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话:特效药
    击毙异种巨人后,银月卫凭借着新武器、新偃甲以压倒性的实力击杀了剩下的巨人。然后车队继续沿着预定的道路,向着定国峡谷前进。因为这条道叫做桐林道,所以后世称这场战斗为“桐林道破袭战”。

    桐林道是一条通往定国峡谷的特殊道路。这条道路在过去是中央大陆贯穿南北的重要通道。当年修建这条路线的时候,中央大陆的各国都下了一番苦功夫。所以历经几百年,这条路依旧存在。直到现在,桐林道依旧是非常重要的兵家必争之地。

    这场“桐林道破袭战”,在后世被称为对巨人作战的“教科书式”案例。后世对这场战斗评价非常高。因为纵观当时整个战场,巨人大规模南下。而南部大陆各国勾心斗角,以战奴充当主要战斗力。援军或是战力不足、或是各怀心思。总之,南部战场上,人类一方势穷力竭、兵败如山倒。预计短期内,巨人将会全面占领中央大陆的南部海岸。而就在此时,发生了这场“桐林道破袭战”,成功的将巨人的注意力从南部战场转回到后方,给人类争取了反击的时机。

    说句实话,银月卫自己也想没到在有异种巨人情况下,单凭四十多架偃甲和数十名侦察兵,以零死四伤的战绩就击败了巨人。其中这四名伤员,一名是被声波震伤的,一名填装手被火炮的反冲震伤,另外两个人是百战和薇薇安。

    但薇薇安和百战现在是银月卫两个最重要的人,而且还差点儿光荣牺牲了。所以这场仗对银月卫来说,是有惊无险。

    百战和薇薇安都躺在医疗车里面,跟着车队继续前进。百战还好,毕竟他是数字生命体,受到的伤害可以进行自我修复。但薇薇安不一样,她只是普通的人类,而且她掌心和膝盖上的烫伤都非常的严重……

    “薇薇安大人,车队已经通过桐林道,接下来我们要往定国峡谷方向行进了。”医疗车里,罗思尔有些心疼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薇薇安。

    现在,薇薇安身上缠着纱布,她的烫伤很严重,留疤是肯定的了。而且,一个女孩子还没嫁人,身上就留下了这么严重的疤痕,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但薇薇安表现的丝毫不在意,安静的躺在床上。脸上带着笑,感觉跟过去完全不一样。

    薇薇安很轻松的说道:“没想到我们竟然真的打破巨人的封锁,安全通过山谷。”

    “哎!你还笑得出来?!”罗思尔皱起眉头,“你一个女孩子家,还没嫁人呢,这就毁了容了。以后你可怎么嫁人啊?”虽说有上下级关系,但在银月卫里大家都把彼此当做亲人。所以,罗思尔此刻看薇薇安就跟看自己的女儿一样。

    罗思尔嘴上又埋怨了薇薇安几句,说话的功夫,罗思尔一直不断地瞄向百战。

    察觉到目光的百战好奇的问道:“会产生负面影响么?如果会的话,我愿意承担任何的责任。”

    薇薇安没好气儿的说道:“承担责任?你打算承担什么责任?打算让我嫁给你么?”

    百战眨眨眼:“嫁?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照顾的意思~~不过要一直照顾。只要活着,就得照顾!”罗思尔立即开口解释道。

    百战想了下,接着毫不犹豫的回道:“协定达成,可以接受这个条件。”

    “你接受,我还不接受呢!美死你了!”薇薇安的耳朵红的都要滴下血来,没好气的跟罗思尔说道:“还有老罗你在这儿捣什么乱?我就是个烫伤,又没残废。去去去,别在这儿捣乱!”

    罗思尔面上依旧如常,心里窃笑不已。他可是好长时间没见过薇薇安这么脸红了。

    “你走不走?”薇薇安没好气儿的吼一声。罗思尔立即关上门,一溜烟的跑没影儿了,临走还不忘给百战竖起大拇指。

    薇薇安看着百战,指责道:“你看什么?他说什么你就接什么话?你知道他说的是啥意思?”

    “结婚?”

    “你!!”一下子,薇薇安的脸就变得涨红,红的都往外冒烟的样子。

    而百战却一本正经的说道:“好像有这样的概念。男女在一起之后,进行繁衍生殖行为。然后继续延续生命,这种关系是值得肯定的,生物是需要延续的……”

    “滚滚滚,闭嘴!烦不烦人!”薇薇安故意很生气的说道。然后艰难的转过身,背对着百战。【】只可惜,那红的都能滴血的耳朵出卖了她。

    百战一脸茫然的看着薇薇安,他自己不知道怎么招惹薇薇安了。

    “提问,你为什么生气了?”

    “闭嘴!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

    “你闭不闭嘴!”薇薇安就觉得自己有点儿抓狂。

    百战立即很乖的坐直身体,他默默的看着薇薇安的背影。

    虽说薇薇安背对着百战,但脸却依旧红得有些发烫。

    过了好一阵之后,薇薇安低声问道:“以后不要随便乱说刚才那些话。那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是需要经过认真思考和考虑才能做出的决定。”

    “明白,记住了。”百战很乖的点点头,低下头想了一下,接着说道:“但我是认真思考过的,只不过我的思考很快而已。但我会为我做出的每一个决定负责的。”

    “你就不介意我身上的伤疤吗?你这样的人,今后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外表、气质、能力、才华,你每一样都拥有。而我是一个麻烦,终究会成为别人的小妾……”说到这里,薇薇安自嘲的笑了一下:“呵!现在倒好了,我可能连成为小妾的资本都没了呢!”

    “为什么这么说呢?”百战有些不解的问道。

    薇薇安晃晃被包成粽子一样的手:“我都这样了,谁还愿意要我呢?不过也好,我还巴不得他不要我呢!”

    “他?”

    此时薇薇安的眼里写满了无力和不甘,却也只能恨恨的说道:“反正他说喜欢我,也不过是看我长得还行。现在这样了,我巴不得他退婚呢!只要一想到嫁给他后,他会脱光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上为所欲为,然后我只能每日以泪洗面,最终郁郁寡欢。我就恨不得去死。但我不想就这么死了,我还有很多想做的……”

    “那个人是谁?姓名?身份?地位?身边战力?可以进行分析之后,采取暗杀,毒害,抹除,甚至挑起内部叛变。在混战之中除掉……”

    听着百战认真的话语,薇薇安忍不住笑了起来。虽说知道事情没有百战说的那么简单,但心里还是暖暖的。薇薇安摇了摇头,避重就轻的转移了话题:“我就是说说而已。事情还没到那一步呢!”

    “奥。”

    一时间,车内两人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薇薇安看着百战问道:“百战,你一天天的,脑袋瓜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呢?”

    “计算,演算,数据存储。”百战一副有问必答的样子回道。

    薇薇安摇摇头,继续问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你到底想要一个怎样的生活呢?”

    百战愣住了,他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然后摇摇头说道:“不清楚,没有任务目标……”

    “但我有。我想好好的活着。”薇薇安看着车顶,幽幽的说道:“人就这么一辈子,我们都想好好活着,沿着自己的心意、幸福的活着。就算是遇到险阻,也必须要强硬的对待。生活本来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有人被生活的现实击败,有人则战胜了现实。只可惜我现在失败了……”

    “提问,为何失败?阻力是何?巨人还是其他?我可以提供帮助。”百战一板一眼的问道。

    薇薇安心里不停的叫嚣着:“薇薇安,告诉他吧!告诉他,那个偃师叫王侯。告诉他,你不想嫁给王侯!告诉他……”然而薇薇安比任何人都清楚王侯和其背后的势力,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自私,让百战陷入危险。薇薇安张张嘴,却又闭上了。只是摇摇了头……

    百战一脸茫然的看着薇薇安,脸上带着不自知的关心。

    看着百战清澈的眼睛,薇薇安挣扎着坐起身,想了又想,神情严肃的问道:“如果真的让你照顾我一辈子,你当真愿意?”

    “是的。我可以完成这个协议,建立新的权限命令。”

    看着认真到有些发呆的百战,薇薇安忍不住抱住了他,失声痛哭起来。

    在车外,罗思尔自然听到了薇薇安的哭声,他显得十分的轻松。

    反倒是一旁的军医皱紧了眉头:“罗思尔大人,薇薇安大人这是怎么了?”

    “没事,薇薇安大人好着呢!特效药正给她治病呢!”罗思尔神秘兮兮的说道。

    “特效药?”军医好奇的问道:“罗思尔大人,您说有特效药?但我手里没有可以治疗薇薇安大人烫伤的特效药啊!以薇薇安大人的伤势,势必是会留疤的。不过要是薇薇安大人今后继续往上升品的话,疤痕确实会随之变淡。至于说特效药……那是什么药啊?”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劲呢?薇薇安她真正的伤不是身上的,而是这里!”罗思尔说着话指了指心口。

    军医有些纠结的问道:“胸?嘶……这,这,这个我好像有点儿无能无力。而且,就算我行,我也无所谓,但我怕薇薇安大人不乐意啊!”

    “滚滚滚,你个老流氓想什么呢?”罗思尔没好气的推了军医一把。“我说的是心!薇薇安大人真正的伤是在心里。”

    “啊?”军医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罗思尔叹了口气:“你说,东部大陆的那个王侯怎么就偏偏看上薇薇安大人了呢!王侯他自己就是偃师,而且,还是诸葛家名下的一个分家子弟。而诸葛家族又是十大偃师家族之中的翘楚,东部大陆的有哪个国家敢和诸葛家较劲?薇薇安大人又怎么可能与诸葛家死磕?她拿什么死磕?如果说有的话,现在就只有百战了。百战是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了。虽然百战出现的很突然、很神秘,但他确实出现了。哎!看来,老天爷还是很心疼薇薇安大人的,就这么给了她一剂特效药。虽然薇薇安大人自己可能还没发现,但她潜意识已经认定了这个事实。这次我们要是能安全的回国,百战绝对是薇薇安大人反击的最有力武器。”

    “哦……原来是这么一剂‘特效药’!”军医忍不住拍了自己脑袋一下,自嘲的笑了笑:“我这人!哎,学医都学傻了,哪儿知道这么复杂的感情纠葛啊!”

    罗思尔忍不住笑道:“哈哈哈!要不然说你就是一条单身狗呢!这就是纯属你活该了,对吧?”

    “你这个老小子!有本事下次受伤,你别找我啊!”

    “别!别!千万别!我就说玩着玩。哈哈哈——!”说完,两人对视一眼,都放声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