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话:搞事情?
    一辆马车载着薇薇安一路驶向皇宫。刚到侧殿,薇薇安立即就成了众矢之的。

    “薇薇安卿,这件事你必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百战他是不是战奴?”在人群之中一名身材很胖的老者,神色非常傲慢的看着薇薇安问道。

    薇薇安则不卑不亢的面带笑容的回道:“杜拉斯大人,您身为宰相也会相信这无聊的传言么?”

    杜拉斯,天玺帝国的宰相。除了女王之外另外一个权力通天的人。皇庭分为两派,一方是以珈百璃为首的保皇派,一方便是以杜拉斯为首的革命派。比较讽刺的是,杜拉斯表面上非常服从于女王,但私底下却是处处和女王作对。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只是都不说破而已。

    薇薇安当然非常清楚杜拉斯想要干嘛,无非是因为百战获得了长宁村这片封地。说实话,长宁村封地给百战薇薇安也有点儿惊讶。但转念一想便知道,女王这就是甩锅。这个时候的薇薇安想不接都不行,而且她还真的挺需要长宁村这块地方。

    “薇薇安卿,那你的意思是说,拉斯大人和费里浦大人他们是无理取闹了?”杜拉斯面带笑容的问道,虽然是笑着。但说话的气势却如同大山一般,给人一种重重的压迫感。这就是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国首辅。

    薇薇安面对杜拉斯的神情并没有怯懦,或者说她根本就就没把杜拉斯放在眼里一般的笑着摇头:“这都是您说的,我可是什么都没说。而且这种谣言……您就不觉得特别无聊么?百战如果是战奴的话,他怎么可能是一名甲士呢?要知道,百战的甲士资格是经过帝国演武堂监测的,难不成您还想指责演武堂么?”

    薇薇安这一句话直接把杜拉斯给问住了。她回答很委婉之中带着一些直接,明天就是柔中带刺的回复,这样的回复真的很是犀利。让杜拉斯一时间有待呢让下不来台来。

    拉斯这时候突然冷冷的笑了笑,他很自信的抱着肩说道:“小丫头,别太嚣张。年轻人总喜欢这么轻狂可是不好!不要一会儿下不来台就很不开心了。”显然拉斯是来帮腔的,但可惜他的对手是天玺帝国第一女团长:薇薇安。过去的薇薇安或许不行,但现在不是。有百战撑腰的薇薇安非常有底气不说,而且心智也变得愈发成熟。薇薇安的成长也是珈百璃最为看重的一面,毕竟珈百璃知道。女人和女人之间,只要不是抢男人,一般都能抱团的。

    薇薇安不卑不亢的笑着说道:“拉斯大人,那我就等着你来打脸了。最近的事情太顺利了,正好找点儿刺激的事情。要不然太无聊了,您说是不是。”

    拉斯冷冷的哼了一声,他自负的抬起头,在拉斯看来这场对决他赢定了!而薇薇安这不过是一个小辈,狂傲是年轻人的通病,也是他们最大的弱点!所以这次薇薇安真的要栽了!“好,那我就等着看你一会儿怎么哭了。”

    没多久,罗斯福和雷纳德等学院负责人也都来了皇宫,而这个时候大厅里面的人争辩的就更加热烈了。

    就在大家争个不停时候,珈百璃缓缓的走了出来,大厅里面所有人全部都跪了下来。这便是女王的威风,就算是杜拉斯在怎么厉害,就算是薇薇安再如何光彩照人。都无法做到这样的气势,她站在那里就没有人敢站起来看着她。她就是天玺帝国的女王陛下,珈百璃。虽然年轻,这些心怀鬼胎的老臣们更是对她心怀不满的展开各种算计,但他们绝对不敢证明硬钢珈百璃,因为在大家的心里,她是女王这件事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事情,而且她的王位坐的颇为的稳定。

    单说加百利得能力,怕是帝国内真的没有人敢与她叫板的!

    珈百璃环视了一下众人,她冷哼了一声,接着非常平淡的说道:“这么一件小事儿,竟然牵动了帝国上上下下几乎所有的贵族。就这么迫不及待么?杜拉斯阁下?”

    杜拉斯大声的为自己辩解:“女王陛下,天玺学院乃是我天玺帝国千百年来最珍贵的遗产,也是我们天玺帝国的骄傲。战奴或者是……奴隶加入学院实在有所不妥啊!”

    珈百璃点点头:“你说的没错,确实,战奴加入帝国的学院是对我国抹烟。薇薇安卿,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嘛?”

    “回禀陛下,谣言止于智者,这种漏洞百出的谣言。臣,真的不屑于辩驳了。”薇薇安倒也非常实在。

    珈百璃看了看众人,她的目光很快落在了拉斯的身上。说实话,这事儿谁领的头大家心知肚明。

    珈百璃坐在王位上,她非常悠闲短期茶碗很清楚的说道:“拉斯,看来你掌握了充足的证据,要不然也不能聚集这么多人来我这儿。把证据拿上来吧!我这儿可是有很多正经事儿要做的。”

    拉斯不敢怠慢赶忙拱手低头说道:“回禀陛下,老臣这儿确有一名人证,还望陛下特许他觐见。”

    珈百璃百无聊赖的摆摆手说道:“带上来吧!”

    不一会儿的时间,马哲被几名卫兵带了上来。

    薇薇安看到马哲后,微微的皱起眉头。马哲则低着头,根本就不敢看薇薇安。毕竟薇薇安在他的眼里还是团长,而且是实力不弱的团长。薇薇安的雷霆手段他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薇薇安真的是一个花瓶的话,当年的银月卫也不可能发展起来的。

    珈百璃坐在王座上,她悠闲的喝了一口茶,接着很随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儿来的?”

    马哲马上跪下,尽显卑躬屈膝之态忙道:“下官马哲,原银月卫甲士,现任破晓偃甲团作第三战队分队长。”

    珈百璃犹如没听见一般,她自顾自的将茶碗放好,然后微微的抬了抬眼皮,一副很想睡觉的样子说道:“薇薇安卿,是这样么?”珈百璃侧眼看着薇薇安,她的眼神里透露着问询,也明确透露着安抚。似乎是再告诉薇薇安,随便说。没人有能把你怎么样似的。

    得到女王的暗示,薇薇安低下头说道:“确实如此。”

    “呵呵,看来薇薇安卿确有失职啊!竟然被下属给出卖了。记得回去检讨一下!”珈百璃故意责备了薇薇安几句。

    薇薇安立即拱手非常顺从的说道:“确实如此,臣回去一定检讨此事。”

    珈百璃这才问道:“好吧,马哲,你说百战是战奴。这事儿是怎么回事儿。”

    “百战他是我们从南部战场捡回来的……当时他穿着的就是战奴的衣服。这一点大家都看到了。”马哲哆里哆嗦的将话说完。

    珈百璃笑着点点头,她放下茶杯看着薇薇安问道:“薇薇安卿,是这样么?”

    薇薇安不急不慢的说道:“确实如此,百战是我们从南部战场上捡来的,但是马哲只说了一半。当时的百战是驾驶着南火帝国的初代偃甲,从巨人群之中杀出来的。这一点很多人都能够证明。而且,东部大陆的人都能证明百战是‘希望之光’号的幸存者。至于百战会为什么会穿战奴的衣服,这事关南部大陆南火帝国的阴谋,我已经详细禀告过陛下。”

    听到这里,大家都看向珈百璃。而珈百璃依旧悠闲的喝着茶,时不时的点点头。也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听到了。只不过,回国时,薇薇安便详细说过此事。南火帝国击沉了“希望之光”号。而且他们之后还恬不知耻的打着救援的旗号,将幸存者当做战奴送到战场前线。看来百战就是那时被换上战奴的衣服。

    “而且,百战身上并没有战奴的烙印。这一点,你们可以检查。还有,百战会使用大陆交流通语。而且仅能使用这一种语言,这一点也是很多人都能证明的。可以说,百战不仅仅不是战奴,他还是英雄。银月卫的北上迂回计划,针对南火帝国的反击,桐林道破袭,定国峡谷垂直突击作战,反击服部阿保一都是他的计划和功劳。所以说,没有百战,就没有银月卫的凯旋。”薇薇安的一席话一下子让众人无语了。

    拉斯依旧不依不饶:“可是我听说,他可是你的奴隶,而且你们两个存在着不正当的关系,这一点马哲也能证明的。”

    “没错……女王陛下……薇薇安大人,经常和百战一起出入,而且很多时候也都住在同一台车上。”说完,马哲还不断的在地上磕头。

    大家听到之后又开始了议论。

    不等薇薇安开口辩解,珈百璃便笑道:“男欢女爱的多正常,而且薇薇安卿没嫁人啊!这种事情也要管的话,我们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不仅仅是管的太宽了,而且还足够的下三滥!这样的羞辱偃师的败类我不明白皇庭还留着做什么!”珈百璃话音刚落,西蒙的声音突然响起。

    紧接着就见门外西蒙和慕法安带着宁凰与百战一同走进来。

    百战依旧穿的是那身破晓的制服,只不过此时除了那枚从八品的甲士徽记,还多了一枚烟铁级偃师的徽记。烟色的铁质齿轮,上面有三颗小星星。证明了百战的身份——三星少师!

    少师在偃师之中是最常见的存在,但十五岁的少师那就不常见了。要知道,被贵族们一直吹捧的王侯也只是一名六星少师!而王侯已经是二十七岁了,但百战可不过十五岁。两者水平谁高谁低已经立见高下了!尤其是百战还是西蒙大师亲自带来的,这更加说明百战的不一般了。拉斯看到西蒙大师,脸色真的非常的难看。他能猜个大概,但心里真的不想承认自己猜的是真的。

    “百战是偃师?!”罗斯福看到这枚徽记,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头皮都在发麻。

    拉斯等人此时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西蒙在国家里面是什么地位,这都是不言而喻的事情。慕法安这样的核心人物这次竟然也在其中。

    珈百璃笑盈盈的问道:“西蒙大师?您怎么来了?”面对西蒙大师,珈百璃显得非常的恭敬,这不仅仅是晚辈对长辈的恭敬,还包括了对这个世界最尊贵的一族表达的敬意。由此可见,偃师在谛世界的真正地位到底有多高。

    “有人诋毁偃师殿的三星少师,而且还是我的爱徒。陛下您说老头子我怎么可能不管?!”西蒙冷着脸,他非常不客气的怒道。

    罗斯福一听,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他心里默默的骂了不知道多少遍薇薇安:“好你个丫头片子,你坑我啊!这次我可让你坑惨了!上次你推荐一个平民天才,这次给我来了个奴隶偃师?你是不弄死我不罢休么?”但这些话只敢心里默默腹诽,嘴里却完全不敢说出来。

    珈百璃笑着说道:“西蒙大师,您何必生气呢?从审判到现在,我可一直都没说什么啊。这些人说什么只能说欠缺思考。这种不经过脑子就说出来的话,西蒙大师您又何必在意呢?他们一直都是这么胡搅蛮缠不讲道理的,我是真的不爱搭理他们。所以您看我连百战都没叫来不是么?”

    西蒙双目微垂,虽然没有真的暴跳如雷,但他给在场所有人带来的压力是真实存在的。贵族们低着头,有的擦汗有的打哆嗦。生怕西蒙大师一怒之下将这灭顶之灾带给自己。

    西蒙大师昂着头,闭着眼,手指轻捻长髯,态度更是十分强硬的说道:“陛下,老头子平生最看重的就是名声,不仅仅是自己的,徒弟的也是如此。老夫平日不问政事,自问也没有利用自己的身份欺负过谁。但我不欺负人,别人也不能欺负老子吧!这次不仅仅是针对老头子我最看重的小徒弟,还用的是老头子最见不得的无耻下三滥手段!这种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还望陛下明察!”

    珈百璃听到之后,她忍不住笑了出来:“您说的还真的是形象,就是下三滥。说来说去,不过是因为百战得了长宁村的封地,有些人看不过眼。可是呢……”说道这里,珈百璃微微的勾起嘴角,眼角很无意的扫了杜拉斯一眼。这一眼充满了挑衅的意味,杜拉斯明白这是珈百璃的挑衅,但他这个时候可什么都不敢说。

    西蒙大师是什么人?天玺帝国内站在皇族阶级之上的存在,谁敢招惹他?如果真的惹到他就算是珈百璃不杀他,西蒙也能聚集一大群甲士高手将想要杀的人碎尸万段。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想赏赐谁,就可以赏赐谁。不是吗?但偏偏有些人就总是看不清自己的地位。所以这次就闹了这样一个笑话,而且还是通过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想必这个‘原银月卫’的甲士大人,应该也是欠了某些人的钱,或者是受到某些人胁迫吧?然而就算如此,出卖自己人,这可是大忌。薇薇安卿,这个人我就越俎代庖替你处理了吧!毕竟,他惹的西蒙大师如此不快。来人!把他拖出去砍了!”

    马哲一听,立即不管不顾的大声喊道:“饶命啊,陛下饶命啊!我是被逼的,他们要扒了我的皮啊。而且我说的是真的,只是拉斯大人只让我说其中一部分的!不仅仅如此,陛下,百战擅自修改了银雀!他把银雀改成了现在的剑舞姬!他已经得罪了诸葛世家分家的王侯大人啊!请陛下明鉴啊!!”

    风波已经开始了,斗智斗勇的日子开始了,内忧外患,在夹缝之中百战能不能建立起破晓呢?下集预告:“正名”——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总得让我们公平一下吧?嘿嘿,喜欢的请给推荐票,满地打滚求,喜欢的收藏吧!满地打滚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