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话:内讧
    薇薇安皱起眉头,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情况特殊,她真的有心给那家伙一飞脚。然而这个时候还不能这样。薇薇安强忍着自己的愤怒,她平静的看着服部光希说道:“怎么又是你?”

    服部光希身边带着一名军官,正是那名目睹百战进入偃甲全程的军官。服部光希说道:“我的人告诉我,你从战场弄走了我们的战奴。我自然是要回我的战奴了!”

    “你的战奴?有什么证据说这是你的战奴么?”薇薇安没好气儿的问道。

    服部光希冷静的说道:“薇薇安大人,你该不会想耍赖吧?”

    薇薇安淡定的说道:“你给我听好了,他是我的奴隶,我有证据。你问他本人是我什么人啊?你说他是战奴,除了这身烂衣服之外,你告诉我他身上有战奴的烙印么?你们南火帝国该不会不给战奴打烙印的吧?而且你们南火帝国的战奴都说大陆交流通用语么?南火帝国真是好大的排场啊!话又说回来,就算他是战奴,他是我捡到的,就是我的。属于我的战利品,这是规矩。服部光希,你上战场之前,你们家大人都没告诉过你战场的规矩么?你是打算单方面撕毁各国之间的协定么?”

    薇薇安一句话就将话题给扯大了,弄得服部光希很不好下台。薇薇安说的没错,百战身上没有烙印,也就没有证据证明百战是战奴。但百战可以自己承认他是薇薇安的奴隶。

    服部光希笑了笑,他点头道:“行啊,一个战奴而已,比狗都不如。我只是好奇,一个自甘堕落和战奴在一起的甲士,最后会堕落几何。”

    “我堕落不堕落不用你管,而且你也管不着。只是,你要是再不闭上你那张破嘴,我现在就弄死你。不服你试试!”薇薇安冷冷的说罢,一大群银月卫的士兵立即围了过来。

    项博厉声道:“够了,薇薇安,没有必要因为一个战奴,或者是奴隶起争执。不过,你是一个女孩子,要注意洁身自好,名声对你来说……”

    “好了项博学长,我有未婚夫的,请你放尊重一些。我的事情,我自己会把握,不劳你费心。他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你们最好把心放干净些!”说完,薇薇安头也不回的回了自己帐篷。

    漂亮女人身边的是非总是那么剪不断理还乱,当然百战是不清楚这些事情的。他当下的评估只有危险与和平两种。

    看到薇薇安走了,罗思尔抱着衣服走过来,他好奇的问道:“百战,怎么了?”百战摇摇头,以他目前的情商,显然看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项博走到百战近前,一把抓住百战的衣领说道:“我最后提醒你,下贱的东西最好在自己圈子里面烂掉,不要妄想什么事情。”

    百战抬起头想动手。罗思尔似乎看出端倪,他咳嗽了一声,平静的说道:“项博大人,请放尊重一些,他是我们天玺帝国的人。”

    “哼!我们走着瞧!”项博松开手,然后忿忿的离开。

    见项博离开,罗思尔将衣服交给百战说道:“把你身上那身烂布换了。”

    一旁的服部光希冷笑一声,对罗思尔说道:“你们最好给我记住,在战场招惹我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罗思尔淡定的说道:“这位大人,我们银月卫从小就是吓大的。您这套,不管用。百战,我们去换衣服。”

    “哦!”

    百战抱着衣服跟在罗思尔的身后,进了另外的帐篷里面。

    正所谓“人靠衣服马靠鞍”,百战换上了一身新的银白色侍从服,又洗漱了一下,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好看。

    百战一头红色的长发,红色的眸子熠熠生光,精致的外观好像是女孩子一样。只是皮肤白皙的有些苍白。只可惜的是百战的身高有些略矮,当然这也是为了商业化的缘故。百战现在的形象就是当年《百战》那款游戏的虚拟造型。为了迎合男、女两方玩家,所以百战的虚拟造型偏于中性化的正太慕言。想当年,百战被各大网站多次评为最美的cg虚拟偶像。也因此不知道得到了多少宅男和宅女们的追捧。

    百战换好衣服之后,罗思尔又将他的头发后面扎起来。百战后脑的发梢有一缕很长的头发,都可以扎成辫子。除了换上崭新的侍从服,百战手上还多了一个手环,那是高等奴隶的象征,代表自己属于某个人。这个手镯就是刻着薇薇安名字的手镯。

    罗思尔拍拍百战的肩膀,笑道:“还不错,你先休息一会儿,我还有别的事情。咱们过一会儿就要准备启程。别到处乱逛了,知道么?”

    “好。”百战应了一声,接着他继续开始研究起自己的系统。毕竟调整系统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了。不过这种安静不会持续太久,毕竟集合点并不是安全点,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前往安全点。

    在准备行动之前,薇薇安需要和另外两个团长碰面,这是必要的流程。毕竟要弄清楚接下来的行动,至少要做到友军都清楚才行。

    在中军的帐篷里,薇薇安和罗思尔面沉似水,站在后面打酱油的百战继续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想着自己的事情。

    当服部光希的副官说完之后,薇薇安拍案而起,她怒道:“你没看到我的人都是什么状况么?我不可能用我兄弟的性命去赌博!按照计划,这次战斗的最大责任应该是你们南部大陆去承担才对!而到现在为止,你们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原本是援军的我们为什么会变成了前线?!你们的人是怎么跑到我们后面去的、!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灭顶之灾,我的偃甲团损失过半,能活着出来已经是万幸了,我不会让自己人的血白白流淌。本来我们天玺帝国就和巨人一直对峙。这次只是得到了盟国的求援,才派我出来的。现在的情况,我已经派人汇报上去了,我得到的命令是撤退。若是想要反击,你们南部诸国就认认真真的组织战斗,进行反击。不要再打那么多的算盘了。在上面的调令下达之前,我要执行的命令就是撤退!”

    项博叹了口气,他开口劝道:“我理解你的情况。但是薇薇安,眼下你就算是你想撤退,你准备往那儿撤退?你计划撤退的方向正是南火帝国的驻地。”

    服部光希这个时候接话茬道:“呵呵,但你不工作的话,我们怎么会帮你撤离呢?”

    薇薇安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个人,她强忍着怒火没爆发,双手握紧拳头说道:“从一开始,你们也没打算让我们撤出来!我说的没错吧?南部诸国的算盘,就是让我们援军作为主要战斗力,而南部诸国的兵力作为决定性收割的兵力。这里一旦占领成功,那么南部诸国将会快速占领各自的领地。你们红狼团的任务根本就不是击退巨人,而是占住地盘。至于驱逐巨人的事情,就由我们这些其他的帝国来处理。尤其是我们天玺帝国!”

    薇薇安愤怒的反问,让服部光希没有什么可回答的。他抬起头看着薇薇安,非常理所当然的说道:“那又怎样?没错,是我们南火帝国打算利用你们。难道你们来之前不也是想要趁机分一杯羹么?难道你们天玺帝国分到好处,都不要工作的么?而且就算是你不帮我们,撤退也只能从这条路走,你们没有别的选择。”

    “那倒不是。”就在薇薇安词穷的时候,百战突然开口。

    项博冷声说道:“什么时候这样的地方可以允许这样下贱的东西发声了?”

    薇薇安很不客气的说道:“你要是再这么说话的话,学长,我就视为你在攻击我们。”

    “薇薇安,请保持你清醒的头脑!”

    “我很清醒的,学长。现在他是我的侍从,就是我的人!不管你们愿不愿意,他背后是我们银月卫撑腰。如果再让我听到人身攻击的话,那就当做是在攻击我们了。”薇薇安平静的说完,她打了个手势低声说道:“你继续说。”

    “好,根据现有的消息和数据推演,以及根据巨人的动向的预判,我们的撤离路线不应该是向南部撤离,因为那里不安全。向南就是跳入敌人的包围圈。我们要取道向北,那才应该是我们的方向。我们可以绕行环形山,沿着环形山外围前进,再做几个迂回。这样,我们是可以安全折返天玺帝国的。”百战一面说着,一面手指在地图上画着。

    服部光希听完后,放肆的大笑出声:“哈哈哈!你们,向北?北面是什么?是定国峡谷,你们去干吗?攻打巨人老巢么?”

    在中央大陆有一条巨型的环形山脉,这条巨型环形山脉只有一个入口,那就是“定国峡谷”。“定国峡谷”非常的狭长,同时非常的窄。正因为如此,真正强大的巨人才难以出来。所以绝大多数强大的巨人都在环形山内部。只有一些身型小一号的巨人出来了。而真正的威胁和灾祸是中央大陆内陆。一旦定国峡谷内那些巨大又强大的巨人出来,人类的偃甲怕是一大部分就直接变成了废品了。而人类也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和死伤。

    百战平静的说道:“那里远比这儿安全的多。现在的巨人都集中兵力从两侧迂回,直接压到我们的后线。巨人的前线不过是佯攻,真正的兵力也许三天,或许更短的时间就能抵达。如果在这里展开作战的话,那就是被敌人包饺子。没的跑。”

    服部光希平静而又轻蔑的说道:“一派胡言……”

    项博更是气愤的怒道:“简直是放屁!你们一共十二架偃甲,去北面不就是寻死么?”

    百战一如既往的平静,他淡定的指着地图上几个点说道:“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发生过战斗。而且在我们掌握的线索里面,有些巨人所使用的并不是冷兵器,而是火药。这说明巨人将主力和秘密武器都集中在了南部,他们认定我们不会向北行军,所以我们的北面应该是空的或者是非常薄弱的防线。一旦我们跳出这道薄弱的防线,那么就可以进入敌人后方的空档。在那里进行穿插,是当下最安全的选择。”

    “浑话!巨人怎么可能掌握火药。如果他们用炸药的话,我们早就完蛋了!”项博的副官也忍不住怒道。

    此时,薇薇安张嘴说道:“至于火药,我们银月卫已经发现了一个运输队被袭击的地方,那里有使用大型火药武器的痕迹。我们因此推断有些巨人已经可以使用火药。至于那个矿石运输队到底是哪儿来的,想必有人最有发言权。”说话时,薇薇安一直盯着服部光希。

    服部光希就跟什么都不知道似得,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不温不火的笑笑。

    百战平静的说道:“据我所知,定国峡谷里面到底有怎样的巨人,你们并不知道,而且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确定的情报,能确认巨人到底是怎样的。他们的种族,风土人情,或者是文明程度,你们没有丝毫的确切信息,我说的没错吧?根据我的计算和演算,对我们来说最佳的方式就绕到敌后,走出一条大穿插的迂回路线。绕过敌人的正面,在敌人的后面行进。如果可能的话,或许还能遇到一些战斗,取得意外的战果。”

    服部光希显然很是不屑:“一派胡言!在敌人后面,那是在拿命开玩笑。”

    “在我的数据库里面,这样的战斗发生过无数次。敌人的后方是敌人最为放心的地方,也是防御最为薄弱的环节。他们的兵力都部署在前面,后方空虚,我们的活动区域远比前方的大。而且在敌后的破坏也都是非常严重的破坏。只有创造足够的破坏,才能让巨人受到威胁从而收缩兵力。我们只要跳出他们收缩的包围圈,那么正面战场就能有一线生机。”

    “这种浑话,谁会信你?”项博冷冷的问道。

    薇薇安看着地图,她平静的说道:“我信他!罗思尔,立即通知甲士们集结,我们开始向北行进。”

    “是!”

    “薇薇安!你这是在拿人命耍脾气么?你为什么宁可信一个战奴杂碎在这儿胡言乱语?也不相信我说的话?”项博焦急的站起身问道。

    薇薇安回过头,不温不火的说道:“项博学长,过去我对你挺尊重的,但现在这份尊重已经被你践踏的一干二净。尊重是相对的。还有你不要以为自己很了解我。作为指挥官,要时刻保持一颗清晰的头脑,这是战场。我们的第一要务就是执行任务,并且活下去。对我来说,战场没有哪儿是真的安全的。我相信我的部下,因为他的头脑非常的冷静,分析的非常的到位,相信他是我理智的判断。就如同你说的一样,不要被情绪所左右,项博学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