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话:不安的援军(下)
    薇薇安满脸怒意的走回去,罗思尔笑着打了一声招呼,结果薇薇安只是很随意的点了一下头,就进了自己的帐篷。

    罗思尔和百战相互看了看,罗思尔歪头看向百战:“你惹她了?”

    百战耸耸肩,表示自己的无辜。他哪里有时间招惹薇薇安,他现在满是心思的研究自己的成长路线。

    眼下百战发现自己是可以靠吃金属来维持原核的运行消耗,原核可以支持系统的运行,同时还能支持精炼金属,制作成合金。当然这些都是“悬浮阵列”的功效。但是让百战所不能理解的是制造。

    制造是原本游戏里最基础的生活技能。现在百战就能造一个随身佩戴的枪和子弹。但问题是这东西怎么做出来的?系统怎么生成的?而且“次元转化”技术又是什么?百战完全搞不明白。而相关资料还需要进一步激活系统模块才能获得,

    但如果能从游戏系统里面可以直接获得装备的话,并且能生产的机甲的话。百战敢肯定,自己的机甲绝对完虐这些偃甲的存在。不说别的,单从结构的强度上来说,两者就根本是不能比拟的。但想要制造机甲,那估计是非常难的。那需要很多的模块组,还需要更大的金属。全靠吃下去么?显然不可能的,那是几百吨金属,就算一直吃也吃不动啊!

    所以,眼下还是只能先从原核的修炼开始。再者说了,即便有了机甲,能源也是个问题!机甲的能源是需要外部供给的,而且还需要很强大的能源才能行动。总结一下,虽然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但事情也不像是百战想的那么容易。修行还是脚踏实地的开始。眼下在战场上,百战只能自己探索。如果到了天玺帝国,他就能得到系统修行原力的方法,这对于百战来说是非常在意的。

    归根结底,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活着走出去。

    百战正在思考的时候,罗思尔看了看四周,走向薇薇安的帐篷外:“薇薇安大人,我是罗思尔。”

    “进来。”

    罗思尔走进帐篷之后,就见薇薇安躺在床上正在生闷气。罗思尔叹气道:“您是受了南火帝国那群人的气?”

    “一群白痴!自大狂!仗着西部大陆的那些大国给他撑腰,你看把他们给能的!”薇薇安怒火中烧的坐起身。

    罗思尔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您都说了,他们就是狗仗人势,您生什么气啊?”

    “不生气?这话说起来容易,但这么大的损失,还都是因为他们南火帝国,结果他们这样趾高气昂的!要不是银月卫受到严重折损,我非得带人把他们给灭了!”薇薇安气的脸色有些发白。

    罗思尔叹气道:“您也说了咱们受到折损,现在只能忍气吞声的。就像百战说的一样,先活着再说。”

    “先别说他。老罗,你是怎么预测到这条线路安全的?我想跟你学学。”薇薇安很认真的问道。

    罗思尔忙摆手道:“这就是我打算跟你汇报的。这路线不是我预测的,而是百战那小子预测的。”

    “百战?他?”薇薇安不可思议的看着罗思尔。

    罗思尔点头道:“对,就是百战!他不仅仅在甲士的天赋异常,战斗指挥上也是天赋异禀。我可是亲眼看到他驾驶着我的偃甲,击杀了那些巨人。我从来没想过我的二代偃甲竟然做出那些动作。”

    薇薇安皱紧眉头,神情凝重的问道:“老罗,你说你见证了他可以操作偃甲,他真的是一名甲士?”

    罗思尔认真的点点头:“如假包换的甲士!我和他聊过天,这孩子天赋不错。根据原核状态,可以判定他为从九品甲士。只是他的原核品质不是很好,灰色的。不过,他的技术已经弥补了这个弱势。只不过,他好像是真的失忆了。他提出想学习,我就和他说你能帮他。根据战争规则,百战不管是甲士还是战奴,都是我们的战利品。由我们全权处理。未来若他能加入我们银月卫,折损会降低多少,您也可以看出来了。本来这场仗,我们是活不下来的。那种包围,他都能带着我们撤退,然后选择出漂亮的穿插路线。您说,这样的人才,我们到哪儿找去?”

    薇薇安认同的点点头,然后又有些为难的摇头:“你说的对。但是原核的事,现在只是光靠他说,没经过演武堂的认定。你我说的话又没有分量,想把他从一个战奴变成甲士,我……”

    罗思尔急的都不行不行了:“我的大小姐啊,你怎么糊涂了呢?!正因为没有人证明得了他是甲士,这才让您捡了个便宜啊!我们要做的就是趁这个时候,把他变成咱们的人啊!没错,在战场救回来的甲士归收容他的国家处置。但您可别忘了,甲士原本的国家也是可以用钱给甲士赎身的啊!您想想,以百战的能力,换哪个国家都会选择交钱把他给赎回去的啊!

    薇薇安眨眨眼。的确,作为甲士,百战的操控能力实在是出类拔萃了,完完全全值得交赎金的!

    罗思尔继续说道:“好在百战现在穿的是战奴的衣服。战奴,一向是谁捡着算谁的。他完全可以算是我们的战利品。而且,我也没让您一下子让百战恢复甲士的身份。我跟百战说,可以让他作为您的侍从。这样,百战就从战奴变成奴隶了。又能保护他的安全,又能保证他和我们亲近。等到回国,再经演武堂证明他体内有原核,到时再给他恢复甲士的身份也不迟啊!”

    薇薇安想了下,低声说道:“老罗,还是你考虑的周到。虽说百战这家伙很古怪,但他绝对是一张王牌。不管是对于人类,还是对我们银月卫。眼下,我们银月卫折损惨重,百战这样的人才正是我们所需要的。那就这样,你草拟一份资料放在我们档案里,把百战的身份加入我的财产下面。去吧!”

    “好,我清楚了。”

    从战奴提升到奴隶,算是提升了不少待遇。至少生命危险少了许多。而且奴隶是可以赎身的。只要奴隶支付足够的钱,就可以买回自己,变为平民。百战算是战场的战利品。缴获之后,指挥官是可以随意处置的。

    薇薇安让罗思尔去写一份资料,其实就是物品清单,将百战变成薇薇安的私有物。当然,其中也掺杂一些他们的私利在其中。如果百战的实力暴露的话,不管哪个国家都不会坐视不管的,各方的权贵是不会任由他自己成长的。而变成薇薇安私人所有物的话,那事情也就变得容易处理的多了。对于薇薇安来说,也多了一个抓住百战的手段。

    帐篷外的百战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无偿“卖给”薇薇安了,还在安静的继续思考着修炼原核的事情。毕竟这种事情,数据库里面没有任何的资料,他只能自己摸索,通过系统的各种预言和判断来尝试。

    罗思尔走出来之后,他看到百战,立即面带笑容的走过去。走近之后,罗思尔拍了拍百战的肩膀,笑道:“以后好好干,我很看好你。一会儿给你准备一身衣服,这囚服就扔了吧!”

    百战眨眨眼,有些没明白罗思尔的意思。还没等百战开口问,薇薇安就撩开帐篷,探出头看着百战说道:“你进来一下!”

    百战看看薇薇安,又指了指自己。薇薇安点了下头,百战乖乖的走进帐篷。

    进了帐篷之后,薇薇安很客气的说道:“坐。”

    百战也没客气,直接坐下。

    薇薇安拿了一张椅子在百战的对面坐下,她看着百战问道:“你现在知道自己的情况很糟糕么?”

    百战摇摇头。

    薇薇安笑道:“你现在穿着南火帝国战奴的囚衣,不管你真实身份是什么,但别人都会以为你南火帝国的战奴。而且,你现在也没有可以证明你身份的东西,所以你只能被当做战奴。战奴对我们来说甚至不如物品。不过,我们把你从战场上救了回来,所以你算是我们的战利品。我可以随意处置你,你懂吗?”

    百战点点头,示意薇薇安继续往下说。

    薇薇安继续说道:“我们之前的协议是,我保证你的安全,但我无法保证恢复你的身份。如果想恢复身份,就要靠你自己。眼下,我可以将你划归到我的名下。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奴隶,算是我个人财产。如果表现的好的话,我可以升你为我的侍卫。当然,这个前提是你得活着跟我抵达天玺帝国才行。”

    “我现在是奴隶?”百战好奇的问道。

    薇薇安叹气道:“没错。虽然我们都能确定你是甲士,但是我也无法证明你的出身。所以这是目前最为折中的办法。”

    “我同意,我跟你达成的协议暂时依旧有效,而且可以结定新的协议:我可以帮助你,同等条件是让我获得自由。”百战平静的回答道。

    薇薇安想了想,说道:“自由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我不会限制你的活动。但交换终究要等价。你要为我工作,才能换来自由。至少在我的保护下,你还是能有自由的。但对外来说,你暂时还只是一个奴隶。”

    “我不介意外面对我的看法,我只需要一些自由,还有生存。如果可以,协议就在这里达成。”百战的语气很是平静。

    “祝我们合作愉快!”薇薇安说完直接就伸出小手,百战也没有什么芥蒂的伸出手和她握了握手。

    薇薇安笑道:“我十八岁,比你大很多,你可以叫我姐姐。在军营里大家都是兄弟姐妹的。另外,你现在也到入学年龄了,我听老罗对我说你想学习知识,我可以满足你的条件。但你得在偃甲团里面帮助我们工作,通过劳动来获得你的学费,这个可以么?”

    “可以,我接受这个条件。”百战依旧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当然薇薇安的条件也没有那么的苛刻。

    商量完之后,百战就转身离开帐篷了,可百战刚走出帐篷,迎面遇到了一个男子。

    男子看到百战的瞬间,眉毛突然立了起来,抽出长剑,厉声喝道:“一个下贱的战奴到指挥官的帐篷里面做什么?!”

    百战抬起头看着男子,他的视野里多出了许多的评估数据,百战的手掌微微的摊开。而在百战的数据里,大量的安全权限被解除……

    “安全模式终止;启动尖兵系统,启动武器系统。系统判定结果:无法通过肢体武力获胜,建议采用武器反击。武器系统装备检查完毕,可以启用。启用次元转化系统,次元转化系统运行正常,可以运行;系统判定结果:遭遇生命危险,启动反击模式。”

    就在百战刚准备要动手的前一刻,薇薇安从帐篷里走出来,她大声道:“住手!”

    男子愣了下,他看到薇薇安惊讶的说道:“薇薇安?你怎么让这么一个下贱的东西进你帐篷?”

    “他?他不是战奴。之前战斗的时候服装破损,实在没穿的了,只能随意找了一身战奴的服装。但他是我的侍从,是我个人私有财产。”薇薇安平静的替百战解释道。

    举剑的人正是薇薇安的学长项博,他狐疑的看着百战说道:“他?是你的奴隶?”

    “他身上没有战奴的印记,战场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这真的是个误会而已。而且你见过哪家战奴说大陆交流通用语的?”薇薇安笑着解释道。

    然而薇薇安刚解释完,又传来了薇薇安相当不想听到的声音:“我怎么不觉得是误会啊?薇薇安大人,我的人跟我说你抢走了我的战奴,是真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