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话:下三滥
    慕法安诧异的说道:“这东西通话的距离是多远?”

    通话器里,薇薇安的语气带着一丝自豪的味道笑道:“我现在可是在黎明偃甲团驻地这边儿办理最后的手续,您老说有多远?”

    “这么远?这东西在战场上,真的是太有用了!这东西是你做出来的?”慕法安吃惊的问道。通讯器这东西对于战争有多少益处,不用说大家也都能清楚,这几乎就是改变了战争的打法。士兵带上这玩意儿,协作能力大大提高。仅仅这一个东西就能提升极大的团队战斗力。

    百战平静的说道:“没错,我可以通过自己的计算和演算进行模拟,然后通过演算和转化将这些物品转化为现实物品,但限制是只能进行次元内转化,跨次元物品无法提供给你们。”

    “次元?”饶是见多识广的西蒙和慕法安也没有听懂这个词。

    百战想了下,接着对两位老人说道:“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跟两位详细的讲解有关文明的事情。而且其实我也有很多问题要向两位老师提问。”

    “好,你说吧!”

    于是,百战就跟西蒙和慕法安开始了讲解。在讲解时,不断有新的问题出现,进行讨论。再接着讲解、讨论。总之,这几个人在偃师殿里面一呆就是整整的三天。

    在百战呆在偃师殿的这三天,外面的世界已经开始了波流涌动。

    当百战的封赏对外昭告之后,大贵族们一下子就炸了窝。长宁村是很多势力势在必得的地方,没想到竟然封赏给了百战!一个名不见经传、身份不明的人!更可恶的是他还是薇薇安的人。

    这次薇薇安回来,贵族们已经看出来珈百璃女王有意要提拔薇薇安成为自己的羽翼的。

    本来,大家对薇薇安并不怎么在意。毕竟薇薇安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而且封地还在那么个荒蛮之地。说到底就是一个有名无实的领主罢了。所以大家对她都并不上心。但百战的这块封地不同……长宁村是王城外出的必经之路上。也就是说谁控制了这款封地,谁就控制了进京的必经之路。任何一块封地的领主想要进王都,就必须要经过长宁村这块封地。如果被百战拿到的话,那么百战想要卡住谁的脖子,那就真的卡住了谁的脖子。这让各方势力都非常的不好受……

    所以贵族们的目标一下子就都转到了百战的身上。可是百战身份不明,没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所以贵族们就想到了从他身边的人下手,看看能不能问出一些秘密。虽说现在破晓偃甲团大部分人都呆在封地,但也不是没人外出的……

    所以,贵族们的目标就投向了这里。

    在王都的红街外,一亮非常豪华的马车缓缓的停下来。一名穿着烟色衣服的男子走到近前,神态上尽显卑微之态,他尽可能的压低声说道:“大人,已经办妥了。原银月卫的正八品甲士马哲就在里面。他已经欠了很多钱了。”

    马车内的人袭身珠光宝气,他扶着手杖露出一丝蔑视的笑意来:“尽可能的让他多欠一些,然后再让他说出那个叫百战的秘密来。长宁村不能落入外人的手里。”

    “是,大人。”听到命令,这人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对他来说,这就是命令,不可违抗的存在。

    不多时,赌场里面,马哲就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很无力的揉了揉头发。对这些常年征战的甲士,回到王都后,大部分都会混迹于酒吧、赌场和妓院里。因为每天都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所以经常会做这种寻求刺激的事情。要知道,他们在战场上,所面临的就是生死两种结局,不管有多么光鲜明亮的外衣罩在身上的,死的时候都是一样的。所以经常混迹于战场的甲士们更是如此……

    像是马哲,一个标准的赌徒。只要是他休息的日子,都是在赌场度过的。今天也不例外。输光了所有钱后,马哲低声咒骂了几句,就想走。结果还没等走到门口,就有一个人过来跟他聊天,表示可以借钱给他。标准赌徒心态的马哲立即拿着钱继续赌。一连赢了好几把,再赌又是输。赌红眼的马哲继续跟那人借钱,接着那人又借给他钱……

    就这样,因为贪婪的怂恿之下,一夜之间马哲整整的输掉了六十多万金。这次,马哲在想走的时候,一大群甲士围住了他……

    马哲一脸惊讶的看着围着自己的人问道:“你们想干嘛?”

    “干嘛?没什么想干的,就是希望你帮个忙,了解点儿事情。”领头的人一看就是那种绝非善类的人,他搂着冷冷的笑意看着马哲。身后的人更是一个个都面目狰狞的看着他。

    马哲知道,今天应该是阴沟翻船了,他故作镇定的问道:“你们……想知道谁的事情?”

    领头的人微微一笑,他平静的回道:“你们银月卫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他叫百战。你认识么?”

    马哲皱起眉头,百战的事情是银月卫的禁忌,薇薇安再三强调过。这些人竟然直接奔着百战使劲,这明显是要拿他作为突破点啊!

    马哲怕对方看出自己的心思,他继续故作镇定的回道:“百战……你们想要知道他什么?”

    “有什么就想知道什么,要是有点儿不可告人的秘密更好!而且你说了,这六十万我分文不要你的,还再给你六十万。当然,如果你不说的话,那就对不起了。我昨天刚刚扒了两个人的皮,你是甲士,我不能害你性命,但总得留点儿什么才是!”说到这里,他的笑容里多了几丝变态的笑意,马哲知道,这些人可不是说说玩的。他们这里面有几个穿着便装的甲士,他们不吭声一直站在最后面,一旦有事,他们一定第一个冲上来制服自己。

    听到这里,马哲的脸上明显带着恐惧的神情。薇薇安明令禁止任何人提有关百战的事,但……但六十万金!他到哪儿弄得来?而且,对方还这么多人……

    “好……我跟你们说……”

    此时百战还并不知道,因为他,外面已经开始上演阴谋阳谋。

    在偃师殿的这三天,百战详细讲解了很多,同时也从西蒙和慕法安那里学到了很多知识。

    在这三天里,西蒙和慕法安是越看百战越顺眼。尤其是百战说的机械工程学还有许多有关机甲和武器制造方面的知识,让两人非常感兴趣。于是,百战又在偃师殿多留了一天。

    经过几天的探讨,西蒙认为百战绝对是一个天才。在很多方面,百战的理论知识都非常超前!尤其是零部件的标准化设计和标准化的生产流程安装,这就足以让百战在偃师界占有一席之地了。

    百战在创造力上十分优秀,在感知力上便差了一些。所以综合考量之后,百战的水平应该在烟铁级别。当然这需要百战再在偃师殿呆两天,进行严格的考试。

    结果就在百战在偃师殿考试的这两天,皇宫和学院双方都出事了……

    罗斯福的办公室里面,站满了来自于各地的贵族,大部分都是建制派的。这些人一个个的脸上都带怒意。

    “一个战奴能混进天玺学院?你这个院长是怎么当的?”一名老人在办公室里愤怒的叱问着罗斯福,而罗斯福面沉似水的坐在办公桌前,能看出来,他脸色非常的难看。

    听到有人这么跟自己说话,罗斯福也不是泥捏的,要知道他可是天玺学院的院长,这个身份放在外面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字号!罗斯福看着拍桌子怒道:“拉斯,你别跟我在这儿横,你说百战是战奴,你有什么证据?”

    老人微微一笑,他非常自信的坐在沙发上幽幽的回道:“证据?我当然有证据!我还告诉你罗斯福,别以为那个小丫头片子是你们军阀派的人,你们就能如此纵然。天玺学院千百年来都是帝国的荣耀,我们的祖先也都是为了国家抛洒过热血的,我们身为天玺贵族,是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这件事你要是不解决,我们去找女王陛下解决!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一个战奴进入甲士的学院!”

    罗斯福忿忿的指着拉斯鼻子怒道:“你个老小子少在这儿跟我吹胡子瞪眼的,百战现在是天玺学院的学生,他是甲士这件事已经有了认定。甲士怎么可能是战奴?你脑子是不是烧了?有本事你去找陛下去!少在我这儿上蹿下跳的!”

    拉斯带着一丝轻视的意味笑了笑,接着悠然的问道:“你说他是甲士就是了?这小子来路不明的,谁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

    听到拉斯的话,立即有人起哄回应道:“对对对!我还听说这小子是那个薇薇安的xing奴!”

    随着这话一出,大家更是一片哗然。

    听到这句话,罗斯福一时间也没想到该怎么反驳。因为在他的理解来说,百战也的确是这样的存在。

    “雷副院长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面又有人大喊道。

    人群自动的分开,雷纳德一脸沉郁的走来,他环视了一下屋子里的人,他拉着脸怒道:“你们想干什么?啊?你们在这儿都干什么?这里是天玺学院,是帝国培养甲士人才的地方,不是耍流氓起哄的地方!你们一个个的有问题可以来谈,跑这儿来闹什么?你们想要闹什么?!”

    见到雷纳德,拉斯的态度明显的和善了许多。毕竟雷纳德是学院派的人,而学院派的人多半都是雷纳德的弟子。所以他也算是学院派领军人物,只可惜他他不是甲士,所以只能在这里教书。拉斯回道:“雷副院长,您是一个学者,我们尊敬您!让您说,这事儿你看看学院怎么处理?”

    雷纳德看了看罗斯福的脸色,明显是气的有些发青。说实话这事儿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但事情发生了,总得像个办法,可学院要是站队的话,这种局势不明朗的态势下,极容易把事情搞跑偏,所以他很严谨的说道:“首先,百战到底是不是战奴还不好说。而且现在这件事我们也是刚刚知道,你们总得让我们开会研究一下吧?啊?你们在这儿这么闹是干嘛?有能耐你们逼宫去啊?陛下要是下令,我们直接执行命令,绝不含糊!你们跑这儿来闹什么闹?你们告诉我,你们闹什么闹?想干嘛?”

    听到雷纳德的话,拉斯等人也觉得在这儿闹恐怕是闹不出来什么结果的,当然这也在他的预料之内,于是借着这个台阶开口道:“好,既然雷副院长这么说,那我们就去皇宫讨个说法!”

    “走!走!”

    众人一哄而散,罗斯福无力的靠在座位上叹气。

    雷纳德坐在罗斯福对面的椅子上,非常郑重的说道:“罗院长,这件事我必须要跟您谈谈。这事儿您是不是过于轻率了?百战这才入学多长时间,竟然闹出这么多事来!而且这次还闹出这么大的风波来。”

    罗斯福摆摆手说道:“老雷啊,我知道。你还是偏袒你的学生们,这个我清楚。咱们俩呢,一个是军阀派,一个是学院派。但……”

    雷纳德立即抬手打断了罗斯福的说话,雷纳德一副很坚决的样子说道:“我就不承认什么派系,我就是我。你们总是习惯把自己放在什么派,什么派的。我的确跟学生们走得近,但他们是我的学生,我不能就这么看着他们走歪路吧?我就得提醒他们,结果就被你们给打成学院派的了。现在关键不是我是不是学院派,而是学院的名誉。这件事,咱俩观点是一致的。罗院长,不能为一个学生就这么断送了学院的前途吧!”

    罗斯福无力的叹气道:“唉——!这就是我想说的……老雷,你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跑这儿来闹么?”

    “为什么?”雷纳德很简洁的问道。

    罗斯福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还真的是只关心学院的事务。如果你不是学院派的话,我想女王陛下早就让你出任院长了。”

    雷纳德没说话,这就代表了默认。

    “这是前些日子女王公布的任命,任命书是前天送到学院的。你看看!”

    雷纳德接过任命,仔细的从头至尾看了一遍之后,他吃惊的说道:“这个百战,前不久封为贵族了?!这么说他自己也是一个小领主了?而且,领地是长宁村?这就难怪了……”

    罗斯福感慨万千的站起身,他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着外面那些离开的贵族们,神色显得非常的纠结:“岂止啊!据我所知,百战已经在偃师殿呆了差不多快六天了。而且,还是宁凰老师带着他去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猜也能猜个大概吧。而且,前几天马格林跟我报告说,慕法安名誉校长专门为百战的事回过学校,还把他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这事儿,你说我能跟着搀和么?要我说啊!老雷,这事儿咱们俩谁都别插手。就像你说的,学院要紧啊!百战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谁也说不准。我们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观望,千万别站队。要是站错了队伍,这才是学院的危险!”

    日常任务:每日双更求一次推荐,收藏(2/2)完成·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