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话:露馅
    慕法安从学院出来后,他拿着百战的资料文档,一路疾驰的奔往偃师殿。

    一个“耀阳”的出现,对于天玺帝国来说,那都不仅仅是国运的问题那么简单了。要知道“大空”的出现可以带来文明的进步,而“耀阳”却是可以将世界带入新的文明等级!

    “大空”原核已经是非常罕见的原核了,而“耀阳”则是传说之中的神核。据说当年神帝国之所以横扫大陆,那就是因为有“耀阳”的存在。

    等慕法安抵达偃师殿的时候,百战已经在西蒙的房间里了。

    等慕法安推开门后,西蒙冷冷的白了一眼慕法安。明显是给慕法安脸色看,估计放眼整个天玺帝国,敢给慕法安脸色看的,恐怕只有西蒙大师了。西蒙大师非常随意的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说道:“坐吧!”

    慕法安非常尴尬的坐在一边。心里觉得也挺冤的,尤其是这张老脸是真的挂不住了,毕竟这事吧,马格里他们并没上报给他。但又想想其实也不算冤。无论如何,这件事都是天玺学院的失职,没能及时发现“耀阳”的存在。而天玺学院也一直都是他的骄傲,可这次竟然在这么重要的节骨眼儿上掉链子,说到底他也有责任。

    慕法安沉吟半晌,心里虽然愿望,但事情是在学院发生的。这事儿的责任就得他来但,就算是让人给脸色看,他也只能忍着。于是慕法安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行了,我知道是我的失职,差点儿酿成大错。但现在咱们先别说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影像你看到了?”

    “这不是等着你来一起做最后的确认么?”西蒙对慕法安还是没什么好脸色。

    “行行行,咱们开始吧!”慕法安忍着怒火摆摆手。

    西蒙大师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过头,犹如变脸一般笑呵呵的看着百战:“小同学,这次是天玺学院的错,你放心,我会帮你讨一个公道的!接下来我希望你能配合一下我们的检测,确认一下你的身份。”

    如果说西蒙对慕法安是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那对百战就是像春天般的温暖。脸上的褶子就笑成了一朵盛开的向日葵。

    百战很乖巧的点点头,然后很恭敬的说道:“好的,大师。”

    大师这个称呼可不是乱叫的,因为偃师也有自己的严格等级划分制度。

    偃师虽然也是甲士,但是偃师的级别上,也有自己的等级划分。而且,偃师的考核等级要比甲士的难,考核方向也不同。偃师更加注重的是创造力和观察力。创造力上,百战不用说。但对原力的观察上,百战便相对弱了一些。毕竟是后天来到这个世界,很多方面还不了解。

    根据偃师的制作水平和对原力感应力也划分为九个等级,同时这九个等级有两种称呼。第一种是书面规范称呼,分别为,青铜级,烟铁级,白银级,黄金级,白金级,宝石级,钻石级,传奇级,天师级,这个九个级别。

    像是西蒙,是黄金级偃师。但若是这么称呼的话,非常别扭,也不好听。所以,在偃师们的内部,大家通行的办法是用准师(青铜),少师(烟铁),上师(白银),大师(黄金),宗师(白金),仙师(宝石),圣师(钻石),祖师(传奇)和天师(天师)来对应称呼。毕竟这样对偃师既尊重又容易称呼。偃师们都是通过别称的方法相互称呼,一直至今。所以,像西蒙是黄金级偃师,一般都被称之为“大师”。

    而且,偃师也是有自己徽记的。像是西蒙,胸前的徽记是黄金的齿轮。齿轮上方还围绕着一颗又一颗的小星星。认真的数一下,共有六颗五角星。因为没接触过偃师相关徽记说明,所以百战并不明白代表什么意思。除了这枚徽记外,还有一枚代表甲士身份的徽记。之前认证甲士身份时,薇薇安曾跟百战讲解过相关徽记说明。所以,当百战看到那三把金色菱形十字剑时,一眼就认出了西蒙是正三品甲士。

    百战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慕法安的徽记。在慕法安胸前佩戴有两个徽记。一个徽记代表他甲士的身份。上面是银白色的菱形十字剑,底端是一个小三角和两侧菱形的飞翼组成。飞翼和十字剑底端左右两侧都有很小的横杠连接,每一面都有三根横杠。这枚银白色的徽记代表慕法安是公爵甲士的身份。至于另一枚徽记也是齿轮,只不过是银白色的。齿轮上方有七颗小星星。

    在看宁凰,宁凰胸前的徽记也是两枚徽记。一把银色菱形十字剑的徽记,代表她是从一品甲士的身份。另一枚是黄金的齿轮,只不过只有三颗小星星。

    偃师的徽记是由齿轮和星星组成。什么颜色的等级就佩戴什么颜色的齿轮。传奇级,天师级这两个级别单论。像是佩戴银白色齿轮徽记的慕法安就是白银级偃师,也就是上师。黄金齿轮的宁凰就是黄金级偃师,也就是大师。至于小星星的数量,是每一个等级的具体划分。

    实际上,偃师每一个等级还有七个小等级,为了区别同一个级别内的偃师水平高低,也是为了更加严格细致的区别偃师的能力。每一颗星就代表一个小等级,超过七星就可以进入下一个级别。所以严格的称呼上,慕法安被叫做“七星上师”,而宁凰就叫做“三星大师”,至于西蒙,他当然是“六星大师”了。

    当知道徽记代表的意义后,让百战非常惊讶的是宁凰。宁凰看起来不过是十七八岁,竟然是从一品甲士,同时还是三星大师?!黄金级偃师放眼大陆任何一个国家,都绝对会被当做上宾供养起来的。而宁凰如此年纪轻轻就达到了这个级别!而且,同时还是从一品甲士!宁凰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她的原核就是一直提到过的“大空”原核。

    西蒙大体的跟百战解释了一下偃师的徽记,然后笑道:“走吧,小同学。看看你是什么级别的偃师。”

    百战乖乖的任由西蒙领着,进了偃师殿专门的检测室。

    没过多久,一份报告书就放在了西蒙和慕法安面前。看完这份报告后,西蒙和慕法安两个人都有些傻了,一时间两人谁都没说话。

    这份报告上明确的标注着:百战的原核颜色为无色。同时是双天目、极致高温。

    西蒙的手一直抖个不停,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他非常的激动。

    慕法安的状态也差不多,上上下下的反复看着那几行字。嘴里一直不由自主的说道:“这怎么可能?这种人真的存在?这……”

    深深喘了一口气,平复好自己的心态。西蒙才沉声说道:“看来我们有事儿要做了。老慕,咱们老哥俩这算是天将降大任了啊!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担负起教授这孩子知识的责任啊!我看过他的资料,这孩子身世不明,但现在是破晓偃甲团的甲士。听说破晓偃甲团独自封闭了定国峡谷,还打了南火帝国,把南火帝国的服部家给打残了。我不管你怎么想,我得保着这孩子。就算是为了人类最后的希望,说啥都得保着他才行。”

    慕法安点点头,他沉声道:“你说的没错,我们得护着他。这孩子的资质太惊人了,铁定了是各国争抢的对象。而且,他身世又不明。若是他的消息走漏,那么其他的强国肯定会疯抢的。而且就算是得不到他,也得想办法毁了他的。那群野心家是绝对不去考虑人类的未来的。所以有关这孩子的事情从现在开始,必须要守口如瓶!”

    一旁的宁凰此时冷静的说道:“我也赞同两位的说法。所以,这件事我不会对家族提及,并且我也愿意保护他。所以慕法安上师,我想征求您的同意,让我来亲自教授他偃术。”

    慕法安沉吟了一下:“由你来教他……说起来,你的实力确实比格林顿强太多了。如果让百战跟你学习确实是不错的选择。但你是尖子班的教师,把百战从改造班调到尖子班有点儿太明显了,而且容易被盯上。如果你想教的话,那就只能委屈你去教改造班了。”

    宁凰很平静的点点头:“好,我可以接受这个调动。我也从来没有教过差生,正好想当做历练试试。我回去就提交申请,请您帮我通过。”

    慕法安点点头笑道:“呵呵,你肯牺牲的话,我这个老头子还有什么好说的。”

    跟宁凰说完,慕法安又转头看向百战:“至于你呢,现在只测试了你的资质。至于创造力方面,还要继续测试。不过,这次你小子可不许藏私。我可以向你保证,现在你就算是把天捅了个窟窿了,我们这两个老骨头也能保住你。但前提你得跟我们说实话,尤其是偃术上,必须要跟我们说实话。你现在的水平到底是怎样的?”

    “我对偃术很有兴趣,但并不清楚。所以我还需要继续系统的学习偃师的理论知识。”百战很是平静的回道。

    听到这话,慕法安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这话糊弄他们行,但糊弄我们两个老鬼,你不觉得自己嫩了点儿么?不说别的,薇薇安什么水平,我心里还是有数的,那是我的学生。当年王侯逼迫她,她能拒婚且还能当上偃甲团团长,你以为是她自己的本事么?说到底,不过是我疼爱自己的学生罢了。这次你们带回来的那两架偃甲,我已经去看过了。明显是新造的,而且应该还在调试中。其中甲核是南火帝国的作品。薇薇安说拿身体换偃甲的鬼话,你就不用再说了,我是不会信的。而且这次回来后,项博那小子一直不肯回国也许是为了薇薇安,但东部大陆的那群人不肯回国就不太正常了吧?尤其是你们开着的那个铁皮车,就算是西部大陆都没有吧?”

    被慕法安一连串发问之下,百战一下子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就在百战沉默时,在耳机里传来了薇薇安的声音:“跟慕老师说实话,没问题的。我们的事情可以告诉他。”

    百战点点头,他抬起头看着慕法安。

    慕法安微微的笑道:“怎么?薇薇安那丫头同意你跟我说实话了?话说,你用什么法子能跟外界交流的?”

    百战想了下,接着从自己的数字背包里面拿出一个通话器,递给慕法安。

    慕法安接过通话器,他好奇的看着百战问道:“这是……”百战指了指耳朵,示意带上通话器。

    等慕法安带上之后,他清晰的在耳边听到了薇薇安的声音:“嗨……慕老师好久不见了……”

    慕法安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做到的?这东西竟然能传声?而且这东西的通话质量比我们的机关通话还好!”

    “这是无线单兵电台,是通过电磁信号传遍声音的。这也是我们的作战装备之一……”百战知道这件事没法隐藏了,也只好老老实实的交代问题了。

    每日一求,收藏&推荐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