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话:意外收获
    银月卫三架偃甲带领着残存的白翼偃甲团进入了高地后面的丛林,进行短暂的休整。

    在众人脱离了巨人的追击之后,项博简单的统计了一下自己的折损,物资几乎全丢,偃甲只剩下八架。这样的战损让他回国根本就没有办法交代。而且只剩下八架偃甲团,这让他的偃甲团直接从战术级变成了战斗级的偃甲团。

    罗思尔从偃甲上下来,他看了看那些伤痕累累的偃甲,罗思尔低声说道:“损失怎么这么大?”

    项博闭上眼睛,悲痛万分的说道:“我们遭遇到了巨人的围攻,红狼偃甲团拖延了我们最佳撤离的时间,我们都被南部诸国给出卖了。白翼偃甲团,从今天开始怕是彻底消失了……”

    罗思尔拍了拍项博的肩膀,宽慰的说道:“还没有那么糟糕,至少你还活着。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

    项博颓废的说道:“没有用的,我输了,输的非常彻底。我折损了我几乎所有的偃甲,而且还失去了过去的所有。最令我无法忍受的,我输给了一个战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罗思尔宽慰道:“呃……我觉得你没有必要那么在意‘你输给战奴’什么的。服部光希没有对你说实话,百战是希望之光号爆炸现场出现的人。他掉水里的时候衣服不见了,而且脑袋似乎受到严重的冲击,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被南火帝国的人救上岸后,南火帝国的人根本就没有检查身份,就强行将他作为战奴送上战场。或者说,南火帝国根本就是故意把自己缺少的缺口堵上。所以根本就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将‘希望之光’号上的人充数。我跟你说过,百战这孩子身上没有烙印,而且他的双手绝对不是做苦力的手,也绝对不是什么贫民能有的皮肤。我和薇薇安大人都见过这小子可以非常轻易的驾驭偃甲,而且非常的熟络。我们觉得这孩子极有可能是哪个甲士大家族的孩子,只是他不记得了。所以我们也没法判断他真正的身份。”

    “‘希望之光’号?服部光希并没有跟我提这件事,他只是说‘希望之光号’沉了,没有幸存者。”项博意识到了自己被骗了,他面沉似水的说道。

    罗思尔不屑的笑了笑,说道:“这话你觉得可信么?年轻人,你喜欢我们薇薇安大人,我能看出来。但,毕竟你们白银帝国的项家还要依靠薇薇安大人不想见的那位。所以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劝你放弃吧。薇薇安大人短时间不会走出阴影的。另外百战这孩子……你还真的是想多了,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即便薇薇安大人开窍了,突然喜欢上这个神秘的小子。但百战的眼里有没有薇薇安大人的影子都是很难说的,一个敢于去改变的世界的少年,他的心胸到底有多宽广?那只有鬼才知道。”

    项博被罗思尔这番话给说到心里去了,自己的结症不就是这里么?正是因为心里这么点儿私欲,让他失去了理智。争强好胜般的选择正面突围,却导致自己的偃甲团几乎全灭。作为指挥官,他必须要负起全责。明明之前薇薇安无数次提醒过他,但因为嫉妒的心里导致他失去了理智。而现在他正在用自己部下的性命来埋单。

    项博长叹一口气,沉重的说道:“的确是我错了,学妹提醒过我,我早就应该醒悟才对。但叫醒一个睡着的人容易,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却非常难。我那时候失去了理智而装睡,这个苦果却这么快、这么干脆的还给了我。”

    “项博大人,请记住,这里是战场。任何的失误都是生命的代价。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罗思尔回道。

    聊了一会儿,罗思尔就发现百战从偃甲上跳了下来,四处张望着,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罗思尔好奇的问道:“干嘛呢?”

    “缺少能量,刚才消耗严重。”百战一边说着,一遍继续四处找。

    “这么快?我去!你这消耗略微有点儿忒厉害了,这才多大一会儿功夫,你就又饿了?”

    百战很认真的说道,“射击前需要弹道,风向,重力等计算,还需要辅助计算机协助预判,所以消耗较大。需要补充。而且,前面也许还有战斗。”

    罗思尔笑了笑,他转过头,抓住项博的肩膀说道:“项博大人,带钱了吧?”

    “钱?”项博有点儿不明白他的意思。

    罗思尔搓搓手指说道:“就是字面的意思。”

    项博百思不得其解的拿出钱袋交给罗思尔,罗思尔将钱袋子丢给百战。结果百战拿出来硬币完全当做饼干一样吃掉。

    当百战将硬币吃下去的时候,项博都傻了眼了。之前倒是见过很多异食癖的人,吃什么的都有。但吃钱的这是头一个。而且还不是吞,而时当饼干一样吃的很开心。项博神情错愕的问道:“这是……”

    罗思尔耸耸肩,很正常的说道:“就像你看到的一样:吃钱,这小子的特点之一,不过我记得有一个特殊的种族好像是这么吃东西来着!”

    项博认同的点点头:“没错,就是覆灭的中央大陆之中最强的天工一族。可是据我所知,天工一族只有极少部分留下来。确实有传闻说天工一族在东部大陆隐居了。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看到真正吃金属的家伙存在。”

    百战转眼之间,就将一袋子钱全部吃下去,感觉有些饱了。

    项博看着百战,大步的走过来。项博的高大威武和百战的瘦小纤细正好起到了非常大反差。

    项博看着百战,他快速的抽出自己的剑,然后将剑插在地上,接着项博向后退了一步,单膝跪地。“对于你的无礼,我愿意用我最大的礼节向你道歉。如果你无法平复心中的怒火,可以用剑直接杀了我。只不过在那之前我真的想知道,我到底输给了怎样的一个人,是怎样的一个强者。”

    “要你的命做什么?不符合任何逻辑,协议之中不存在这个选项……”百战一脸茫然的看着项博。

    项博低着头没说话。

    罗思尔推了推百战,用眼神提醒了一下百战。

    百战想了想,然后平静的说道:“我可以不要的你的命,我也接受你的道歉。如果你想见证的话,可以作为我的奴隶或者像是薇薇安姐说的那样,侍从。”

    百战说完,所有人都傻了,大家都看着项博,都在等项博暴跳如雷。果不其然,项博的神情一僵,低着头问道:“可以,但在那之前……至少让我知道输给了怎样的对手。”

    百战平静的抬起头,接着说道:“无法理解你的话,但如果你跟着我的话,我能让你活下来。像是刚才那样子的情况也能安全活下来。我需要一个助手,帮我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百战说话的时候神情毫无波澜,看起来非常的平静和镇定。

    罗思尔知道百战还是没能理解项博的话,他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咱们别费时间了。一招定胜负。只能用一招,不得破坏偃甲。百战你上我的偃甲,跟他比一下。只不过我们不能弄出多大的动静来,同时也不能让对方受伤。就一个回合,怎么样?”

    百战想了下,似乎弄明白了项博的意思,接着点头道:“确实是最简单的有效的模式,可以。”

    项博缓缓的抬起头,神情坚定的说道:“求之不得!”

    听到双方约定,大家围在一起窃窃私语,心里都料定百战惨败无疑了。虽说大家都不知道百战的水平,但项博可是真真正正的正六品甲士。在东部大陆同龄人之中,能打得过项博的人就那么寥寥几个。就算是百战再天才,但他那么年轻,肯定缺少经验和积累,而且实力上也绝对不是项博的对手。

    双方很快的上了偃甲,因为本来就是临时休整,所以时间根本就不多。

    百战驱动偃甲站起身之后,项博就开着偃甲站在百战对面。双方站定之后,项博猛的冲上去,拳头直接奔着百战打过来。然而百战抬起双手,扶着项博的拳头,翻身跳跃,然后到了项博的偃甲身后,接着百战一脚就给项博的偃甲给踢倒在地。

    发生这一切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大家完全来不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战斗就结束了。

    项博毫无悬念的被百战直接k·o。项博并不知道百战这一手在过去的游戏里面是玩家们最喜欢练习的一个高端操作,叫做“跳反”。就是通过灵活高端的跳跃操作,让自己站在敌人的死角上,直接给敌人致命一击。这招技巧的全名叫做“跳跃防反”,后来简称为“跳反”。

    百战一次漂亮的跳反直接给项博撂倒。在百战眼里,项博这样的技术,就是一个平常的小白玩家水平。比起他那种高端的风骚操作来说,项博差的太多。

    被百战莫名其妙的放倒,项博摔得七荤八素。

    罗思尔大声说道:“雾草,你小子不是才从九品吗?这就他娘的放倒了一个正六品的甲士?”

    罗思尔并不知道因为吃下了火神水晶,百战已经升品到了正九品甲士。但在罗思尔的认知里,即便百战已经是正九品甲士,也是打不过正六品的。因为六品甲士和后面七、八、九,三品有着本质的不同。

    六品甲士有一种能力叫做原力盾。当甲士达到从六品之后,就会在身体周围形成一种原力气场,有防护能力。从六品甲士的气场薄弱一些,正六品的甲士才算有真正的原力盾。有了原力盾的保护,甲士就很难被巨人给吃了。如果甲士单挑的话,十个百战绑在一起都未必打得过项博,两人的体格不是一个量级的。当然了,前提是百战不能使用电磁炮。那玩意简直就是犯规一样的外挂。

    但两人是用偃甲来一招定胜负的,百战占了一些便宜。而且,正六品的项博是可以使用武诀的。武诀,才是六品甲士与后面三品甲士最大的分水岭。只是使用武诀的话,会整出很大的动静,极有可能会引来巨人。所以,项博并没有使用武诀。如果项博使用了武诀,百战想赢就不是这么轻松了。

    但即便这样,百战的操作和之前对于战局的预判,让项博输的是心服口服。

    百战驾驶着偃甲俯下身,将手递给项博。被摔的七荤八素的项博看着百战,他控制自己的偃甲伸出手抓住了百战偃甲的手,认真的说道:“我愿意成你的侍从。希望你能接受战败的我。现在的我已经一文不值。对于你来说,我可能今后会是个累赘。”

    “不会的,我会让你变强。”百战说完将项博拉了起来。

    罗思尔看着这一幕,抱着肩低声说道:“我觉得自己看到一些不得了的事情,各种意义上的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