下来的护卫还有侦察兵对学员们都非常照顾。他们很耐心、很负责任的教学员们如何安营扎寨、如何快速搭建帐篷、如何布置明哨暗哨、如何提前发现危险等等,学员们也都非常认真、非常虚心的学习。这些老兵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保命的资本。

    深秋的晚上虽然没风雪交加,但瑟瑟的晚风依旧让人不由自主的打哆嗦,露在外面的手指也会发僵。所以,除了站岗警戒的士兵和学员,剩下的众人都躲在宿营车里小声的聊天、休息。至于晚饭,都是由后勤补给车来完成的。而且,饭菜都是在车内烧制。

    后勤补给车采用的是石油液化气来烧晚饭,这样能做到没有明火。车内的排风系统会将热气排放到地下。所以在做饭之前,大家会挖一个排烟的坑,然后油烟都向深坑里面排放。没有明火,没有烟,不会引起巨人的注意。

    这些都是百战编写的战术动作。而破晓偃甲团的甲士都必须要适应这样的规则。

    现在改造班的学员们在没有上战场之前就接受了这样的训练,等以后就能很自然的适应这样的行军。

    吃过晚饭,大家都很开心的小声聊天。今天又是平安无事的一天,真好!附近有隐蔽起来的哨兵暗中警戒,车辆都用伪装网覆盖着,又是躲在林地中,不会引起巨人的注意。所以大家都躺在车里安静的休息……

    第二天,车队行驶过程中发现了巨人。而此时车队没有偃甲保护,也没有炮车保护,配备的武器只有火箭弹,机枪,还有突击步枪。所以,项博死死的抱着rpg火箭筒,准备随时出去给巨人来一炮!

    但百战并没有下令攻击,而是让车队加快速度行驶。果然,就如同百战推断的那样:车辆隔绝了人类的气息和声音,所以巨人会很习惯性的无视车队。即便巨人对这种会跑动的铁盒子产生了兴趣,只要车队加速行进,巨人根本就追不上车队。

    等远远的把巨人落在身后时,项博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司机也长长的松了口气。相比巨人,司机更担心项博一个不小心,直接拿火箭筒把车给炸了。

    接下来的几天,又遇见过几次巨人,车队都依靠速度甩开了巨人。这几天的一顿测试下来,车队累坏了不少的巨人……

    通过这几次测试,可以证明:新车辆组成的车队可以在战场安全穿梭,快速,还不会引起巨人的注意。

    见车队竟然可以安然无恙的从巨人眼皮子底下溜走,改造班的学员们都感觉到非常的新奇好玩,同时对巨人也没那么害怕了。至少见到巨人,已经没有人吓得不敢动弹了。

    而这也正是百战想要的结果——在拉练的时候,学员们不会因害怕而慌张无措。只要不慌张、听指挥,百战有信心带着他们活下去。不管对手是巨人,还是别的什么人。

    卡着集合的时间,车队安全进入集合地点。这里已经在联合军的控制范围内,可以见到很多偃甲团。来自世界各国的偃甲身披着不同颜色的战旗,涂着不同的徽记。不同肤色,不同发色的甲士们来到这里,只为了同一个目的——战胜巨人。

    这些甲士们,形形色色,表情各不相同。有的显得很轻松,因为他们打了胜仗。有的非常紧张,因为他们马上就要上战场。也有的非常颓废,因为他们正在怀念着刚刚逝去的战友……

    为了表明身份,车队挂上了天玺帝国的旗帜和破晓偃甲团的战旗。车队缓缓的沿着小路前进,道路两边的甲士、士兵都非常好奇的看着车队。因为他们根本就没见过这种会跑的铁盒子。还有很多甲士坐在临停的偃甲上,非常自来熟的对车队招手……

    因为入场要有顺序,而此时天玺学院的车队还没到,所以百战他们要在军队集结的地方宿营一晚。停好车,打开车门,改造班的学员们都走下车,一个个非常好奇的看着周围。

    而等看清这只是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时,周围那些甲士们的脸上带着一抹说不清楚的感觉。

    其中一名浑身污渍和血渍的甲士走了过来,很明显,这名甲士经历过一场恶战。

    走到车前,这名甲士神情非常复杂的看着这群改造班的学员们。等看到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陆达克时,这名甲士神情变得非常恍惚,他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快步走过去,一把拉住陆达克问道:“你们怎么来战场的?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国家呆着?”

    陆达克一愣,显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到对方是甲士后,陆达克挠挠头,有些含羞的笑道:“我们要为人类战斗!和大哥你一样,在前线杀敌啊!”

    “杀敌……不,我们不是在杀敌……这里不是战场,是地狱!我们在这里煎熬,不就是希望像你们这么大的孩子能在自己的国家里开心快乐的活着嘛?!如果你们都要上战场的话,那我们战斗的意义是什么?是什么?”这名甲士不断的咆哮着、质问着。

    “喂!拉克斯!你在做什么,你吓到这孩子了!”见到这个场景,一名正八品甲士忙跑过来阻止这名甲士——拉克斯。

    那个叫做拉克斯的甲士推了一把陆达克,怒道:“回去,回你的国家。这里不是孩子来的地方!这里,绝对不能让孩子来这儿的!联合军在做什么?我们来这儿的意义是什么?不就是让孩子们不用受到战争的威胁么!”

    那名正八品甲士赶紧抱住拉克斯,试图解释道:“嘿!拉克斯,你听我说,这些孩子是来这儿见习的,他们不是来上战场的。他们应该只是在前线这边路过而已。你不要多想,他们是天玺帝国的学生,他们不是战士。你冷静一下!没有人要把这些孩子送上战场。”

    “发生了什么?!”听到声音赶过来的项博大声喊道。

    看到项博出现,两个人很快认出了项博胸前的徽记,同时向项博行礼。

    “长官!”

    项博点点头,接着问道:“什么情况?”

    那名正八品甲士回道:“我们是美兰西亚的甲士,我叫约瑟夫,约瑟夫·巴克尔。他是我的战友,叫做拉克斯,拉克斯·斯特雷奇。我们是‘肯塔基亚旅人’偃甲团,刚从第三战线下来的……”

    听到这里,项博愣了下,疑道:“第三战线?我听说那里发生了一场恶仗,而且好像最后只能匆匆撤军。”

    约瑟夫非常低落的说道:“是的,长官。我们刚从前线撤回来。在这场战争里,我们失去了许多的战友,也失去了我们的团长……”

    项博一听,立即明白了这些人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拍了拍拉克斯的肩膀说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拉克斯没说话,只是低着头。一旁的约瑟夫解释道:“长官,他的侄子去世了。今年十八岁,刚刚毕业。”

    项博拍了拍拉克斯的肩膀,他问道:“你们还剩下多少人?”

    拉克斯沉声道:“甲士还剩下十二人,士兵也只剩下二十人左右。”

    项博看着拉克斯和约瑟夫说道:“那口粮还剩多少?”

    拉克斯摇摇头:“我们已经有三天没有吃过热食了,口粮昨天也都吃完了。我们必须要等到准许,才能进入联军基地进行补给。”

    项博点点头,他转过身对炊事班的人大喊道:“准备做饭!”说完之后,项博拍拍拉克斯和约瑟夫的肩膀:“叫上你们所有的人,过来吃饭。或许不太合你们的胃口,但至少是热食。”

    拉克斯和约瑟夫都愣住了,两个人傻傻的看着项博。

    项博轻轻叹口气,然后严肃的说道:“这是人类欠你们的,英雄不应该是这样的待遇。”

    虽然战争是冷酷的,但人与人的感情却不是那么的冰冷。虽说甲士们来自于不同的国度,但在这场与巨人对抗的战争之中,前线的战士们抛开了所有的权谋和阴谋,没有利益和野心,只为了心中的信念而战。

    只是,这些甲士们在前线浴血奋战,而权贵们却在后方争权夺利。在争斗中,贵族们所牺牲、所消耗的正是这群甲士的性命。

    难道这群甲士不知道上前线半多会死吗?

    他们知道!

    可他们还是来到战场上,一些人是迫不得已,一些人是为了生活。但还有更多的人是为了终止这场战争。只要打赢了,那么战争就结束了。上战场,就是为了自己的家属不用面对战争的残酷。拉克斯只是一个普通的甲士,很多人都跟他一样。为了家人而战,但最终还是失去了家人。而最让人心凉的,还是最后的待遇……

    所以,项博的一句话真的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之中。

    拉克斯从来都觉得大陆交流通用语只是贵族们自我标榜的语言,但没想到也有一天会感觉到这种语言会有如此温暖的力量……

    当然,温暖人的不是语言,而是心。

    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